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对博的情节

  

乔雪梅难以驯服的个性,只有杨光最清楚,最摸脾气,也最了解。杨光吃不下睡不着走着站着都在想同一个问题,怎么才能让她回头呢?

晚上,杨光失眠了,他睡不着,坐在客厅里等着乔雪梅。看到乔雪梅整装回来,他说,雪梅,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李剑他是有妻子的!你知道么?

呵呵,当然知道!乔雪梅说那个“知道”的口气,面部表情装满了轻描淡写,她用漫不经心的态度回答着杨光,仿佛是吃着瓜子吐着瓜子皮一样自然而然,那种轻松的姿态让杨光吃惊,同时也感到了心寒。

你知道,他不可能也不会因为你和他妻子离婚的!杨光再次提醒她。

你怎么知道?乔雪梅反问道。

因为我是男人!杨光肯定的说。

可男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乔雪梅分辨道。

骨子里都一样!杨光再次告诫她。

那又怎么样?只要我愿意,那就成!乔雪梅斩钉截铁贴的说。

看着铁了心的乔雪梅,杨光后悔自己没有及早主动向乔雪梅发起进攻。但,他并不甘心。

雪梅,离开他,嫁给我做妻子吧!我爱你!杨光终于向乔雪梅表白了自己的心迹。

哎,你怎么不早说呢?乔雪梅破涕为笑。

现在也不晚啊!杨光闪着希望的目光。

不,已经晚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乔雪梅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红晕。

什么?杨光不相信的盯着她,片刻反应过来,脱口道,我不在乎!我能接受!我全部都能接受,包括孩子。

可我在乎!乔雪梅抬起头来,若有深思的说。

杨光终于明白过来,但他冲动得用手扶着乔雪梅的双肩,深情的望着她,离开他,你们是没有结果的!嫁给我好么?

乔雪梅看了看杨光,低下了头,用手推开杨光扶在她肩上的手,说,光哥,现在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已经拿定了主意跟定他。说完,她深深的瞥了一眼杨光,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卧室,留下绝望的杨光,一个人孤零零的凄惨自己。

杨光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头,用力使劲摇晃着,嘴里发出一声声悲哀的叹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连几天乔雪梅没有回家,急坏了杨光的母亲。

杨光知道乔雪梅在什么地方,处于无奈,杨光把乔雪梅从李剑家拉了出来,抬手就给了她一际耳光。

他的拳头攥得紧紧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气得七窍生烟,手指生疼。看着乔雪梅白净的脸上留下了自己宽大的五指印,他很痛楚,他知道自己对乔雪梅没有任何办法了,但他必须搏一搏。

他对着乔雪梅一阵嘶吼,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一点都不知道自尊自爱!你还是个女人么?你知道什么叫做廉耻么?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乔雪梅浸着这眼泪,撕裂着自己的声音。

我是你哥,我不能不管你,你知道别人怎么看你么?你知道自己的价值么?你知道珍惜自己么?你为什么要自暴自弃?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他连珠炮式的说完,拉着乔雪梅就往家走。

倔强的乔雪梅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一字一句嚼着文说,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教训我?你管得着我么?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说完,乔雪梅浸着眼泪,挣脱了他,一捂脸跑了。

从此以后,乔雪梅再没有回家,杨光心里滴着血,开始了沉默。

乔雪梅的闪脱,清凉了杨光一家,杨母闷闷不乐,杨光郁郁不欢,整个家死气沉沉,仿佛经历了生死离别,充满了悲情愁肠的气味。尤其是杨光,整个一个人都变了,不修边幅,无精打采,他远离了欢乐,远离了婚姻,远离了征服女人的欲望,远离了在女人面前的那种自信。

父亲在郁闷中去世了,也就那年,乔雪梅回来了一次,参加完葬礼,匆匆忙忙就走了。

第十一章 对博的情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