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三重境界

  早晨,紫鹃刚上班,就接到李文辉打来的电话,说王文君很想见见她。

子娟也恨不得见见王文君,自从王文君出事,子娟只见过她两次,那时候,王文君的情绪还不够稳定。出院以后的王文君,只用电话遥控着友情,失真的声音总赶不上面容来的亲切逼真。

那种不够的感觉总是切断话题的衔接,聊起来罗列接不上的思维,又心疼话费所用去的钱币,放下去又觉得寂寞,随便找人说两句,运回来的是寡言淡水,还有话不投机。

王文君最想聊天的对象就是子娟,她们可以翻版自己的语言、心灵和想象,可以毫无顾忌的预习灵魂里的肮脏与卑鄙。

她们不用设防对方不可遗漏的玄机,也无需丈量不可示众的话题,即便一句话也不说,默声静音,凭借眼神,也能读到对方心里。再次见到王文君的时候,她的面色已经红润。

王文君谈笑风生的样子已经接近于康复的尾声,在天堂与地狱间旋转一圈后,她更懂得了生活的真谛。

经过生死较量的王文君,似乎更明白了凡事不要较真,不要看重,不要在乎,闲情自己的心境,疏通自我的心灵。

有时候,人生的境界,就需要这种逐级登陆,才能心知肚明。就像停留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阶段,人,往往借用的是别人的思想,人云亦云的搅拌着年轻。

自己不相信自己,总用别人视线里的内容,去踩自己脚底下的路径,虽然这也是一条捷径,但没有自己亲自涂抹的东西,总是一种遗憾。

长大以后明白,“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不过是一种招牌,这时候,人往往运用的是自己的思维。

人们开始学会了面对人生,涌出烦恼,学着适应生活,调理心结,学着调配目睹与想象发生冲撞的矛盾。用怀抱争强好胜的追求,走向遗憾的空旷。

当亲身体味了忙碌与傲骨的空中楼阁过程,又很快流转自我的思维,直到遭遇土崩瓦解,美梦破灭。

成熟了,山水开始了轮流旋转,有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平和心态,使心情回归自然,涌流了坦荡。

这时候再去光顾人生,你会发现,一切得一切都变得那样明了,你会豁然开朗起来,面对红尘滚滚来,你能潇洒自如去,清风扫射你的灵魂,顷刻间,你会茅塞顿开。

淡漠一切,超越自我,回归自然,会让你跨越人生的三重境界。经历过生死的王文君,此时,正是这样来典故自己生存价值的。

中午,王文君、子娟和李文辉一起吃了便饭。那是种祥和轻松、自在愉快的气氛,子娟一边品尝着李文辉的饭菜手艺,一边留意观察着李文辉这个人。

李文辉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扛着稀疏谢顶的几绺头发,两额处已经发白,额头宽阔,给人以明智豁达的感觉,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斯文儒雅,一副书生的气质。

说话时,声音不高不低,有洪厚的音质,有磁性的质感,不紧不慢的语调,让人浮想联翩。

那种音色,柔和中带着刚毅,刚毅中包含了正直,给人以信赖和踏实。

他的眼睛清澈而透亮,深沉的让人联想到高深莫测,不小心碰撞他的眼神,又不失慈祥和蔼的神韵,那是种善良的目光,有理解,有平视。

他高大的身躯宽而厚,让人感觉威风凛然。可以想象,女人靠在这种男人的肩膀上,绝对是塌实而安全的,小鸟依人的王文君,在他怀里会显得更加娇小玲珑。

难怪小他几十岁的王文君,能动凡心倾心于他呢。

第十四章 三重境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