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结痂的伤疤

  他继续用膳,专心致志,还时不时夹些菜在我的碗里。可是,我却一口都没有再吃过。

他,不同意。

我叹了一口气,说,“那就算了吧。”

“只能算了,看你妹妹造化了。你的错,不该让她跟来。”他说着,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

不过,确确实实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带她来,她又怎会回不去呢?

我低头不语。

良久,卓贝雅似乎是吃饱了。

他见我落寞,似乎有些不忍心。“这个,本王给你的。”卓贝雅从腰间拿出一个锦盒。

我狐疑着缓缓打开,不知道他还能送我何物,难道是只虫子?我胡斯乱想着,小心翼翼打开一丝缝隙,可是却看得清楚,盒子里,竟然放着一支梨花。

那花瓣洁白,花蕊生机勃勃,五瓣一朵,可爱至极。西云,怎么会有梨花?就算是南泽,如今大概已经是秋季了吧,也不可能会有梨花的。

我诧异地望着锦盒里的梨花,手因为激动有些颤抖,轻轻地拿了出来。原来,这一支梨花是用白玉雕刻出来的,花蕊是细细的金丝,极细极细,巧夺天工的手艺,简直跟真的一模一样。

“喜欢吗?本王这的支梨花,永不凋谢。”他是昂着头的,表情骄傲。

我立马放回梨花,站起欠身,说,“蔚情谢过国主,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不敢收。”

卓贝雅的脸色在一瞬间变了,他有些微怒,“本王送的,你敢拒绝。”

“不敢。但是,无论如何,我的就是我的,您的就是您的。那是不一样的。可以分出贵贱,可以分出好坏,可是,情意不一样。我可以收,但我不想费了您的一番心思。”我说的,句句真诚。这支梨花,卓贝雅定是花了不少心思的,若是为了讨我欢心,那他一定会失望至极,还不如让他送给有心人。

有些东西,我似乎已经承受不起了。无论他是真或假。

卓贝雅的脸黑着,轻蔑的笑慢慢地浮现在他的脸上,“晴贵妃娘娘,你对南泽皇就这么的死心塌地吗?难道你忘记了是谁将你亲手送到西云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当真是请贵妃娘娘?我相信你这样聪明的女子再明白不过了,你只不过是个人质!”

“蔚情,知道。”我怎么不明白,我怎么不知道,不是因为我聪明,恰恰是因为我愚蠢,我就是个蠢到极致的被抛弃的女人而已。

卓贝雅对我无谓的言语激怒,他朝我怒吼,“你知不知道,你心爱的南泽皇,在南泽锦衣玉食,美女相拥,过得有多惬意!早就忘记了你!”

我的心一颤,是啊,我只是不敢去想。

我知道,他在南泽,一定过得好,但是,我却嘴硬地回到,“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王是如何知道的!”

卓贝雅拼命地摇头,脸上明明是怒火未散,嘴角却又挂着嘲讽的笑,“本王真不知道该讽刺你好,还是讽刺自己好!为什么本王会知道?因为本王把妹妹嫁过去了!你说本王会不会知道?要不要本王将公主的书信拿来让你看看,你才不会自欺欺人!?”

一句反问,哽得我说不出一句话来,每个字都是深深刺痛着我的心。

第一百三十九章 结痂的伤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