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兼职

  “在人前,你是我的女朋友,做好你奴隶该做的事就行了。”风玄之的凝眸一沉,郁冷得化不开。

“啊?”景以琼愕然。

“只是名义上的女朋友,正如你所说你的人生里没有爱情,我相信你也不会爱上我,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要爱上我,否则,我会把你卖到泰国去。”风玄之深瞳嗜血的警告着

他的话,把景以琼震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后面的话,景以琼就是相信他会那么做,而且他也能做到。

不知为何,心莫名的哽得痛。

“景以琼。听见了没?”他猛地双手震桌,要拉回她的神色,不知道游哪去了。

景以琼被震回神,狠剜了一眼,转身踏步出去,就在拉开门的一刹,她道“工资怎么算?”

“每个月五万。”

五万?景以琼满意的点点头,这比她在报社的工资奖金还要高耶!应该不错吧

“我在外面,有什么屁就放。”话落,接着砰的一声,甩门而出

“给我回来。”他沉冷的命令道

景以琼听到里面的声音,大感不妙,讪讪的推开门,乖顺得如一只小鸡,必恭必敬的道“风总,您请吩咐!”

风玄之不自觉的勾唇一笑,进入状态,还挺快的。

“给我煮一杯咖啡来,不加糖。”

“是。”她又必恭必敬的应了声,退出去。

风玄之本来想好好教育一下她,见她还懂得拿握分寸,也就消了。

他更不知道,本来想整死她的,却因她是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忽然想到季禹辉的话

“还没有女朋友吗?……你这个样子,害少渊和小葵都无法幸福的结婚。”

“结不结婚,是他们的事。”

“你没有幸福,叫他们怎么幸福。”

风玄之幽眸盈满了忧伤,三个人纠结的痛苦,自己放手了,就会幸福吗?

‘看着你幸福,就行。’

他就是这样决定的,将所有的惆怅和痛苦,带着自己的脆弱,缩进坚硬的龟壳里。

爱是伤,是痛,是快乐,纠麻得理不顺,一遍遍的,在他的心里伤成挥不散的阴霾。

景以琼在想着,做他的‘奴隶’,要做些什么事?哎呀,刚才都没有问清楚。

可恶的践男人,到底什么妖孽化身的?

………………

“景以琼。”

“哟,什么吩咐?”她诙谐的问

“我说过不要加糖的。”风玄之紧皱俊眉,促狭着魅眼剃着她,她是故意作对吗?

景以琼泛着无辜的大眼,解释道“是呀,我没有加糖,只是加了点伴侣。”

“你……以后,我的咖啡里不要加任何东西。”风玄之体内隐隐有些怒火上窜,又强烈的被压制下去,温着声音

“您早说嘛,我去给您换杯。”景以琼不动声色的将责任,推给了他,端着那杯他不喜欢的咖啡,蹭蹭蹭的离开。

他忍。

第十章 兼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