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故友,言君霂

  额,什么叫我忘了他?我根本不记得认识你。如何忘了你?

他是蔚情的故人么?我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个全身湿透的男子,他狼狈至极,被水冲散了的头发沿着耳侧耷拉着,衣衫上鞋子上尽是染着荷塘里的泥巴,脏兮兮的。

他定是急着救人,都顾不上这么多了吧。想到这,我又觉得对不住这个衰到至极的男人,但是,我真认识他么?

“情儿,我是君霂,言君霂!”他不轻不重,不结巴不咳嗽的说出了他的名字,言君霂。

噢。我认识。我似乎已经能轻而易举的奴驾蔚情弱小的记忆了。

言君霂,他的父亲言临靖与我的父亲蔚浩然均为学医之人,在读书时便是好友,后来又一起学医,一同考入了太医院,感情深厚,成为了一生难求的挚友。言君霂为言家养子,因为他父亲言临靖与蔚浩然的关系,从小也与蔚祯蔚情感情甚好。可惜言御医与蔚御医所研医学不同,蔚御医善养身之道,熟通如何保养个人身体,已达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成果。而言御医却熟通研制毒药与解毒之术,因不受皇家重视便辞官只身一人漂于江湖之中,直到蔚情出生他才带着言君霂与蔚浩然相聚。自从他辞官之后,便如神农一样尝遍百草,为了医学上的造就,结果他试药太多,日积月累的毒素导致他中了无解之毒,在言君霂十二岁时便逝世了。再后来,言君霂便拿着他父亲所写的医书,从此了无音信。只知年幼的言君霂立誓要当一名精通毒与药的大夫,解便天下奇毒,来了却言父的心愿。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来了皇宫。

这个人,真的是言君霂么?我实在是想不起他的面貌来了。

“君霂?你怎么到皇宫来了?”我满心的疑问,不能你说你是言君霂我便要相信的啊。所以我得问清楚,一个弱女子,不能随随便便便被别人骗了。可是,问到这样重要话题的时候,御林军却不识时务的到了。

“什么人!”

“蔚情,雍云殿晴妃娘娘!”我白了一眼,感叹御林军的不应景。

“在下太医院新进御医,言君霂。”他自报家门,进了皇宫,成了御医,那应该是言君霂没错了。可是,他,不是一辈子江湖行医,不屑高官厚禄的么?

为首的御林军侍卫走在最前面,还算眼神好,并没有直接冲到鸢尾从中,而是隔着茂密的草丛对着我行了一个礼,“属下拜过晴妃娘娘,娘娘吉祥金安!”可是,他后面一大堆御林军却止也止不住地直直踩过生长得茂密的鸢尾,通通冲了进来。

这是怎样的一幕,一位得宠的娘娘,一位年轻有为的御医,两人均是一身的狼狈,湿漉漉的坐在地上,浑身的脏泥……

“言御医……娘娘……你们……”

“我本是想捉一只彩蝶的,不料却一不小心失足掉入了荷塘,幸好言御医经过此地,及时将我救起,你们定要如实奏明皇上,论功行赏!”我缓缓站起,明白该给他们一个解释,不然很容易被别人误会的。



第二十八章 故友,言君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