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质问

  负伤在家,养了一个礼拜,景以琼才正常的出现在季禹辉面前,看到她,季禹辉深蹙着英眉,“休了这么长时间,摔的很严重?”



“要是严重的话,我现在还不能出现在这呢。”景以琼淡然的笑着。



他只是试探性的询问,“你跟风怎么回事?我看他这几天的火气挺大的。”明白他们之间的问题,他只当是局外人,提醒着景以琼,别踩到地雷了。



“没事呀。”景以琼有些心虚,却只能装着无所谓。



“那就好,这份文件,你送上去给他。”季禹辉很随意的交代着,他没忘向葵拜托他的事,其实作为朋友,也希望他能够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

景以琼接过文件的手,僵了僵,一瞬后就释了,虽然她不想看到风玄之,挂了他的电话,他一定很生气的吧,不知道他找她什么事。

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敲开了风玄之办公室的大门,静杵了许久,风玄之都没有理睬她,头也不抬的忙着手里的文件。



景以琼轻轻的呼吸了口气,“风总大人,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难道他找她,现在没话了,还是那天,他的事很急?不管急不急,她都帮不了忙。



话一说完,景以琼扭身就走,结果嘶拉声响起,风玄之桌上的文件,象飞刀一样削向那单薄的身形。



那些A4纸,便如漫天飞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景以琼怔了怔,身后阴森的寒气逼迫得她喘不上气来,半晌,才回过身,对视着风玄之含怒的幽瞳,那迸裂出骇人的凛冽,眉头下沉着,薄唇紧抿,黑脸阴沉得如森间地狱,让人不寒而栗。



“有什么话,就说吧。”景以琼倒吸一口气,才将嗓间的话,挤了出来。



“把地上的文件给我拣起来。”他冰冷的命令。



景以琼漠然的一一拾起地上的文件,按照文件内容,非常认真的把它们重列好,然后放在了他面前。



重整了整,她又静立着,等待他的下一道命令,无论他是故意的,还是什么?谁叫他是总裁,谁叫那句‘有钱能使鬼推磨’,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还是得忍着。



“这几天去哪了?”他的语气不是关心的询问,而是冰冷刺心的追究,他到想知道她还有什么朋友,害得他找不到。



“麦咏儿,大学同学。”景以琼如实的回。



“自己没有家吗?”风玄之有些愠怒,她居然跑到那,呆了一个星期。



“因为被车撞了,所以被咏儿拉去她家了。”她冷冷静静的回答他的问题,心痛的感觉不经意间象血液流遍全身。



被车撞了?风玄之冷冷一哼,不是听季禹辉说,摔了嘛,怎么到自己这就变成被车撞了。



阴桀的眸子神幽的锁起,“下次再敢挂我电话,有你好看的,这次是个小小的教训。”



“什么教训?”景以琼惊惑的问。

第三十九章 质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