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信使

  “恭墨,本王来接你了。”门口是卓贝雅爽朗的声音,旆旆跟在他身后。

燕恭墨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她孩子般地跳起,朝他奔去,一把扯住了他的手。

他笑意浓厚地看着燕恭墨,我能看出他应该是很宠爱这个皇妃娘娘的,可是我心里却是一片酸涩,不知道是在羡慕燕恭墨还是在悲叹自己命运多舛。

“你下朝了么?”我淡淡地看着,为了避免自己再这样尴尬下去,我开口问他。

“本王不用上朝。西云是不上朝的。”燕恭墨像只兔子一样黏在了他身上,卓贝雅笑得更浓了,他心不在焉地回我的话。

原来,西云是不上朝的。难怪卓贝雅每天那么闲。

为了眼睛清净,我不再去看那两个粘糊在一起的人,心想,要是莫砚不用上朝,他也不会大清早来接去串门的我吧。于是,我又开始继续酸涩。

旋儿,燕皇妃,她们,都比我幸福。一天受两次刺激,一个一个轮番给我上演温情戏。

送卓贝雅和燕恭墨到院门口,卓贝雅转头对我一笑,这一笑诡异至极。我一个寒颤,转身便进了院。我与旆旆擦身而过,旆旆依旧像以前一样站在门口恭敬地目送卓贝雅。

我叹了一口气进屋,又是个被卓贝雅祸害了的女子啊。

又是一日,过去了。

卓贝雅这次是来接燕恭墨的,我没有提及到旋儿的事情。等他下次再来的时候,我再单独跟他谈谈吧。

他一定会跟我提条件的。

提了条件便好,他能提条件,便说明他会放旋儿。

傍晚时分,我在院子里散心,突然屋檐上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飞过,我猛的想起君霂。

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啊……

这首诗,想起来让我又悲又痛。因为它是君霂吟的,所以我无法忘记,可是它又被妍贵妃利用,成为了我与君霂有私情的铁证。

我看着乌黑的鸟儿在屋檐底下飞来飞去,不禁悲从中来。

不是何时,旆旆已经缓缓地走了过来,鸟儿好像受了控制一样飞向了她身边,绕来绕去。

她松开手,撒了一把谷子一样的东西在地上,鸟儿们便扑腾着翅膀开始吃食。

但是,旆旆一直都是看着鸟儿的,她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自知无趣,转身走了。走到走廊的转角,我忍不住好奇又回头看了看,竟然发现旆旆抓着一只黑鸟,在黑鸟的身上找着什么。

好奇心地驱使,我又折了回去,想看个清楚。旆旆发现我折了回来,也不惊慌,继续做她的事情。

原来,黑鸟的细脚上,绑着一条黑色的绳子。我看见的时候,旆旆已经将绳子解开了,一支细小的竹签顺着绳子掉了出来。

上面应该是有写一些东西的,我看见旆旆在看,可是因为竹签太小,我根本看不清楚上面的内容。

“旆旆,这是书信么?”我见旆旆毫不避讳,干脆开口问她。

“对,王的手谕。”她淡淡地说着。

原来,西云的信使,是这黑鸟。

怪不得每次卓贝雅消息都传的这么快。

我没有再问旆旆其他的事情,转身回了房。我知道,即使问了,她也不会说的。

回想这些黑鸟,我突然有了一些警觉性。

这个玉兰园,旆旆不仅仅是个普通的侍女,她兴许还替卓贝雅监视我,随时随地将我的一言一行向他报备着……

第一百三十七章 信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