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羔羊

  苓妃,似乎有些狼狈不堪,因为杖责一十的缘故,走路已有些不稳。但她依旧用怨毒仇恨的眼睛望着我。我面无表情地回视她,脸上还隐隐作痛,但是这个女人,我除了同情,再有没有其他了。

夜食香蝶,本来是绕在妍贵妃身边的,此时却像受了蛊惑一般又飞到了苓妃的发髻上,久久不愿离去。

殿堂之上,莫砚的眼神令人生寒,他单刀直入地开口,直呼苓妃的名字,“高悦苓,朕问你,你是否送了远迷兰花给媛贵妃?”苓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恐,旋即望向妍贵妃,而妍贵妃却望着莫砚不去看她。

“是!”苓妃低下了头,试图掩饰着自己的慌乱,语气装作淡漠地答道。

“下毒不成,又用彩玫香再次下毒将媛贵妃置之死地!是不是?”莫砚的声音隐隐夹杂着颤抖,他已经悲愤得无法控制了。

“臣妾只是见那兰花可爱至极,所以送给了媛贵妃娘娘。不知皇上说的下毒究竟是何事?”苓妃声音有些明显的底气不足,但是仍然倔强的为自己辩解着。

啪的一声。莫砚将他身前的桌案拍的巨响,茶杯东倒西歪,茶水散了一桌,身旁候着的人吓得一愣,赶紧用衣袖将茶水擦了个干净,生怕莫砚迁怒于他。

“高悦苓!朕告诉你,你犯了罪,你一人承担即可,你若是为自己开脱撒谎,欺君之罪是要诛灭九族的!”我从未见过莫砚如此暴怒,他原本是个淡雅得如同风一般的男子,现在,犹如一头嗜血的狮子,恨不得将弱弱发抖的苓妃撕成碎片。他握紧了手,额上青筋暴露,最后吼了苓妃一句,声音大如洪钟,“朕查得清清楚楚,你有和颜面说你不知?朕最后再问你一次,是还是不是?”

“是。”很久很久,苓妃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她回答了,是。语气绝望如同将死之人。

“你究竟是为何要害死媛儿?”莫砚眼眶微红,他颓然地坐下,桌案前放着才新沏好的茶水,因为他的悲愤震得颤抖,险些又洒了一桌。

“皇上定罪吧。所有的事情,都是臣妾……都是臣妾嫉妒媛贵妃……”苓妃,气若游丝,再也不同以往嚣张跋扈的她。



或许她是同谋,但绝不是她一人所为。苓妃本是个直率冲动之人,怎会有如此细密的心思,送迷远兰花不成,又使用彩玫香,这样的高招,只有极重的心机以及擅长用毒之术的人才能做到吧。



她,早已知解释无用了吧。索性一个人背负了所有的罪名。



我突然觉得,她很像一个人。站在我身旁,一直未说话的旋儿。我在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否会像妍贵妃对苓妃一样,对旋儿。

我不自觉的望向妍贵妃,她还是没有看苓妃一眼。

莫砚大怒,我似乎能看见怒火就要将苓妃烧成灰烬。

高悦苓,赐了死罪,当场被赐予毒酒。

我看见苓妃似乎有话要说,可是她却没有说一句,她也没哭,单单喊了妍贵妃一声,声音轻轻地,“娘娘……”满满地尽是眷恋与不舍。她,亦舍不得死去,可是,这位娘娘,亲手将她推下悬崖,又怎会救她?



一饮而尽。

杯落,人亡。



莫砚是有多恨她,那恨意犹如这毒鸩一般的酒,入喉便致人死亡。



第六十三章 羔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