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童言无忌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么放肆,这么大胆,这么目中无人。



展习远拳了拳头,危险的眸仁,一片阴寒,阴沉着脸,嫌恶的,带着浑身怒息,转身离开这里,他不会就这么罢手的,一定要她为今天的事,付出点代价。



陆晓沫知道展习远生气了,如受了惊吓的小鹿一般,跌跌撞撞的,跟在他身后。

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给我去查查,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展习远忿忿的坐上车,瞥见陆晓沫唯唯诺诺的跟进来,火徒地烧大。



“是。”陆晓沫弱弱的应了声,便下了车,从来他的话,她不敢违抗半分,因为她爱他,她也知道他身边的女人,多如鲤,只要他会想起她,她就知足了。



很受伤的望着那辆黑色宾利,绝情般的离去,心底里一片忧然。回头眼底里多了抹恨意,今天,都怪那个该死的女人。



从来他身边的女人,都是如此千娇百顺,如今看来相当的枯燥无味,展习远凛冽的眼神,一转,那个女人,她所做的,他会十倍奉还给她,应该很有意思吧。



这样想着,心里也舒坦了不少,鬼魅的牵牵唇角,他等着看她被整的惨样。

…………………



病房里,景以琼从保温瓶里倒出一碗粥,动作轻柔得如绕水,用勺子均匀的搅拌了几下,舀起一勺,轻吹了吹,然后送到坐在病床/上,季禹辉的唇边。



季禹辉一怔,望着景以琼清澈的双眸,没有一丝杂垢,好象这样的事,该她来做一样,却不自知,从昨天到现在,她的一系列照顾,早已融化了他的心。



他微微张了张嘴,略显尴尬的可爱样,景以琼好笑的将勺子塞了进去,轻摇摇头,也是,自己的行为,太过亲昵了。



“爸爸,爸爸,你好些了吗?”小景拽着风玄之的手,猛地推门进来,奔到了季禹辉的床边,关切的询问。



乍一看到风玄之,景以琼颤了下,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让她在心里把自己嘲笑了番,自己在意什么,别人根本就无所谓,更何况现在的他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

“已经好很多了。”季禹辉虚弱的笑笑,宠溺的摸着小景的头。



“那就好,幸好有妈妈照顾你。”小景总算放松了下来,纯真无邪的眼神直望向景以琼,和她手里的碗,心里泛着丝丝的幸福感觉。



谁都知道,小景嘴里突然蹦出来的妈妈,指得是谁,那三个同时一怵,景以琼比较难堪,干巴巴的笑笑,“嘿嘿,童言无忌。”



风玄之那异样的感觉,一闪而逝,季禹辉的脸刷的沉下来,尽管他心里,也希望是这样的,可看到景以琼灰青的脸色,心猛地抽紧,他可以去奢望吗?



“小景,以后不可以这样乱说话。”



“可是……”



“没有可是。”



“难道……”



“没有难道。”季禹辉的脸色越沉越阴黑,责备的声音陡地增大,强力打断她的话。



小景怔怔的,委屈极了,低着头,难受的泪水,在眼眶中,翻滚着,不安的搅动着手指,那泪珠就溅落在手背上,好让心疼不已。



季禹辉咽喉也哽咽住,很想揽她进怀,好好安慰,却只能忍着,转而对景以琼说“以琼,你回去休息吧,你的黑眼圈太深了。”兴是几夜没睡的结果。



“那好,你自己吃吧。”景以琼扯了扯僵直的身子,放下碗,她想风玄之来了,季禹辉也不愁没人照顾。“小景,跟琼姐姐说再见,好不好?”



“再见。”小景依旧头不抬的,半天才挤出了两个字。



“我送你。”风玄之淡淡的说。



景以琼愕然的顿了下,并没有看他,也没有拒绝,想必是有话说吧,不然,她才不会觉得他会有这个好心。



抓起沙发椅的包包,转头看了眼季禹辉,“我明天再来看你。”



第五十五章 童言无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