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互诉衷肠

  在杨光父亲的葬礼上,杨光连和乔雪梅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尽管他心事重重,满腔热血,知心的话很多很多。

但他知道乔雪梅的脾气,没有回心转意前,他会碰灰,而她是冷面而绝情的,什么的酷,她都可能扮演,她会不分的场面那自己献出。

这次听说乔雪梅出了事,他心里急。按常规,他会犹豫不决,可面对的是乔雪梅的生命,他生怕留下遗憾,不得不当机立断,他做出决定来看乔雪梅的时候,是瞒着母亲来的,他不希望母亲知道乔雪梅的事。

乔雪梅生死未知,母亲是经不住打击的,他已经失去了乔雪梅,不能再失去了母亲。

对乔雪梅的事,他一直都在留心,几年了,他一直没有忘掉乔雪梅,甚至,对乔雪梅的思念与爱慕,比以前更加深厚更家强烈。他每天都在盼,期盼着乔雪梅回心转意,期盼着乔雪梅能回到他的身边。

他等待的每一天,都像泡沫一样,起落不停不断,而希望的芽子还是焖在他心里的。

从单位赶到医院,他看到雪梅的模样,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他束手无策。

他把痛楚留在心底,在心底留下后悔,在后悔的世界里他无法解脱自己。杨光后悔当初打了乔雪梅,那一巴掌打下去,当真乔雪梅和李剑同居了起来,相当于那一巴掌把乔雪梅打了出去。

他痛恨乔雪梅不争气!痛恨李剑无耻!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痛恨自己的粗鲁而造成不该有的结局。

他觉得自己罪大恶疾,如果不是自己亲手把雪梅赶跑,雪梅就算不跟自己结婚,跟别男人结婚,日子也不至于过到今天这种地步。

强烈的自责心理使他感到不自在,他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自己,无法面对雪梅,更无法面对他们的母亲。他不能原谅自己,因为他无法逃避心灵,无法逃避灵魂深处自己对自己的折磨。

静静的坐了一会儿,起身,他要走。临走时他告诉乔雪梅,母亲非常想念她!

乔雪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流着眼泪哑着嗓子对杨光说,光哥,我对不起妈妈!也对不起你!你们不要惦记我了。

不,你是我的妹妹,是我们的亲人,不要记恨我,我不该打你,原谅我好么?杨光终于把自己积郁了几十年的话,对乔雪梅讲了出来,他请求乔雪梅原谅。

不,光哥,你没有错,有错的是我,我当初太傻,真的,我不怪你,只是觉得没脸见你们,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为了我,你一直单身,连家也不成,我是罪人啊!乔雪梅说不下去了。

哦,不,雪梅,你没错,只怪我当时太冲动,处理方法不得当,才导致你今天这样子的,杨光心里发酸。

不是,怪我自己,其实,当年我告你我是他的人,那是假的,也许,我不骗你,也不会有今天的。乔雪梅如实地告了杨光实情。

噢,是这样,杨光低头,片刻,他说,雪梅,我们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已经成为过去时,我希望你好起来,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么?杨光深情地看着乔雪梅说。

嗯,你放心,我知道了,我不值的你们思念,妈妈就拜托给你了,你要多照顾她,她的年岁也大了,需要人在身边陪伴,我这情况------

听我的话,你找一个疼你的爱你的女人成家吧,婚姻并不完全属于自己,为妈妈想想吧,我已经不争气了,希望你别再让妈妈为你操心了,好么?

接受我的教训吧,世上好女人很多,不要在我身上花太多的心思,我和你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真的,说完,她不停的抹着眼泪。

第十二章 互诉衷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