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脱罪

  问完了所有人的话,大概也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虽然他们的答复并无多大差异,我们都是毫无厌烦地听着,直到最后一名侍者欠身退下时,莫砚的眼角竟然有泪光在闪动。

君霂见所有人都已经问过话了,便将竹笼子里面的彩蝶放了出来,对着夏颉大将军欠身说道,“这只蝶,最爱的便是彩玫香,因为彩玫香的珍贵,就算是隔着一百里,它亦能闻到这种香味!飞扑过去吃掉。而现在它的用处就是——找到杀害贵妃娘娘的真凶。”

妍贵妃望着这只彩蝶,一成不变的表情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只有那么一瞬间,可是我却看得那么真真切切。绝对,就是她!

夜食香蝶扑闪着它的彩色蝶翅,像一片落叶一样飞舞,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着它。近了,越来越近了,最后,它果然停在了妍贵妃的肩上,似乎在啃食她的衣裳。妍贵妃如同看见鬼魅妖怪一般,双手胡乱挥舞,试图赶走这只彩蝶,蝴蝶受不住那样的晃动,又飞了起来,但是却紧紧围绕着妍贵妃。

“一派胡言!我今日根本就没有涂上任何的香料,这只蝶却一直跟着我!分明是你们在陷害!”妍贵妃急促地喘着气,食指指向我与君霂的方向,大声地争辩道。

我望了君霂一眼,君霂却淡然地一笑,“贵妃娘娘,这只能说明,您曾经使用过彩玫香,而且,这件衣服上亦沾有彩玫香的残香,要知道,夜食香蝶真的是很迷恋彩玫香的啊,再少的痕迹它也能找到!”

妍贵妃似乎急了,转身拉住夏颉的胳膊,红了眼睛对着夏颉哀求到,“哥哥,替我赶走这只蝴蝶,哥哥,快点!”

夏颉大将军本着一直的沉默,他深深地看了夏妍一眼,并没有替她赶走夜食香蝶,眼睛里是一片悲凉与失望。我想,他一定知道了些什么,但是他始终什么都没说。两个都是妹妹,手心手背都是肉,若真是互相残杀,他作为哥哥最为痛苦。一个已亡,难道让另一个也去陪葬么?

妍贵妃却没有理会哥哥夏颉的失常,一个劲地拽着夏颉将军的肩膀不停地哀求着。

莫砚是何等的聪明,他又怎会看不出其中的端倪,他再也无法假装沉静,怒吼着叫了一声妍贵妃的全名,“夏妍!你作何解释?”

妍贵妃终于放开了夏颉的衣袖,愣住,好久好久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努力地平静自己恐惧的情绪,压抑着抽泣说道,“回皇上,臣妾确实有一盒彩玫香,是臣妾未进宫之前花了重金在西域商人那买来的,后来苓妃妹妹见臣妾用了那香之后,也十分喜爱,但由于在深宫之中,她即使有俸禄也无法购得此香。臣妾与苓妃妹妹交好是众所周知的,于是臣妾便将这稀有的彩玫香分了一半赠与苓妃妹妹。由此可见,这宫殿之内,并不是只有我有彩玫香。”

妍贵妃此言一出,苓妃的嫌疑便是最大,因为她既送了迷远兰花,又有彩玫香。送迷远兰花本来就是下毒的行为,已经是死罪一条了,而又有彩玫香,死罪再加一条而已。妍贵妃,推得干干净净。

“那好,招高悦苓当面问罪!”莫砚冷笑一声,将刚杖责一十的苓妃又传了来。



第六十二章 脱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