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谁是宠妃(四)

  阳光照耀在我身上落出阵阵光圈,抬起头看去远空迷茫一片,低下头眼顿时无发适应,泛起了黑圈圈。

“娘娘,你又犯傻了。”采桑从身后走上前扶着我,闭上眼略微调适,睁开之时已经是清晰一片。

“真是个胆大的丫头!”嘴里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并不怪罪。

“你还不给皇上奉茶去。”没好气的说,就这丫头知道我有这毛病,遇到高兴的事总是不能轻易相信。

“奴婢已经让采日去了,刘嬷嬷与小钨子在小客厅等着娘娘您呢。”采桑扶着我引着路,训德宫很大,多处房间则被划分为接待之用,就如这小客厅。

我暗暗点头,两人这么秘密的等待我只怕事有玄机。来到小客厅,小坞子与刘嬷嬷则是站在门前等待,为何不进去,心怀疑惑走上前站在石阶上。

“嬷嬷与小坞子这是在迎接本宫吗?”笑着说,玩笑着调侃。

“娘娘。”刘嬷嬷不回话,作势伸手示意我进去再说。心里越发奇怪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事,不就让小坞子示意一下月妃与翠妃,我望见她们了吗?

抬脚走进,门是轻掩着的,被刘嬷嬷轻推之后便开了。房中却是无人,搞什么鬼。心里泛了郁闷,刚想开口说教两声,只闻门被合上之音。

“娘娘。”最快转身的采桑唤了我,声里透着警戒。转过身,有个身影靠着门板站在了一米开外,而刘嬷嬷与小坞子赶紧跪了下来。

“参见五王爷。”

采桑的手扶得更紧了些,而我则是连虚伪的笑都嫌麻烦了,这人竟然直接找上门来。

“罢了,本王只是来看看箩儿。”

“还真是大架光临,这两个人是你安排的。”冷眼瞥向刘嬷嬷与小坞子,只见撑在地上的十指抖动的厉害,与地面离离合合。

“还不是担心我的小侄女受委屈吗?你看,两人可是得力的帮手。”他笑的猖狂,看着那张关怀的脸庞,心里煞是不祥。

“确实得力,只是没想到堂堂五王爷为了我这个小女子竟违背圣意从边境回来。”他是天朝的五王爷,柯靖的叔叔,柯诨,拿着我父亲的口谕就想要我为他办事的男人。

“天朝的潭箩儿怎会是小女子,你乃我朝的瑗珍皇后,尊贵无比。”他夸张的说着,步子往前迈动。

采桑伸手拉过我身,挡在我面前。

“哟!箩儿何时需要一个小丫头的保护了。”他停下了步子,感觉到采桑略微抖动的身子,我轻拍采桑的背安抚她,随后走出来。

“有事坐下说吧,免得传了出去,说侄女恶待这位皇族王爷可是不妥。”依着他的口气,我先坐了下来。

柯诨豪迈的笑了两声,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我瞥眼过去,他立刻止住嘴。随后,在我的示意下,他挥袖让刘嬷嬷与小坞子下去,自然他也想让采桑下去。可,在采桑那双激荡着警戒的眸子下,他还是忍住了。

“这次入宫,本王可是花了很多心思。”柯诨满眼鄙夷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太监服,再瞧瞧我的脸色。

他倒是跟这件衣服极其相配,白皙的脸庞上丝毫不见王爷的气息,倒是有股酸书生的模样。

“说正事,这可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所做,若是再有其他别怪我手下无情。”说来也是可笑,柯诨乃是我父亲的故友,可这贪生怕死的家伙,在天朝内讧之时逃之夭夭。回来却跟八岁的我说,箩儿,叔叔带你离开这个是非地。

“知道,知道。”柯诨满脸笑容,看着真是令人毛骨悚然。从八岁那年开始他就这么对着我笑,记得九岁那年实在受不了了,我对他说:“叔叔,别那么笑,箩儿见了恶心。”可是,他却说:“箩儿,你不知道我以前的笑容可灿烂可漂亮了,只是为了生活不得已改变了。”

真是可笑,还不是为了装傻冲楞,谁不知道他在江湖是响当当的人物,不然逃出朝廷一整年之后回来,还能无事在朝堂来去自由。

“本王这次可是求着娘娘而来的,请皇上把本王调回来吧,听闻边境豺狼野豹成堆,关外更是可怕,其他国家之人可是对我朝虎视眈眈。”柯诨的脸越变越畸形,我看着便觉好笑。果然,他这人就怕离了远去,逃跑那年也没去多远,就在京都附近的粮城呆了整整一年,那却是好地方。

“你就为了这件事。”真想怒骂过去,可谁让他对我有恩。为了这件小事,偷偷闯入皇宫,就不怕杀头吗?总是如此轻重不分。

等一下,脑子突然醒悟了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你并没有去边境。”天呐,柯诨被派遣去边境镇守已有一个月余,他怎么会说,听闻二字。

他的头低了下去,装可怜!

“这个忙,我帮不了,你去求别人吧。”不是不愿意帮,他说出口的话我何时没有帮过,只是若是由我去说,那岂不是就言明,他与我有往来嘛。

“箩儿,要如此看着本王流落异地,惊吓而死吗?”果然,那双黝黑的眸子眨巴着,仿若我不同意,他就会哭般。

这个大男人,可不只一次在我面前哭了,都快四十的人了,也不知羞,难怪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

“惊吓,本宫才被您吓死呢,要不你现在就去偏殿见皇上,要不你现在就消失。”看着他立刻阴下来的脸好似要悬上雨丝,心里多多少少不舒服。

“你就不能再帮叔叔想想办法吗?”泪竟然忍住了,还真是少见。柯诨拉扯着我的衣袖道,刚想开口再次拒绝,却被门外的喊叫声打断了。

“娘娘,太医突然来报,月妃胎动的厉害,皇上的圣驾匆忙赶去冷月宫。”刘嬷嬷的声音冷静沉着,而我的心顿时被掏空了般。

“可有留下话。”甩开柯诨的手,冷冷问。

“皇上让娘娘好好用膳,照顾自己。”第二次失约,好好用膳,照顾自己。呵!柯靖,他是不知全皇宫的女人都围着他转,还是不知我也是他的女人,不只皇后之衔。

“这个靖儿也太不象话了,胎动有什么,若是箩儿也有了,本王定是让他长伴箩身。”柯诨义愤填膺的说着,口气倒是不小。

“别耍嘴皮子了,本宫可是为你想了个好主意,记得你认识田广?”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或许可行,或许可以一箭双雕,保下这出头鸟。

“自当认识,最近不是窜到国丈了吗?瞧他那副趾高气扬的德行,本想让他帮忙,却想应当是个势利眼,本王自然不想及。”他倒是往我这倒苦水,还不知我这地位更加苦。

“若是我要你求他一求呢?”

“什么,你要我求他!箩儿,你可是糊涂了?”柯诨站起身,瞪大眼,大掌拍在圆桌,不可置信。

“五叔,你且听我说。边境是人过的吗?”

“不是。”

“那你想过去吗?”

“不想。”

“那你想回来吗?”

“恩。”最后,他重重点下头。

我玩味的笑道:“那便对了,若是田广真像你所说,那正好,你且与他谈条件,那便是不欠他人情。”

“条件?”柯诨双眼冒起了金星,有时我会在想,若是有天,柯诨背叛了我,那我要如何?

“恩,你就这样跟他说,再找找她。”附耳在他耳瓣轻声细语,目的只是不想门外的刘嬷嬷听到。手在圆桌上画起竹子的形状,大竹子旁赫然站立小竹子,跃跃有之取代之势。

柯诨看了,便笑了,甚为用力,拍着桌子再次坐下。

“箩儿果真聪慧,本王当真对得起将军了。”豪迈的说到这,他刹那停了下来,双眼打量着我看他的神色。

“还不走!”

“知晓了,知晓了,本王都打点好了,你毋庸担心。”嘴上说的倒是慢,可动作却是麻利的。卧在门前向外瞻望探视,在滑出门,看着他这么消失在我面前,煞是好笑。

“娘娘。”采桑唤我,这时才发现原来采桑在房里。

讪笑的抬起头,只见她眉头依旧邹紧。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采桑见到柯诨竟然会有敌意。

那次试探的问了,可答案更加令我疑惑不解。

“采桑,你为什么总是对着柯诨叔叔一脸的怒气呢?”那时候,我十三,闺阁宁静之年。

“小姐,哪有啊,采桑天生的警戒感罢了,五王爷可是对小姐非常尽心,小姐尽可相信。”那年,采桑十五岁。

真是令我不知所措的答案!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谁是宠妃(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