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演绎情爱

  

对高峰的态度跟对张佑才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两次感情经历,对子娟来说,她更青睐于跟高峰在一起的感觉。

高峰是那种很会体贴女人的男人,也许是因为他们不在一起同居的缘故,其实,她跟张佑才同居也不到一个月,真正相处的机会并没有高至起来,达不到那种死去活来的地步。

可是,分手后的痛却让她失魂落魄,几乎丧失活下去的勇气,她没有把自杀付之于行动,并不等于她没有想死的心。



对自杀的人,她向来没有鄙视过,相反,她佩服他们的勇气,甚至,她把最勇敢的人,张贴在比英雄还英雄的地步。

英雄是一种无意识行为,在他的思想能不能达到一种境界的时候,他挪用了自己的本能,履行了英雄作为,事先,他并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应该附加给谁。

而自杀者不是,他的生命就属于他自己,他明确自己的行为,大脑也很清晰,他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而做出舍弃属于自己唯一的东西,那需要极大的勇气。



这种勇气不是常人能拥有的,至少子娟有不了,无论她怎么痛苦,她可以在大脑里重复上百遍的死,而一旦落实到行动上时,她就不会感性自己。

凭什么他伤害了我,我要惩罚自己啊?她就这么调侃自己,最终,她留下了自己的身体,而灵魂可能已经飘飞,也可能就此冻结到心底。而认识高峰是一种幸事,他是好男人里的好男人,领略到他的种种好处,就是看淡感情,不伤害自己。



他们是情人,是红颜知己,是能够共命运的人,即便他们相爱的时候,他们也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分手时必然的,因为他们不可能有结果,高峰不会因为子娟离婚,子娟也不会因为高峰嫁人,他们是相爱的两个独立体,他们可以打电话,也可以发短信。

他们分手后也一样保持随时联系,寂寞的时候,想念的时候,他们就一起吃吃饭,唱唱歌什么的,他们的感情是令人回味的,而回味起来全市充满温馨的。



这就是区别,这就是情与爱的区别。

情与爱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爱情和情爱只是顺序上的颠倒,内涵却不尽相同。爱情是由爱到情,爱为前提,情为结果,给人以劳累的感觉;情爱是由情到爱,以情为主线,爱为辅助,给人以轻松。

对于眼前的王文君和李文辉,是爱情?还是情爱?子娟难以辩明。如果他们是爱情,分手一定是痛苦的;如果他们是情爱,分手也会成为好朋友。



经过生死悠关考验的王文君,一直是子娟的担忧,她不知道王文君能否在爱情和情爱混乱的世界里分清自己的感受。

子娟生怕王文君把自己悬浮起来,过滤到爱情世界里,那样,她就不会让轻松和理智参杂进去,由此也无法回避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情节。

现在看来,子娟先前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王文君的心态恢复的比子娟想象中的要好,子娟对王文君涌出无数个不放心的念头,顷刻间熄灭了。



吃完饭,子娟要收拾饭后残局,被李文辉摆摆手,唉,你可是客气,去,你们姐俩说说知心话吧。

李文辉从嘴里溜出“姐俩”两个字,让子娟倍感温暖。也许,关系的好坏远近,跟年龄无关。王文君上床,子娟也跟着上床,两人钻到一个被子里,并排躺在了一起。

女人都这样,有没有姐妹情,暂且不说,心里话却必须有共同存储的地方。

一份痛苦,两个人分享,就变为半份痛苦;一份快乐,两个人分摊,就变为双份快乐。





第二十三章 演绎情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