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伤痛的心

  

李剑一口气讲了那么多有关他婚外恋的理由,也不知是试图想说明什么。

是想说服他自己所拥有的行为呢?还是想说服子娟对他有可能形成的固有看法呢?还是想为第三者的乔雪梅掀去不好听的名誉呢?还是所有的情况都有呢?

子娟根本就搞不清,她只知道李剑不停地给她讲着他跟乔雪梅的故事,那滔滔不绝的口吻,并不是他婚外恋的理由,而真正听进去才发现,原来故事的故事里也拥有真情,这种真情还真有点打动了子娟



借助李剑的嘴,子娟甚至对乔雪梅开始有了那么点喜欢,至少李剑让子娟知道乔雪梅是一个端庄而有品味的女人,这一点是确定无异了。

但,从心里,子娟还是要帮王文君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子娟笑笑说:你之所以那么迷恋乔雪梅,兴许因为乔雪梅扮演的是野花的角色。

不,你错了,我不是那种放纵自己的人,女人以为男人花心,这是没错的,但,不是所有花心的男人都会放纵自己,李剑补充道,生怕子娟误解他。



可是,喜新厌旧是人的本能啊,一旦有一天让乔雪梅成为你的妻子,你的这种激情澎湃的感觉也一样会消失,子娟微笑着,慢悠悠的说。

不!乔雪梅感情炽烈,仿佛干柴一般,她完全是自燃,而根本无须别人去点,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火种,这完全是性格问题,不是什么野花现象,李剑打断子娟的话,本能的维护着乔雪梅。

哈啊哈,是么?这个我承认,子娟对李剑说到乔雪梅时的那种敬意感到惊愕,这个男人真的是很奇怪的。



奇怪在那里,她也具体搞不清楚,她只知道,一旦提到“乔雪梅”三个字,李剑的情绪就会炙热而高涨。

也许,这就是真爱,子娟不知道真爱的内涵是什么,但从李剑对乔雪梅的反应剧烈程度上,她相信世界上有真爱,这完全把她自己的亲身体会给推翻了。

任何一个观念的蜕变,都会引起阵痛,子娟也一样,跟李剑聊天的时候,她感到来自自己心理的痛越来越明了,不知道是不是触景生情所至,总之,她很心痛。



前几天大学同学小聚,饭桌上提到了张佑才,说张佑才毕业以后留在了上海,跟中文系的蓓蓓成家了,当时,子娟听了心里就很不舒服。

当他们都在谈笑风生的聊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子娟自顾自的喝着闷酒,说不来,毕业已经好几年了,跟张佑才的恋情已经成为过去的过去,可提起张佑才,子娟的心一样会缩为一个点。

难道,她还在爱着张佑才么?



当天回到家,她握着手机给高峰发短信。

高峰还是过去的高峰,他依旧安慰她鼓励她呵护她,最后,她接到高峰的电话时,她哭了。

高峰说,你等着,我马上过去。半个小时以后,高峰驱车来到子娟的出租屋,看着子娟简洁的房屋,高峰一脸惭愧,宝贝,真对不起,让你住这么简陋的屋子。

子娟轻声说,没关系,你来了我就高兴,今天聚会我喝多了,头有点痛,浑身火烧火烧得。





第五十四章 伤痛的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