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痴情女人

  在王文君的潜意识里始终有一个支柱,那就是等待李剑的回心转意,哪怕只维持一个空壳的家庭,对她来说哪怕是一种暂时,她都要等待。

她要对得起别人的眼睛,对得起别人眼睛里的内容,她要封住别人的嘴巴,堵住别人的耳朵,丝毫不管自己的感觉如何,心态如何,过的如何,就算撕碎自己,她也要维持一个家庭的门面。

这种敢死自己的做法,不完全是传统思想在作梗,是女人的虚荣,是女人对婚姻的执着,是女人顽固自己的耐力。

王文君承受所有压力,完全是婚姻内涵的误导所致。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是把自己的婚姻,附加于别人的耳闻目睹,来作为衡量自我幸福的标准,而演绎给别人看的,犹如少女的鞋子,只重视外表,而不考虑鞋子对自己脚指头的真实感觉。

大概女人先天的愚蠢就在于少女的幼嫩一直延续进婚姻,说男人实惠,是因为男人是现实的动物;说女人笨拙,是因为女人是理想的化身。

要不比喻女人是天上的云,心比天高,飘忽不定啊,为什么女人就不能现实点呢?说女人傻,女人不傻却是没道理的。

女人的心理结构就这样,总把情与爱重叠在一起,奉行感情线路为“爱在先,情在后”,相信爱情真谛比相信自己生命都坚定不移,这样才会出现女人爱起来才会没边没沿没深没度。

女人总是让自己爱到昏天黑地才肯罢休,以为有了正果就是最终结局,瞧瞧那个“婚”字,左偏旁是“女”,右匹配“昏”,女人不昏了头怎么会出嫁自己啊?

想想,如果女人总把自己搞那么那么清醒,哪个男人能把女人娶到手呢?女人又怎么会情感情愿把自己出嫁给男人呢?

男人看重女人的第一个步骤,就是让女人先昏头,后采取措施行动。李剑当初对王文君是这样的,后来对乔雪梅也是这样的,这是男人惯有的手法。

王文君的傻作为在于她一直延续少女的梦幻,而无法改变她为人妇的角色,无法应变情感总在不断变化之中的恒定法则。

一般般家庭的悲剧来临,往往是女人自我奠定的结果。

女人自己并不承认,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没昏头的丈夫,在演绎婚约的同时,也就此网住了女人堕落自己的情感。那种深渊往往让女人自己把自己摆弄的支离破碎,比如为有病的丈夫捐献器官,为死去的丈夫独守空房。

女人壮烈自己最直接的反应就是犯花痴症,把自己摆放到执迷不悟的地步,摆放到自我欺骗的地步。

女人不清醒自己或不知道清醒自己的时候,是哪个人都无法将她敲击吹醒的,也无法把她从迷糊状况中拉出来,除非女人自己不想再沉睡,除非女人自己想醒悟想回头。

脆弱自己的女人大有人在,女人不是强者,但却不能弱智自己。一般情况下,女人常常不配合自己的理智,习惯感性的挪用自己的思维,而一旦女人理智了,自我支配的能力是足足有余的。

那时,女人的坚强甚至会胜过男人,深扎在女人身上的是潜伏在女人骨子里特有的母爱。

王文君一样有母爱,但她的理性在于她突然遭受打击的措手不及而被感性所掩没,飘浮在她心灵表层的是本能,换作别人,大概也一样,不只是王文君。

任何一个女人在坚守自己婚姻阵地的时候,在深爱自己丈夫的时候,起初的发作都是靠本能来捍卫的。这种现象不是奇怪的表达,是人拥有公共心理与防范本性揉在一起的叠加,没有人会深究质疑。

能够让人疑问的是王文君沦陷自己的承受能力,与屈辱、退缩搅拌在一起,这不是一般般女人的所为,着实令人费解。

第三十四章 痴情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