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跟踪与感化

  聪明女人就这样,既能激起你的情,又能熄灭你的火;既让你有了种种种的想法,又让你轻易得不到她。

用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心理滋长她的吸引力,而无形中增加她自己的魅力。这是对外人而言。

对自己的丈夫恐怕就行不通了,至少,王文君对自己的丈夫李剑是无法行得通的,王文君深深感到这一点的时候,是发现了李剑有了外遇开始的。

乔雪梅,王文君儿时的伙伴,无论从气质长相,还是修养,都不及她王文君的一半,根本就无法跟她相比。

恰恰是,乔雪梅,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小女人,在短时间内成为王文君的对手,而击败了王文君在丈夫心目中的位置。

一直以来,王文君与乔雪梅的交往,是以对她的同情和可怜她的处境,而铺展她们间友谊的,施舍给乔雪梅与自己的空间,是因为她是孤儿,乔雪梅没有了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

王文君用贴补自己姐妹情的方式给乔雪梅排除孤寂,可是,她大错特错了。

乔雪梅利用王文君对自己的估计,竟然抓住了王文君丈夫的裤腰带,厮杀了和王文君的姐妹情谊。这种过河拆桥、兔子都不吃窝边草的混乱结构,让王文君苦心经营了将近十年的夫妻感情,顷刻间荡然无存,而成为泡沫肥皂剧。

剧中的可怜主角竟然是王文君自己扮演,乔雪梅作铺垫,李剑作预演,这是什么状况啊?

王文君觉得不可思议,李剑也觉得不可思议,乔雪梅更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都是在身不由己的扮演自己的角色。

在不可思议的世界里,他们行使了自己有没有的权利,而任其发展了自己的行为。可思索的是,王文君在发现丈夫和乔雪梅事件的第三天,就果断地采取了行动,那就是跟踪。

王文君追踪了李剑三年,流了三年眼泪,李剑义无返顾的没有回头,而一直在自以为快乐的路上滑行着自己,最终他没有逃脱恬不知耻。

为了新欢乔雪梅,他竟然不顾和王文君一直恩爱的夫妻感情,竟然不顾女儿婷婷幼小心灵的感受,提出了离婚。

李剑想尽快离开王文君,而王文君却不能咔嚓一下切断婚姻,她坚决不离。她不离婚的原因并不完全是为了孩子,自私是人的本能,坦率讲,王文君自己根本就离不开李剑。

无论从心灵上、从精神上、从感情上、从身体上,李剑完完全全的占有了她,控制了她。

王文君采取的第二步棋是感化。

王文君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一边做着家务,一边给丈夫温柔体贴,甚至还要对自己的情敌乔雪梅作出笑脸相迎,好吃好待着他们。

她尽可能的全方位做到对他们的默认,包括李剑对她的辱骂、殴打,王文君像海棉吸水一样,吸附了他们对她人格的污辱和心灵极度的摧残。

在他们面前,王文君卑微的像奴仆一样,毫无理由的剥落着自己,她放弃了做人的自尊,撕下了做女人的颜面。

她把自己剥离的一无所有,只剩下了空空的躯体属于自己。留给自己的处境,连保姆都不如。

保姆都有收入 ,而王文君自跟踪李剑的第二年开始,李剑就杜绝给她家里的一切经济支出。那种生育合作社,经济统一体的家庭就此被瓦解的一干二净。

充其量,王文君只是半个对联里的角色,她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单薄的身体,支撑着一个摇摇欲坠的家。

第三十三章 跟踪与感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