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迷失的爱

  

乔雪梅成了孤儿。

孤单单的乔雪梅开始了暗无天日的生活,就在乔雪梅不知所措的时候,杨光的母亲跑了过来,包揽了乔雪梅的一切。

这时,杨光停止了和乔雪梅斗气,这中间,杨光的母亲也起了作用,虽然她不知道孩子们发生过什么,有了什么样的矛盾。但,看到乔雪梅孤苦伶仃,生活又不能自理,母爱促使她把乔雪梅拥进了自己怀里。

她深情地对乔雪梅说,梅儿,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的女儿,知道么?乔雪梅浸着泪花咬着嘴唇用力点点头。

从此以后,乔雪梅就住在了杨光家。论生日,乔雪梅比杨光小三个月,杨光为哥哥,乔雪梅为妹妹。

中学毕业以后,杨光顶替父亲,在一电厂上了班。乔雪梅开始在街道上打杂,没过多久,杨光的父亲通过关系,把乔雪梅也弄进了电厂,开始在办公室打字。

青年时的杨光,是个憨厚老实的人,他是那种不善于用嘴而习惯于用行动做事的人。当少年时的幼稚消失时,青年时的爱已悄悄萌发在他的心里。

面对朝夕相处活泼好动的乔雪梅,他的那种兄妹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当确定他对乔雪梅的感情已经转移为男女之爱的时候,他常常把省下来的零花钱,买些小礼物送给乔雪梅,小心翼翼的培养、百倍呵护着对乔雪梅的感情,只差羞于出口的三个字“我爱你”。

他把对乔雪梅的爱,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他要等待,等待适当的时候向她表白。

青春本是一个波动的季节,是一个浮躁不安的时刻,是一个变化无常的时期,用不变的心对待不定的情,等于扇着自己嘴巴。

爱情流失的速度,像流水一样无情,转眼即逝,等待是不可能的,也是绝对等待不了的。无奈的是,杨光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了进去。对乔雪梅的爱情,他已经无法自制。

他正要向乔雪梅表明心迹,却发现已经为时过晚,乔雪梅已经爱上了另一个人。

这个男人就是李剑。

爱上的,不能爱;能爱的,爱不起来。

这种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往往缘于年轻的偏移,因为陌生,因为没有经验,因为第一次选择,人很容易偏离了轨道,偏离了方向,偏离了感觉,此刻的乔雪梅,正面临着这种状况,她一不留神就有了爱情。

爱本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她爱着一个不能爱的人,而李剑正是乔雪梅不能爱的人,因为李剑已婚,家有妻小。

杨光不服气乔雪梅爱上李剑,无论从那方面比,李剑都比不上他杨光。

论气质、论长相、论家庭、论文化,杨光都在李剑之上,李剑都在杨光之下,杨光最优越的条件就是单身,自由自在的快乐单身。

他不明白自己跟乔雪梅青梅竹马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彼此熟悉得跟一个人似的,他满以为自己很有把握的能把乔雪梅娶进家门,让乔雪梅成为自己的妻子,却想不到半路上杀出一个李剑,有了横刀夺爱的情景。

以他对乔雪梅的了解了,他知道乔雪梅就是一匹野马,一匹脱了缰绳的野马,又狂又烈。

乔雪梅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左右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驾驭的。她是那种一旦有想法,马上就会有做法;一旦有做法,立马就会付之于行动;一旦付之于行动,很快就会坚决走下去;一旦走下去,那就再也没有回头余地的女人。

套用俗语说,乔学梅是那种一根筋走到底的人。

第十章 迷失的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