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借刀杀人

  乞灵山

夜子幽坐在院中的凉亭里独自饮酒,在他的满脑子里全是木易瑶的身影,派出去找她的人都无功而反,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什么找不到,为什么找不到,你们都是一群饭桶,滚,全都滚。”夜子幽爆呵着跪在凉亭外的人“都是一群饭桶,饭桶。”

贝林撒走了过来,甩了甩手示意凉亭外的人离开“幽儿又在为那女子失落?”

夜子幽喝着酒没有理会,贝林撒坐到他对面继续说道“不就一个女子吗?外面有的是,有必要这样借酒消愁,损了自己身子呢。”

看着一杯接着一杯猛灌酒的夜子幽,贝林撒一下子抢过他手上的酒杯放在石桌上,生气的呵斥道“现在不是你为女人失落的时候,只要你当了皇上,要什么女人没有,区区一女子就让你失落成这样,你还能成什么大器。”

夜子幽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贝林撒一把拉住了他,语气变得柔和“幽儿,贝叔叔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只要统一了中原做了皇帝,那女子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启禀幽王,贝大人,外面有人求见。”一侍卫来到凉亭外,禀报道。

“哦?是谁?”贝林撒问道。

“他只说是‘非人部落’的首领。”侍卫回道。

“好,请他到书房。”贝林撒继续说道。侍卫领命离开后,贝林撒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对夜子幽说道“如果有他和我们联手,区区‘幻魔宫’算什么,我们一样会一一铲平。”

“你就这么肯定他会帮我们?”夜子幽淡淡的说道。

“他既然会亲自找上门来,说明他有和我们联手的意思,不管怎么样,先到书房去会会他便知。”两人说着就朝着书房方向走去,在不远的花丛后闪出一个人影,跟着他们也去了书房。

一身白袍的轷乌汐被迎进了书房,贝林撒笑脸盈盈,而夜子幽却是一脸淡漠,他们客套的打了招呼之后,便坐到茶桌边喝起茶来,似乎谁也不想先开口说话,就这样一直沉默了好久,贝林撒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不知汐王到此所为何事啊?”

“哦,本王听说有人在这里称王,特地来拜访一下。”轷乌汐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这乞灵山山不清水不秀,方圆百里无人居住,也不知为何你们会选择这个地方建造宫殿,而且还能在这里养这么多人。”

“呵呵,汐王见笑了,见笑了,就因为这里地大广博,所以觉得这里还不错的。”贝林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在心里恨死轷乌汐这家伙了,既然跑这么大老远的来挖苦他。

“嗯,这里的确够宽的,千军万马也未必能填得满。”轷乌汐继续拿起杯子喝起茶来。

“啪”夜子幽一掌拍在桌面上,生气的起身指着轷乌汐道“你是来找茬的,是吧。”

“幽儿,坐下。”贝林撒一只手扯扯了夜子幽的衣服,眼睛却阴冷的看着轷乌汐。

“哈哈。”轷乌汐大笑道“本王是因为受一朋友所托,特地跑来这里送样东西。”他起身靠近夜子幽的耳边小声说道“你想知道我的这位朋友是谁吗?”

“本王没兴趣知道。”夜子幽气愤的把头转向一边。

“那就太可惜了,亏她还救过你,算了,本王告辞。”轷乌汐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却被贝林撒叫住。

“汐王请留步。”他不想错过万分之一的可能,和他联手的可能“请问,你的那位朋友是——?”

正当轷乌汐想要开口的时候,夜子幽一把拉着他跑出了书房,等贝林撒追出来时,已经不见两人的身影,他愤怒的一甩袖,眼神阴狠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庭院。

忽然,一个全身被黑衣裹得严实的人出现在他身后,他感觉到有人靠近,猛的回过头去,很警觉的向后退了两步“你是何人?”

“是来取你性命的人。”黑衣人一掌劈向贝林撒,贝林撒也很快避开,黑衣人取出腰间的长剑向他刺去,两人便开始在院中激烈的打斗起来。

夜子幽把轷乌汐带到自己的寝宫,关上门后,语气冷淡的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轷乌汐的眼睛快速的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除了桌子和床,没有其他特别的摆设“这就是你的房间?真寒酸啦。”

“哼,这里只是暂时的居所,真正的宫殿不在这里。”夜子幽说着便走到桌旁坐下。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个地方看起来一点不奢华。”

“费话少说,快告诉我,你的那位朋友是不是瑶瑶。”夜子幽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哈哈,没想到你的性子这么急,好吧,本王就告诉你,她就是你想找也找不到的瑶瑶。”轷乌汐走到桌边坐下后,拿起瓷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后轻轻啜了一口。

“她现在在哪里?”

“这个——,不能告诉你。”轷乌汐瞟了他一眼后又继续拿起水杯呡了一口。

“哼,不管她在哪里,我都会想办法找到她。”

“找到她又能怎么样?她又不可能嫁给你。”

“为什么不能?难道——你——和她——?”夜子幽的眼神带着阴冷,似乎要把轷乌汐撕成碎片一样。

“不要这样看着本王,不是本王,是另有其人。”轷乌汐故意装出有些害怕的样子,说道。

“是谁敢跟我抢瑶瑶,我一定会杀了他。”夜子幽狠狠的捏碎了拿在手上的水杯,眼神嗜血。

轷乌汐的借刀杀人之计得逞,以后木易瑶也怪不到自己头上,还会如愿的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也说不定“至于是谁,本王不方便说,你还是自己查吧。”说完后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放在桌子上“这是她让本王带给你的。”

“这不是我腰间的那块如意吗?怎么会在你手上?”夜子幽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一直佩戴的那块玉如意,什么时候掉的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上次她救你后回去才发现腰间多了一块玉佩,想一想应该是你的,所以叫本王来物归原主。”其实是轷乌汐在跟踪木易瑶救夜子幽的途中捡到的,木易瑶并不知道此玉佩。轷乌汐起身,撑开手中的白色折扇摇晃了两下“既然玉佩已经还回,那本王的事也算完成啦,告辞。”一个纵身,身影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院中的打斗还在继续,贝林撒已经受了伤,黑衣人依然紧逼不放,他眼神中的嗜血让贝林撒知道,他今天不杀了自己是誓不罢休。

“少侠跟我有何冤仇?非要致我于死地不可。”贝林撒知道自己继续打下去只有死的结果,对方的招势是越来越厉害。

“还记得二十多年前你杀了哪些人吗?哼,数不清吧。”黑衣人招招狠毒,是铁了心要致他于死地不可“他们还在地下等着你。”

“贝大人。”一个小兵突然跑来,发现有刺客,便大声叫道“来人,快来人,有刺客。”很快跑来许多小兵,迅速包围住了整个院子。

夜子幽也很快赶来,拿着剑就朝着黑衣人刺去,黑衣人一个闪身,身影很快消失而去,夜子幽收回剑跑到贝林撒身边扶住他“贝叔叔,你怎么样?”

“没事,只是皮外伤。”贝林撒看了看自己身体上多处的伤,还在流血。

“来人,快去叫大夫。”夜子幽对那些小兵喊道,然后扶着贝林撒朝着房间走去。

在宫外的密林里

一妖孽的白衣男子站在高高的树枝上,嘴角噙笑,一双鹰戾的眼睛注视着幽冥宫里的动静。一黑衣的竺影忽然窜到他身边,拿下自己的面巾。

“没有杀了他吗?”轷乌汐转过头看向竺影。

“只差一点。”竺影回道。

“不用着急,有的是时间,现在你已经是夜子幽身边的副将,想动手随时都可以,瑶瑶也潜入了自己人在里面,到时候接到通知就一起动手毁了这幽冥宫。”

“是,竺影明白。”一黑一白的身影很快飞离了树枝,消失在那遍密林里。

破庙里的秘密茅舍里

一身黑衣的耶律羽之坐在那里悠闲的饮着香茶,他已经在内陆呆了好长一段日子了,也没有打算回自己的沱沱国,国王已经来信催了好几回,让他快些回去,他却无动于衷。

“殿下,王又来信催了,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鹰拿着一封信纸来到耶律羽之身边。

“告诉父王,两月之后回去。”耶律羽之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拿起杯子继续啜着香茶。

鹰看着自己的主子,呆愣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还在想着刚才耶律羽之的笑容代表什么?这是他每次在想到瑶公主的时候才会有的笑容,难道两月后他会带着瑶公主一起回去?鹰使劲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应该是不会吧。

耶律羽之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台头看向左边的那一遍葱绿的树林,没有风,树枝却在不规则的轻轻摇动,平时林中还传来鸟儿的喳喳叫声,今天怎么就这么寂静,寂静得古怪,寂静得不寻常。

第九十一章 借刀杀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