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两小无嫌猜(下)

  每日晚饭后,从宫中回来的蔚浩然都要与言临靖把茶言欢,共同讨论医术,妻子柳菲菲在旁微笑地为他们续着茶水。小小的蔚祯越发的可爱娇俏,小小的蔚情已经会含糊不清地说话了,而小小的君霂更是比同龄的小朋友更加聪颖懂事。凉亭里大人们闲谈甚欢,花园里小小的君霂和小小的蔚祯便带着小小的蔚情一起嬉戏玩耍,羡煞旁人。

渐渐长大的蔚祯越发的美丽动人,算是得到了蔚浩然与柳菲的优异血统,而蔚情却相貌平平,为此,小蔚情总是涩涩地躲在姐姐身后。家中人总是觉得小女儿胆小不出众,却只有君霂知道情儿是深深的自卑。她总是一个人躲着哭,口中喃喃,“没有人喜欢情儿……都不喜欢情儿……”

一次,君霂偷偷地将情儿拉倒一边,捧着她的小脸,信誓旦旦地对她说,“情儿,霂哥哥喜欢你。”

那一次,她终于破涕为笑。因为终于有人爱惜她了。

那一年,言君霂十岁,蔚情七岁。

没想到的是,仅仅十岁的言君霂第二日便跑去跟父亲言临靖说,他长大了要娶情儿为妻。父亲问他,为何要娶情儿,而不是祯儿?

君霂说,我跟情儿说了,我喜欢她,喜欢她的心而不是容貌。

父亲再也没多问,便与蔚家夫妇定下了这门亲事。

只是,好景不长,君霂年十二,父亲言临靖试遍百草,终因为药草的毒性相生相克,导致最后中了无解之毒,吐血而亡。

君霂哭到无声,第二日竟然离家出走。留下信笺,信上说,直到父亲去世他才明白,才真正长大,自己手无寸草是无法保护家人的,所以,他必须要变得强大。他要继承父业,继续父亲的研究。离开只是暂时的,他会记得他与蔚情的婚约,待他学成之日,就是他归来迎娶情儿之时。

年仅十二岁的君霂,带着一本父亲遗留下来的医书,从此了无音信。

几年之后,极有天赋的君霂学成归来,再次回到蔚府,却是人去楼空。

落败不堪的蔚府已没有一个人在了,门口贴着白底黑字的封条。问过邻人才知道,蔚家遭了大劫,蔚浩然已被皇帝处死,而蔚家两姐妹也遭受牵连,进入宫中为仆。

君霂为了找寻蔚家两姐妹,为了当初的亲事,为了曾经的恩情,他依然决定放弃自由,入宫为医。

不想入宫才一日,竟然在御花园的池塘偶遇了蔚情。

而,那一刻,她已是晴妃娘娘了。

妃子,皇帝的妃子。

一切,都变了。

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她,已经不会叫他霂哥哥了。

她,心里只有一个他了。而,那个他,名字叫莫砚。

他只能吟着一首诗,踏着五月风而来。

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啊……

好像,她已经不是她了。

忘了青梅竹马,忘了捧着她的小脸说喜欢她的霂哥哥。

可是,他还是他。

忘不了两小无猜,忘不了她的小手扯皱了他的衣襟却不肯放手。

第八十六章 两小无嫌猜(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