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皇后的宿命(三)

  站至大殿前,耳闻殿内豪笑阵阵,李志正守在门前,贴身宦官却守在了外面,不知里面剩下何人能使柯靖如此对待?

“李管事。”李志见我,转身就想进去禀报,却被我唤住了身子。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请稍等,奴才进去禀报。”李志点头憨背向我行礼,果然是皇帝身旁红人的姿态。

“毋庸,训德殿的奴才来报,宫殿已是修葺完毕,本宫也是时候回宫了,皇上此时正在处理政事不宜打搅,管事可否替本宫传达一下心意,后宫自是不能一日无主。”柯靖面前的红人我自当是谦和着说话,他的神情微露诧异,随后暗暗点下头。

“那感情好。”我转身就要离开,身后的他则赶紧给我行礼,转回头,这次他弯下了腰。

殿内依旧是时而豪迈的笑声,彻底走出宫门才不得闻落在耳边嗡嗡作响的余音。轿子早就从训德殿过来,等在宫门外,采桑扶着我坐了上去。

“刘嬷嬷,小坞子回了吗?”路行一半,心里隐隐不安。何人与柯靖谈聊值得他并退左右?

“娘娘,前方有轿子。”刘嬷嬷还未上前答话,采桑提醒出口。

“谁的轿子?”皇宫之内自是皇上、皇后为尊,尔等为臣、为奴,轿子亦同,采桑如此出口必是有因。

“是冷月宫的轿子。”采桑答道。

“是吗。”随手掀开轿帘,那顶轿子竟丝毫没有停足之意,直直逼近,心里憋屈,下了决定。

“嬷嬷,掉头。”看月妃轿子的方向应当是前往延德殿,怎么我还没走远呢,她就急切的赖上来了。

“是。”

身子有些摇晃,轿子却是横了过来。

“砰”重重的一声撞击,摇晃的身子在轿内摇摆不定,最后软在了轿边,头晕眩了起来,双手扶牢。

“快保护娘娘,娘娘。”刘嬷嬷见机,赶紧掀开轿子进轿查看,大喊了起来。我宫中人自是怒目以对,那顶撞我之轿。

“娘娘,您怎么样了?”刘嬷嬷问及我声音轻柔了下来,想必这个撞击那个轿中人也是没想到,赶得那么急不撞上才怪。

“嬷嬷,本宫头晕的厉害。”身子骨顿时软了下来,连话也是软绵绵的。

刘嬷嬷眼立刻尖锐了起来,出轿道:“采桑你照顾娘娘,小巛子快去召太医。”吩咐完这些事,嬷嬷从轿柄下弯身穿过,放声怒骂。

“你们是哪个宫的,不认得这是皇后娘娘的轿子吗?皇宫大内如此大胆行色匆匆作甚。”我且是看不见那边人的脸色,脑子突然闪现了一句话,“月妃胎落之事,你且知,那她如今身怀龙子之事,你且知?”

立即附耳采桑,“扶我出去。”

采桑见我脸色阴沉,立即依着我,扶出轿子。

许是被刘嬷嬷叫骂之后,轿子中的人竟没有出来,身旁仅带着四个轿夫,且没有侍侯之人。

“轿中何人?知晓本宫在此,为何不下轿?”稳了稳气息,握紧采桑的手。

“皇后娘娘在问你话呢?怎不下轿?”刘嬷嬷见我出来,声音收敛了些,严厉依存。见她丝毫没有动劲,刘嬷嬷没我命令也不好掀开轿帘,怒声问轿夫。

“轿中何人?”

“娘娘,娘娘,不关奴才的事,轿子里是月妃娘娘的嫡妹,田冉箐小姐。”轿奴早就扑倒在地,而那轿中人只怕是已经吓晕了吧。

月妃之妹,我瞥眼过去示意刘嬷嬷掀轿帘。兰色绸缎慢慢被掀开,一张精致的小脸呈现在我的面前,双瞳忽动的煞是厉害,双手紧抓手中已然是褶皱厉害的丝绢。

“娘娘,娘娘,奴婢,奴婢,该死,奴婢,奴婢该死。”她扑通一声倒下了轿子,泪已经是粹下,滴落在石板路上,尤为清晰。

心里甚感安慰,幸事并非月妃。

“该死?”轻蔑的话语脱口而出,那张抬起来又低下去的小脸上尽是害怕,只是那苍白的额上却不见血痕,咋眼看去,原是她的额磕在了手背上。

“随本宫来训德宫。”抚袖坐入轿子中。

采桑立即道:“起轿。”经过他们的身旁,闻得刘嬷嬷大声怒斥,“娘娘的话没听到吗?都起来。”

“你,坐上轿子,跟娘娘去训德宫。”刘嬷嬷还是深得我心思的,这个女子也算是皇亲国戚,岂容马虎待之。

“采桑,让采月去查看一下这位田小姐。”坐下软轿,自是先到,站在宫门前看着她那顶彳亍的前行。

“是,娘娘。”我甩袖而入,守在宫殿的奴才赶紧施礼,皆是口中嚷嚷,皇后娘娘万福。我皆一一笑脸对之,吩咐之后采桑很快追上我的脚步,坐到大殿之上等着她。

茶杯在手,调弄杯盖。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皇后的宿命(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