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四章 初见将军豪戤

  圣德殿是供奉各位已世祖先的庙宇殿堂,本来应该同柯靖一起前来的,只是临出门前接到圣旨。

他身边最得宠的宦官兴匆匆来到训德宫,传下了他的意思。

“皇上有旨:今日,边境将军胜战归朝,特免圣德殿祭拜之行,改日再议。”宦官是口述的,字字铿锵,仿佛我会不信。

跨步走入,烟香弥漫其中,有些呛人,却得强作沉稳。大殿之中摆放着三个蒲团,皆质地优厚,跪在上方接过刘嬷嬷递过来已然点燃的薰香,三只,各个母指般大小,拿得分外吃力,跪拜完之后,再行了大礼,方可成礼制。

我,天朝,第三代皇后瑗珍,乃是先祖认同的了,谁都无法抹杀我的存在,即使是柯靖也不行。

“采桑,摆驾回宫。”搭上刘嬷嬷的手与采桑的,跨步出门,坐上软轿,毫无犹豫回宫。接到圣旨之时差点就要气岔掉,谁言百年来得同船渡,千年来得共枕眠。

混帐话,昨日,皇帝新婚大赦天下,他一个边境将军靠的还不是这次大赦才将昔日造反之罪除去责罚,现今还要她迁就他吗?

今日,如此大礼,他,柯靖竟然狠心抛下她,去迎接什么胜战将军。不就因为他手中握着那十多万残兵嘛?

刚进这扇浩大的宫门就使我受如此大的冤气,他柯靖真的还记得是谁帮他保住了江山吗?

“嬷嬷,转道去勉德宫。”我就不信,这个将军有什么了不起的,再了不起当年也是错败在我爹爹手下,败军之将,何需顾及?

“这……。”轿子突然缓步了下来,只闻刘嬷嬷迟疑的声音。

“怎么?本宫的话是不作数,还是嬷嬷欺负本宫只是一个新进宫的纸老虎,任人欺负。”话语说重了,可火却在心里燃的更加旺了起来。

只闻轿外,刘嬷嬷扑倒在地。

“娘娘,皇后娘娘,奴才不敢,奴才该死,奴才绝无此意。”连连求饶之声传进耳内,轿子停了下来,全宫的人除了采桑都跪了下来。

掀开轿帘。

“要给本宫闹笑话吗?起来!”手扶住采桑,气更高了一层,直直冲到脑门。

“娘娘。”刘嬷嬷抬起头,双母竟润湿了,她哀求的看着我,脸庞恐慌不已。

“都起来,摆驾勉德宫。”看不得别人的泪,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些,转身由着采桑扶坐进轿子,轿外,他们一同给我磕头。

“娘娘,圣恩。”

轿子重新上了路,这一幕幕不知又该成为谁的茶余饭后的闲聊了,只是气终究睹在心口,憋闷的难受。

勉德殿前,通报声依着我的意思传了进去,等在门前,本因气愤而颤抖的双手,渐渐平缓了下来,剩下的竟然只有紧张。

见面,这才算是第一次见面吧。

“皇后娘娘金安,皇上请娘娘进去。”迎门的太监正是那个得宠的宦官,李志。虽说是宦官,却长的一副威武的样貌。

跨过第一道槛来到院落,树上落叶纷纷而下,为的是这个秋,还是为了我这个悲戚的心境。跨过第二道槛,站在门廊四周的侍卫多了些,落叶毫无踪影,跨过最后一道槛。一个萧索的身影赫然站立在那,仿佛等着我一般站着,背对着我。

“臣妾参见皇上,望皇上见谅,臣妾突如而至。”行礼,礼数早已经滚瓜烂熟。我只微微福身,但行李之后便未抬起头,只待他如何唤我起身。

“臣豪戤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柯靖还没开口,迟疑之状之间,身旁的他竟先言语,侧身向我行鞠躬之礼。

豪戤,他就是那个父亲刀戈之下认输的将军豪戤,败军之将。心,波涛汹涌,面上却只能恭敬的空洞的等着柯靖。

第一卷 第四章 初见将军豪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