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鸿门醉酒(下)

  这究竟是什么酒?这样的要人命。我虽然头重脚轻,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清楚的,只是觉得晕眩的感觉越来越重,渐渐地,似乎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模模糊糊中,不知是谁递给了我一只瓷碗,他说,“喝……”我想也没多想,以为是茶水,接过来便一口吞了进去……

竟然是还是酒……我眼前一黑,整个地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好久好久,我似乎有了一些意识,但整个天地仍然是晕眩的,我听到一个声音,温柔地问我,“情儿,好些了么……”火辣辣的脸上传来一阵清凉,是凉的毛巾……

是莫砚么,来看我么?是么?请你带我回南泽,好不好,莫砚,莫砚,旋儿,莫砚,旋儿……

眼睛酸涩,委屈涌上心头,一行泪滑了下来,脸上又是清凉一片……

不是说了不哭的么?不是说了重新开始的么?原来在梦里,我还是弱得跟秋天的枯叶一样,一碰就飘落了。我想起了冷宫里的那些白杨,它们纷纷扬扬的落叶,风一吹,便不得不舍弃自己的唯一,随风远离……

它是那样的不舍……又是一行泪……

算了算了,反正是梦……那就再放肆地哭一回吧……

又是一阵清凉,眼泪被湿润的手绢擦去……

我想你,想南泽,想君霂,就连妍贵妃,我也想……

这个卓贝雅……究竟是要怎样啊……我不就是砸了他一下吗……

“情儿,你用什么砸了那个男人?”替我擦脸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语气急促地问着我。

我模模糊糊地听着,断断续续地回忆,支支吾吾地回答,“用什么……用……什么……砸了他……砸了他……烟花……砸……”

“从哪来的烟花?”男人继续地问道,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

“烟……花……花……真好……好看……”我口齿不清,断断续续地答话。

“好看好看,那你告诉我,是从哪里来的烟花?”那个好听的男声不停地催问,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那么烦?

哪里来的烟花?我只记得漫天飞舞的火花,如同天神之作,随着那一声声巨响,开在天际。君霂站在我旁边微笑,火花映照着我们,我们笑着笑着……

我摇了摇头,难受得不行,一个字也不想再说,好像回忆着这些就会加倍我的痛苦。可是他就像一只蜜蜂,不停地嗡嗡嗡地说个不停,一直牵着我回忆的那一支丝线,不停地剥茧抽丝。

我好累,我好想休息,我好想就这样睡着,求求你让我睡吧。

就这样,我忍耐了很久很久,忍着呕吐的难受,然后一点也不结巴地大吼出口,“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终于,他安静了。

怒吼好像耗费了我所有的精力,我一个翻身,沉沉睡去。

突然间闻到了一股香味,犹如身处在百花丛中,就好像南泽的御花园一样。我似乎又有些清醒了,开始嘀嘀咕咕说着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话。就在我开口的一瞬间,一粒丸子滑入了口中,我砸吧砸吧嘴巴,丸子合着唾液融成甘露,我只觉得甘甜可口,缓缓咽了下去,甘露流进心里,似乎并没有刚才那样的难受了。

第九十七章 鸿门醉酒(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