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六章 风华雪月的女子们(上)

  回到训德宫,眼中已然是空明一片,还未下轿,匆忙的脚步声止住了我欲将走下的步子。

“气喘息息的作甚?”刘嬷嬷对着来人就是口中呵斥。

“奴才,奴才……”他还未说清,口中已经结舌。

“刘嬷嬷,何事惊扰?”我脱口询问。

“是,是。”她对我温和,转脸对那个奴才却是意正严词。

“快说,主子等着你的回话呢。”

“禀娘娘,她们…她们…”

“她们?”这人是否被吓得不清呀,哪来的她们?“刘嬷嬷。”伸出手,示意扶我出轿,采桑与她把我扶出了轿子,依着他惶恐的模样看去的方向望去,这不正是我宫内吗?她们?

“起磕,说清楚。”自家门前,还有不进之理。我仰步走进,而身边的他小声的禀报。

“是,各位妃子娘娘,嫔妃主子前来给娘娘请安呢。”声细如蚊,瞥眼看去,他的左脸竟然印着极其明显的红色指印。

谁?宫里规矩打人不打脸,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疑问,气恼慢慢浮上心,跨进两道槛,大殿之内,各色美人皆有,切切私语之。

“还不知各位妹妹前来本宫住处闲谈呢,不知在说什么呢?”心里已是气恼,可面上依旧一副笑脸对之,笑对我来说,只一个难字,可,今天强硬的笑太多了,我已经不能负荷,却死死的扬起嘴角。

“啊!皇后娘娘,臣妾扣见皇后娘娘。”她们在刹楞中转身看到声音的来源是我这个身披凤袍的女子,便纷纷行礼。惟独一人慢腾腾的走到最前面,对着我展颜一笑,随后嗲声嗲气的请安。

“冷月宫,月妃参见娘娘。”

如此装腔,该说她镇定,还是有本事,我不理,自顾甩袖,依着扶助走到大殿之上,那个金澄澄的凤座。

没有让她们免礼,而是附耳采桑,随后她便带着那个被打的小太监下去。

“都起身吧,训德殿就是规矩多,还真辛劳了各位姐妹,不知姐妹们来了需时了?”宫婢们纷纷上前端来茶水,放在各处茶几上,却不见我赐座,也不叫请茶。

自己拿起一杯,静待何人跳头答话。

“娘娘,今日是皇后娘娘掌凤印之日,依着老祖宗的规矩,臣妾们应该来拜见的。”一身淡紫纱衣闪进我的眸子,那人站在最角落,本就是容易被埋没的位置,她却开了口。

“老祖宗的规矩?”冷笑在心,谁又曾把老祖宗真正放在心坎了,柯靖都没有,你们这样又是为何?

“赐座吧。”

“谢娘娘。”观看着她们如何选座,自然这也是讲规矩。那个月妃竟然直坐到我下手方,而方才开口的淡紫女子坐到了她的身旁,位份都这么高?

“本宫年岁尚浅,再加上初入宫阁自有许多事需要各位姐姐的辅助,今日正好也让本宫得见各位姐姐妹妹的风彩。”进皇宫,娘亲告诉我,这里是豺狼虎豹之地,虚伪、提防是绝对的。

“娘娘谦虚了,自打知晓娘娘之后,各宫的姐妹可是没少听闻娘娘的事迹。七岁沐淋圣恩已然是凤凰之尊,九岁琴艺错败天朝第一歌妓,十岁志比金科状元郎,十一已是花好月容,貌比常娥,十二……”

听着这个淡紫女子缓慢道出,眼中不禁对她心生佩服,这些事她竟然如此清楚,想必对我的了解尚且不如此吧。

“十二那年已是萧客之徒。”连这她都知道,看着她继续道来,不会连……。心里埋了计较,狠色顿然窜进心房。

不知是我的探究的神色令她停住了嘴,还是……。她转回头看我,眼中滑过诧异,立刻收住眸子,转而带笑。

“纤姐姐,那十三呢?”月妃出口问及她,且眸子瞥到了我的身上。这个大胆的女子,我心里这般念道,却一股子把注意力定在名为:“纤姐姐”的身上。

“恕纤无知了,十三至十六,娘娘都只是等君细绣闺阁中。”她一边说着,一边瞥着我的脸色。

心里泛起一阵涟漪,这个女子莫非知道些什么?

第一卷 第六章 风华雪月的女子们(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