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混乱的思维

  医院里的冷清,缘于刚刚结束的春节。

正月十五还没到来,除了偶然能听到一些稀疏的爆竹声以外,四周几乎一片寂静。

民间的风俗,只要正月十五没过,年就不算过完。这是不成事实的事实,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它都在蔓延,都在延续,都在续接。

夜晚的灯火,依旧闪烁,商店门前的彩灯、高楼大厦的霓红灯、民宅楼上的大红灯笼,彻夜通明、色彩斑斓。



节日的气氛,还留有余温,没来得及隐退,人们看电视的看电视、打麻将的打麻将、说笑的说笑、打闹的打闹。

街上的行人已经稀少,偶尔驰来往去的汽车,瞬时报以“嘀嘀”的汽笛声,响一响也一闪而过,不再留恋夜的冷清。

凄凉的街景恹恹欲睡,大地仿佛疲累了,困乏了,厌倦了,打起了瞌睡,就要进入梦乡了。



就在这时,一种沉闷的响声,击破了夜的宁静。那是种自由落体的声音,从一幢居民住宅楼上传出。

顷刻之后,夜又恢复了平静。不能安宁的是医院,不能欢笑的是躺在医院床上的人。一个本想结束自己生命,以求得解脱的女人跳楼了,被邻居拨打了120,送进了医院。

随着她的到来,安静的医院顿时被搅浑而变得纷乱起来。医务人员出出进进忙碌着,走廊里的脚步声琐碎嘈杂而连片不断。



丈夫李剑是后来赶来的。

手术室门口,李剑紧锁眉头,坐立不安,失魂落魄的他,无法镇定自己。

他的思维已经混乱,大脑开始发沉,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章程,比如心脏,比如脉搏,比如血液,随着事件的突发而加快了跳动的节奏和流动的步骤。

妻子乔雪梅生死未知,分分秒秒的世界,他都是在回味中度过。回味煮沸了他的焦虑,焦虑油煎了他的担忧,担忧蒸熟了他的思绪。



夫妻在一起的种种细节,让他心潮澎湃,不断感伤起伏,种种痛苦交织在内心,留下的是难以抹去的记忆。

记忆里,幸与不幸的点滴,已经都是其次,首当其冲的是,他看到了通向死亡的路——一张病危通知书。

赴刑场的感觉告诉他,妻子是他通向幸福的路径。没有妻子的日子,将是暗无天日的生活。事实上,丈夫离不开妻子,在于男人根本就离不开女人的典故。



这不是惯例,也不是知觉,而是本能的再现。

瞬间产生的直感,大有大风吹倒房屋的味觉,理性与感性的顺序变换,颠覆了他们应有的位置,剥离了李剑的感性思维在于理智独领风骚,而带动了李剑的清醒。

即便没有日积月累,他也明白,安放在他心目中正宗位置的依然是妻子。他在乎妻子,在乎家庭,在乎他们的儿子。



妻子由最初对他的崇拜,到对他的狂热,再到对他的平淡,然后变为冷淡。

系列都是妻子心理变化走穴的章节,也是常规夫妻生活的内容。所有人都这么一路走来,摸着自己的心,认可这种左手熟悉右手的过程。

认定妻子的角色没有高大起来,并不是妻子的角色就不高大。男人高大自己妻子的角色是深藏在心底的,关键时刻,男人会释放妻子的高大,比如即将丢失的时候,男人对妻子的发现总是别具一格的。



男人用从来没有发现妻子身上的东西,顷刻间,会突然冒出来一些思维,去品味人生,

男人用从来没有感觉到妻子的存在,霎那间,会悠然出现的一想法来,来思考生命。

男人用从来没注意妻子的表情,刹那间,会忽然展露出留恋她的音容,对幸福重温。

所有这一切的一切,不是来自男人对妻子的不重视,而是来自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或者说找不到陌生妻子的理由,来消失神秘,磨损熟悉。



第三章 混乱的思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