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缘分难求

   这一天终于到来,那天周末,子娟漫无缥缈的闲逛在职介所里,无所顾忌的四处张望。

就快大学毕业了,据说现在的工作不好找,毕业前,她很想摸摸行情,进行市场调研。就在她溜溜达达的时候,有人跟她说话,想做什么职业?

子鹃扭头,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哦,我只是看看而已,其实我很想自己干,子娟笑笑说。

噢,想干什么?男人看看了子娟,饶有兴致的问。

呵呵,就你们这一行呀!子鹃也看了看他,笑着说。

我们这一行?你知道我们是哪一行啊?男人哈哈大笑。

贩人呗!子娟眨巴眨巴眼睛,也哈哈大笑。

贩人?看着男人那不解的表情,子鹃乐了,难道不是么?你贩人,给他们找职业的机会;我贩人,是给他们找对象的机会。内容不一样,可结局都一样啊,不都是给人解决实际生活问题的吗?

哈哈哈,对,对,对,小丫头,你满精明的嘛!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么?男人问。

看到子娟不答,男人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给了子娟,甩出一句,有事找我。

子娟看了看名片,噢,高峰,北京阳光大厦房地产经理啊,幸会幸会,真看不出你还是个官啊,子娟伸了伸舌头,不好意思起来。

噢,这也是个官?高峰被顽皮的子娟逗乐了,那,官有什么标志?

至少在气度上像,可你没有,子娟摇摇头,看着高峰说。

哦,你会看相?高峰仰着脖子大笑。

你也会看,书上都有,上过学的人都会看,子娟微笑。

是么?我也上过学,可我不会看,高峰认真起来。

那是你不善于观察,当官的人都这样,不习惯于观察,其实,观察是很重要的,子娟也一本正经起来。

照你这么说,我就适合当官?高峰看看子娟,问。

你不适合,你适合狗头军师,子娟看了他一眼,用肯定的语气说。

这怎么讲?高峰被迷惑。

你属于开拓性的人,性格外向,你适合做业务,或者幕后工作,子娟猜测的说。

这两种工作是一对矛盾,中间环节呢?高峰不解。

事实上,你是个很重视过程而不注重于结果的人,可往往你越不注重于什么,越不会得到什么,子娟笑。

噢,无意插柳柳成荫啊,哈哈哈,有趣,丫头,但愿有机会能跟你合作,高峰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子娟。

哈哈哈,我才不呢,我要自己干,说着,子娟要走。

等等,把电话给我留下,子娟看他一眼,从包里拿出笔和纸,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了上去。

号码是留下来,可子娟不会当做回事,这样的情节太多了,也不知是人们的素质提高了,还是社会稳定了骗子太少了。

给子娟的感觉,刚开始有点恐慌,当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时候,她的心就安定了,所以,对留电话号码之类的事,她见惯不怪了,时间很无所谓的事,就像处女被开包以后,自己的身体也会开放一样。

认识高峰是偶然的,发生恋情却是必然的,那个电话号码,还真起了作用,提供作用的机会,当然是高峰莫属。

子娟才不会倒挂金钟呢,说起来,女人总是被动的,主动地风景都让男人抢先注册,男人嘛,侵略性动物。

其实做个侵略的人没有什么不好,掌握主动权,向自己的喜欢涌出莫须有的欲望,然后绞尽脑汁,然后设置上钩计划,然后复制进攻的手段,然后冒出风险。

那是刺激的,也是激动人心的,那种刺激、激动地背后就是征服。征服一个人和占有一件物一样令人兴奋,高峰就是这样对子娟履行了惯例式的步骤,猎取子娟的。

第二十一章 缘分难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