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他哭了

  展习远火大的离开,也没有吃早餐,景以郁瞥了眼那瓶玫瑰,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暗伤,突然觉得那黄玫瑰,特别的刺眼。



因为景以叶在风玄之的面前,死磨软泡,硬是把景以郁挤进了那些个竞争队伍里,最后是季禹辉答应,让她从小职员做起。



两个人只要进一个也好,景以郁去央环报道,剩下景以叶一个人在家,睡了一个上午,脸上的淤青因为昨晚用鸡蛋,热敷过,稍稍好转了些。



掀开淡黄的窗纱,满眼是黄色的玫瑰,景以叶就象看到金子一样,两眼发直发亮。



在酒吧,沉醉了两天一夜,展习远拖着疲乏的身子,步履都隐透着伤痛,跨进别墅,两眼无神的斜睨着突然雀跃出现的女人,因为她脸上淡淡的淤伤,所以他知道是景以叶



“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晚呢?累不累啊?”她笑着,语气中透着莫名的关切,象是小媳妇在家苦等着丈夫回家的模样。



那一瞬,晃了展习远的心神,好象她是一直等着自己的爱人,房子里第一次有了光,有了温馨的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一把搂紧了她,好象在害怕,害怕自己没有抓牢,她又消失不见了,双臂越箍越紧。



“不要离开,不要再离开我了”他声音里,透着酸涩的痛楚,无助的企求,酸红的眼眶,滚滚的闪烁着泪光。



景以叶只感觉一阵头晕,感觉自己都快被勒死了,他突然的侵袭,夺走了原本就稀薄的空气。



景以郁站在他们身后,却无力抬步,发愣望着他们抱在一起,望着一个男人,脆弱的流着泪。



原来他喜欢的是景以叶,所以那天,才把自己错认作了她,酸涩的笑了笑,心,莫名的闷堵。



不会的,她不会这么快,就轻易的喜欢才认识几天的男人的。



“天啊,我快被你勒死了。”景以叶痛苦的叫嚣着,胸腔内的空气都被挤压掉了,想推开这具粘粘的身体,徒劳无功。



隐隐的感觉到,今天的他,有些不一样,身子瑟瑟的在颤抖着,声音梗塞沙哑,触摸着他痛苦的内心深处时,眉头紧蹙,莫名的心疼起来。



“对不起,对不起,让我再抱会,就一会。”展习远稍稍放松了些,心内的痛苦,一下子和着感激的泪,奔涌而出,他是感激,她在他身边。



景以叶怔住了,他哭了。



一动不再动的,任他抱着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展习远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也松开了景以叶。



看到他这样,没有之前的狂浪/不羁和欠揍,景以叶不自在的撇开,移着步子离他远点,没心没肺的甩给他一句,“我的怀抱,是要付钱的。”



可不是,他夺走了她的初吻,霸占了她那么久,什么便宜都让他沾尽了。



展习远收敛起刚刚的失神,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心情好了些,而后又换上了他平时的玩世不恭,挑眉戏谑的问“那不知,你的怀抱,值多少呢?”



“你等下。”景以叶象是想起了什么,奔进了厨房

第七十三章 他哭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