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诺雪死了

  又是夜……

我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莫砚微笑地望着我,一只手抚着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握着墨笔为我轻轻地描眉。

我一动不动,但是久了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仰着头,俏生生地问道,“寻常人家的相公都是清晨为娘子画眉,莫砚倒是奇怪,深夜为臣妾画着眉,这么晚了,就算再美也没有人看呀。”

“情儿不知道么?第一,朕可不是寻常人家,朕是当今的皇帝,当然与其他人是不同的。第二,朕虽是当今的皇帝,但也是你的相公,夜深了没有人看,朕来看。”莫砚停下手来,半开玩笑,满是笑意地望着我说道。

我大大方方咧嘴一笑,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际,“是啊是啊,莫砚画的莫砚看,在我心里,莫砚永永远远是情儿的寻常相公!”

莫砚近似宠溺地拍拍我的头,轻声说着,“好好好,朕是情儿的寻常相公,所以晚上给娘子描眉,只给相公一个人看,其他人都不准看!好不好?”

他仍是浅浅地笑着,将我的头靠在他的腰部,轻轻地抚着我的长发,一遍又一遍,然后用近似于呢喃的声音轻轻地说:“朕也很想清晨醒来替情儿画眉的,可是朕每日都要早朝啊。”那样的轻,可是,我听得真真切切,环着他的手又紧了紧,舍不得放开……

“诺雪那,查清楚了么?”我轻轻地为莫砚解开绣金腰带,似乎不经意的一问。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样让它过去的。

“朕未曾去查过。”莫砚低头,深深地望着窝在他怀中的我,眼神,是漠然的。

我心头一紧,莫不是莫砚对妍贵妃抱有怜惜之心,不愿意去查明真相?就算我被他人冤枉,也无所谓么?

我气不过,挣扎着从他怀里坐起,咄咄逼问,“可是,这件事,宫人们议论纷纷,不需要处理么?”

“皇室之事,当然由朕做主,哪些不知死活的宫人嚼舌根,朕定饶不了他们!”莫砚似乎也有些不快,愤愤地将我刚为他褪下的纱衣狠狠地丢在了地上,一脸的不耐烦。

果真,是如此了。此事,不了了之了吗?那我,就该默默承受这不白之冤么?

“可是……臣妾的清白呢……”我将头深深的低下,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心里无数的委屈,不敢看莫砚那张俊秀却生气的脸,眼睛也已蓄满了泪水,生生地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兴许是不忍,莫砚没有再发脾气,拉起我的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情儿,你一定要将妍贵妃,置之死地么?”莫砚说着,眼睛里满满的尽是失落。我望着莫砚一脸忧伤的脸,不禁想到,我原来果真是个毒妇,或许,我真的做错了?不该这样咄咄逼人?

“你许久不见诺雪了吧。”莫砚终于第一次正面地对我提起诺雪这个名字。

我点点头,站在原地不语,恍恍惚惚地回想着自己做过的恶毒事件。

“她,死了。”莫砚说的淡然,仿佛那不是一条人命,只是在茶余饭后谈论花开花落一般。

我蓦然抬头,终于清醒了一点,诧异地望着莫砚。我不是该开心么?不知天高地厚想害我的宫女,死了。可是,我却有那么一丝丝的心痛,那么一丝丝的不自在。死了么?就这样,再也看不见她那张脸了,青春,茉莉花一样洁白美好的脸,即使她坏心眼多了点。



第二十一章 诺雪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