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倾斜自己

  

有时候,子娟真的什么都不想说,可又觉得王文君挺可怜的,她跟王文君的交道往往有点被动。

这个被动不是来自性别,而是来自心灵沟通的纵向关系,这使得她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不交往吧,已经把自己掺和进去了;交往吧,心里有种倾斜,为这种倾斜她只能肤浅自己。

噢,你听说过“男欢女爱”么?子娟问王文君。

知道,听说过,王文君的表情很淡漠。



知道为什么这样说么?子娟问。

没想那么多,反正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王文君一刀切下了男人的劣性,有一种“一时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

阿哈哈,男人恋女人,谈的是欢;女人恋男人,说的是爱。子娟几乎是脱口而出,却不知道是针对王文君,还是针对她自己。

噢,这是两码事啊?你是说,李剑并不是真爱乔雪梅?王文君欣喜若狂的一下就抓住了子娟的手,跟着子娟的思路进行猜测。



子娟摇头,苦笑,王文君始终在打转自己的思维,就像青蛙跳不出井底的感觉一样,她在混浊自己。

她的生活轨迹就是她自己的生活景点,她不想探讨,不想剖根,更不想知道能解脱她的深奥道理,她只想求得捷径,用别人的思维,解决她自己的问题。

她不知道,问题是不断发生的,甚至是前后联系的,而孤立地讨论解决的办法,只能是暂时的。



李剑是不是真爱乔雪梅,你应该有感觉,子娟看着王文君说。

我怎么能有感觉呢?王文君不解。

男人有钱就变坏,坏是什么?是贪欢,仅仅是贪欢,那就未必带着感情色彩,子娟分析说。

可乔雪梅说李剑已经离不开她了,王文君又迷茫起来。

那是后来!子娟接过话题。

你是说,现在的李剑可能爱上乔雪梅了?王文君又失望了。



当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子娟也无法肯定。

什么?怎么叫可能?王文君又莫名其妙起来了。

你不是说李剑心里害怕吗?子娟提醒王文君。

是啊,他是这么说,他说他很害怕!王文君又活跃了起来,紧接着她嘟囔着,他害怕什么呢?

哈哈,子娟笑,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乔雪梅不放过他;一种是他不想毁掉这个家。



哦,那,哪种可能性更大呢?王文君又问。

呵呵,这可要问你自己的感觉哦。看到王文君那样子,子娟不由的想笑。

问我?王文君睁大了眼睛,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放下手,她摇头,之后,她也笑了,我觉得他现在很矛盾!

为什么这么讲?子娟随口问。

我也说不清楚,大概是直觉吧,王文君很失望。

如果他提出离婚,你准备怎么办?子娟又问。



他现在不会提出离婚的,除非我提出来,王文君用坚定的语气说。

子娟被搞糊涂了,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曾经跟他提过离婚,他坚决说不离,王文君说。

这能说明什么呢?子娟不以为然。

说明他不愿意离婚呀,王文君很自信。

那,如果你提出离婚呢,他会不会离呢?子娟也假设。

他知道我不会提出离婚的,至于提出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王文君想了想说。





第四十四章 倾斜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