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

哦,你好好睡会吧,我会陪着你的,高峰说着,从子娟的书架上找来一本书看了起来。

整整一宿,高峰没有睡觉,他不停的给子娟喝水,冷敷额头,直到凌晨,子娟的烧退了下去,高峰才稍稍眯了一会。

早晨,高峰给子娟做了早点,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子娟,大约上午九点多,他又打来电话,询问子娟的情况。

子娟说,我已经好了,就是想你,什么时候想我的时候,过来看我啊。



知道,我会去看你的,等着我,宝贝,放下高峰的电话,子娟心情好了许多。

现在,子娟听着李剑跟乔雪梅的故事,自己满脑子里都是高峰的影子,她也充当着和乔雪梅一样的角色。

所不同的是,子娟不会跟高峰索取结果,而乔雪梅却不甘心现有的内容,她要求有种形式。

对男人来说,最怕这种既要内容又要形式的女人。



显然,这是种难缠的女人,情感上的纠缠不清,或者说藕断丝连,既是婚外恋劳累的原因,也是造成婚外悲剧的原因。

子娟庆幸自己不是这样的女人,所以跟子娟有恋情的男人,一般既没有心理负担,也不用担心带来麻烦,而且还会感到轻松自如。

但,有一点不好,会哭的孩子总有奶吃,像子娟这样对男人没有构成威胁的女人是难以把男人留在自己身边的。

哪怕是真爱,也会从身边溜走,提到人们嘴里常说的“贱”字,往往听到的是:这个女人真贱。



其实,这种说法是混账自己的嘴巴,女人说女人,那是潜意识里的一种嫉妒,男人说女人,那是潜存的一种得意。

如果从男人嘴里喷射出这种气体,撇开流动在男人嘴边的空气,那就是男人骨子里的自卑。

男人高大自己的时候,往往回避的是自己的真实,那就是他不敢光明正大的面对自己。

真正“贱”的人是谁呢?呵呵,是男人!私下里,在另外一种场合,连男人自己都承认。



子娟就N次见过这种男人,并不是子娟见多识广,男人的这种真实面孔,恰恰是因为子娟跟他们有的是无目的性的交道。

对子娟这种理性大于感性的女人,男人一般不设防,另外一个原因,是子娟对男人的灵魂能剖析到位。

遇到子娟,男人个个都会以为找到了红颜知己,虽然那是个抽象概念,而且,只有自我的感觉,但,它是一种真实。

关键的关键在于,这种感觉反馈到双方心里,产生的是一种共振,这,就足够了。



当子娟把复读心灵的旨意归还到自己身上时,子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了高峰不成?

可,事实上,子娟对张佑才的一切行踪又是那么耿耿于怀,难道,女人也能同时装几个男人的感情?

那种迷离别人也迷离自己的状况,让子娟无法理解自己,那是种紊乱是非的情节,就像李剑对王文君和乔雪梅的感情越来越模糊一样,屏蔽了空间想象。



感情上的是是非非也许真的没有结局。是你的,推也推不走;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想到这里,子娟对李剑说,我承认,有一种女人,就生活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而且会恒定自己。

李剑惊喜,你也承认是这样的?

为什么不呢?与此同时,我还承认,真正有女人味的女人是火,也是水。

哦,怎么讲?李剑问。





第五十七章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