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十二章 铺展在我面前的阳光大道

  次日苏醒,已是身裹锦被,头沉重,身无力,稍一动荡,大腿之间传来阵阵酥麻。累!原来,男人与女人之间是这么一回事。

“娘娘,您终于醒了。”采桑推门而进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看着她满脸带笑,透过她仿佛看到了柯靖的神情。

“现在是什么时辰?”单手撑地想起来,采桑慌忙上前扶我,而她手中的托盘随意搁在桌上。

“巳时了,您到辰时还未醒来,可把刘嬷嬷急得,连连赶往大殿,险些惊扰圣驾,幸是被李管事拦了下来。”采桑把我扶至坐起,靠在床板上的锦枕,她且是好笑继续道:“您知道后来怎么了吗?”

“怎么了?”虽是好奇,可面上装作想当然问了一声。

“皇上正时从大殿出来,碰上了,刘嬷嬷吓得立即跪了下来,皇上问之才知晓娘娘您到辰时还未醒,立马,皇上就为了娘娘招来了太医。”采桑说到这,终究是憋不住了,笑的倒是开怀。

“全皇宫之内,还未听闻为了……招太医的呢。”

面子上一团闷热涌上,这个丫头真是欠修理。

“快召刘嬷嬷进来吧,也去通报皇上。”这是他的宠吧,心里对他埋下小小的倾慕之情,我分不清,那只是因为宠,还是多年来藏在内心深处的命运,隐隐作祟。

“是,娘娘先休息,奴婢下去准备沐浴之物。”采桑立刻收紧了失礼的笑容,缓缓施礼出去。

心里对着昨晚还存着疑惑,我真的成了他的女人了?他不是不喜女子吗?他不是得了龙疡癖吗?好似做了亏心事,慢慢将被子提起,靠着窗外的光亮,开了小小的细缝,我瞥见了那一抹落红。

果真,一切事都如进宫前的教习嬷嬷所说。脸又是一团热,匆匆放下。敲门之音,徘徊而进,正了正声,掩饰羞色。

“进来。”眨眼看去,是刘嬷嬷与训德宫内比较年老的宫女,她们双手乘着,新的床铺,新的锦被,新的华服,什么都是新的,恍然,经过昨晚,连我都是新的我。

“娘娘,奴婢们先扶您去沐浴。”刘嬷嬷带头扶住我,随后披风覆盖而下,宫女眼疾手快收拢袍身立即包裹住我脱离了被子的裸露之身。

“刘嬷嬷,辛苦了。”看到她温柔带着珍惜的面容,仿若我的娘亲在旁,这个时候我应该抱着娘亲哭的吧,告诉她,我是真正的皇后了,柯靖独一无二的妻。

没有听到她的回答,扶着我的那双手却颤抖了起来,有着一丝清凉,那滴东西竟然这样就被我撼动了,落在我的手臂上,融在我心里,那是温的。

一早上都没有见到他,梳洗过后,用了午膳,自是没有什么胃口。再次,躺回龙床休息,想起了他的话:不要拒绝朕,不要拒绝朕。

我与他何时能谈得上拒绝呢?可笑,柯靖是迷糊之语,还是真有其感?

轻闭眼,黑暗在四周围绕,可这次我竟无害怕,爹爹,我会为了你,为了天朝,做一个好皇后的。

心里这么的告诉自己,嘴里念及,却不料突兀的赞叹声跟随而至。

“皇后所言切勿忘记,做一个好皇后。”睁开眼,四目相对,他何时进的门,我怎一点察觉都没有。

“呵~,三年的安分生活真当宠坏了你,身子骨怎会如此之弱。”柯靖从90度的姿势站直了身,像天神一样高大的呈现在我眼里。

惊讶过后,发觉异样,赶紧起身。

“免了礼数吧,你且休息,真是会折腾人。”他的话恍然孩子气,却是羞得我红了脸,到底是谁折腾谁?

“爱卿,朕暂且离去,晚上来看你。”柯靖的眼滑过急切,急事?心思自是不能露在面上,我娇笑。

“恩,皇上,您忙您的。”话音刚落,他的吻着实的落在了我的额前。他的身上有股清淡牡丹的芬芳,煞是好闻。

当门被轻掩上时,闭上的眼刹那睁开,柔弱的身子,他担心了。唇角又是一勾,带笑的眼看着毫无波澜的幔帐,在幔帐深处却埋着我的心意。

第一卷 第十二章 铺展在我面前的阳光大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