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 那一天

  耶律羽之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台头看向左边的那一遍葱绿的树林,没有风,树枝却在不规则的轻轻摇动,平时林中还传来鸟儿的喳喳叫声,今天怎么就这么寂静,寂静得古怪,寂静得不寻常。

轻轻唤来旁边的侍从,在他耳边细语几声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很快的,从林中射出千万支箭直奔向茅舍,虽然茅舍周围已经空无一人,但是林中的箭依然不断的射来,把整个茅舍变成了像马蜂窝一样的,破烂不堪。

林中忽然传来相互撕杀的声音,一群黑衣人被另一群黑衣人的突然来袭丢弃了手中的箭,换成了长剑,两对人马都有死伤,另一群黑衣人忽然纵身消失不见踪影,让那一群黑衣人警惕的向周围看视着,小心的移动着脚步。

“哧哧哧”只听到剑割破皮肉的声音,那一群黑衣人很快便倒下二分之一的人,见势不妙,其中一人喊了一声“撤。”剩下的人便很快消失而去。

耶律羽之站在院中看着已经被箭射破的茅舍,眼神中带着些许愠怒,一身忍者衣裳的鹰来到他身后,抱拳道“启禀殿下,查不出那群黑衣人的来历。”

“知道了,退下吧。”耶律羽之依然看着茅舍,似乎感觉很平静,他知道,这次是在警告他,想让他快快离开内陆。

林中恢复了往日的鸟莺啼鸣,羽翼在空中盘旋,林中穿梭,欢快至极。耶律羽之望向那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鸟儿,这个地方他要离开了,会搬离到另一个更为隐蔽的地方去,只要他的愿望一天没有实现,就会有一天的时间呆在这里,他不会轻易放弃离开这里。

“殿下,已经收拾妥当。”鹰走了过来,对他说道。

“好,走。”耶律羽之说完,纵身朝着林中深处飞去。

紫竹林中的凉亭里,轷乌汐正闲然的喝着茶,一身夜行衣的小赖来到亭外,单膝跪地道“禀汐王,对方的忍者术让我们的人死伤过半。”

“这么说,他们很厉害咯。”轷乌汐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小赖,小赖低着头没有回答,对方的确很厉害嘛,这还用说吗。轷乌汐又拿起茶杯送到嘴边啜了一口,继续说道“看样子,只能用其他的方法赶走他了,想让他放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天渐渐暗了下来,又一个黑夜即将来临,轷乌汐起身走出凉亭,对站在亭外的小赖说道“派人监视耶律王子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一靠近瑶公主就马上告诉我。”

“是。”小赖转身离开。轷乌汐也很快闪身消失在竹林里。

幻王府

苌维幻整天陪伴在木易瑶身边,直到她月满之后,照顾着两个小宝宝,又照顾着她,害怕自己没有尽到当爹爹和相公的责任,等木易瑶和宝宝都睡下后,才会带着有些倦怠的身子走进书房。

“幽冥宫那边怎么样?”苌维幻边问着高朋边翻阅着桌上的折子。

“嘿嘿与呵呵已经隐身在那里,有任何动静都会来报,现在的幽冥宫里除了上次有人闯入刺杀贝林撒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动静。”高朋如实说道。

“地形图的确如瑶儿的办法可以一举歼灭幽冥宫,高朋,明天一早我们就进宫。”

“是。”

皎月正当空,一白色身影在城外的树林中快速穿梭着,身后不远紧紧跟着一黑色的身影,终于,他们停了下来,两人相互对视着,眼神中都带着轻蔑的愠色。

“没想到耶律王子也玩儿追逐的游戏。”轷乌汐说道。

“更没有想到会有人半夜三更偷入王府,不知有何居心。”耶律羽之道。

“哼,本王的事不劳烦你管。”

“哼,本王子的事你也别费心。”两人就像吵架的小孩子,把头瞥向一边,不再看对方。

“你也别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本王说过,不该你想的事就不要去想,否则,后果很严重。”

“呵呵,既然威胁本王子,不过本王子并不吃这一套,倒是汐王要好好想想,如果本王子在这里有什么三长两短,幻王妃会怎样对你。”

忽然,一阵风呼啸而过,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要把两人给推出很远的样子,片刻之后,两人便朝着相反的方向飞身离去。

苌维幻一大早便和高朋进宫去了,木易瑶也早早的起床来到院中习剑,好久没有这样放肆的大拳挥武了,真是舒服又带劲,全身的细胞都雀跃了。两个小宝宝有两个奶娘和姚夫人照顾,木易瑶又恢复到自由之身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去‘仙跡缘’看看了,真的好想司徒仙与司徒剑他们。

司徒黠装扮着苌维幻的模样出现在江湖中,让好多门派闻风丧胆,特别是他脸上那块黑色面具,足以让那些小人物吓得魂飞魄散,没有人见过幻魔宫宫主的真面目,他的眼神就足以把你给杀死。

他刚迈进‘仙跡缘’,司徒仙便把他引进三楼的碧幽阁,还没等他拿下面具,司徒剑端着茶点走了进来,关上门,司徒仙便说道“二哥的样子真的跟王爷有几分相似。”

“特别是这身黑袍,颇有些冷酷杀手的味道。”司徒剑放下茶点,为司徒黠沏上一杯热茶。

“哈哈,可是取下面具之后,这一切都没有啦。”司徒黠取下面具,拿起热茶啜了一口。

“这倒是,你的这一张脸即使没有表情也不觉得冷酷,带上面具只看眼神就稍稍有那么一点。”司徒剑拿起面具在司徒黠脸上比划着。

“剑剑,今天瑶瑶有可能会来哦。”司徒仙知道司徒剑这半年多没有见到木易瑶,他的心都在狂燥,幻王府他是不会踏入一步,所以只有等木易瑶来这里。

“是吗?那,我出去啦。”司徒剑装出很平静的样子,转身就箭步流星般滑了出去。

“四弟他真的就打算这辈子单恋下去吗?”司徒黠看着司徒剑跑出去就溜没影了,转过头对司徒仙问道。

“二哥,为了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女人,你不是一样还单身着吗?”司徒仙看着司徒黠,她这个二哥一样是个痴情种,幸好大哥早已结婚生子,否则,她们司徒家真的就——,唉。司徒仙默默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眼神慢慢的伤感起来。

望向窗外,看着那繁华的街道,如潮涌的人群,司徒黠仿佛又回到他与耶律凤莹相遇的那一天。那一天,他离开幻魔宫朝着‘不眠山庄’行驶而去,在经过一遍树林时,听到前面传来女子凄惨的哭声,于是,便加快马力朝着哭声奔了过去。

“小姐,呜——,小姐你醒醒啊,呜——不要吓烟儿啊,呜——,小姐——,呜——。”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跪在一倒在路边的女孩身边哭喊着。

司徒黠跳下马走了过去,女孩一看到有人过来就急忙抓住他的衣服求救到“公子,请您救救我家小姐,救救我家小姐,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您。”

“你家小姐怎么会倒在这里?”不会是偷偷离家出走的吧。司徒黠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女孩,因为他家四弟就喜欢偷偷离家,还在外面过得逍遥自在,一几岁的小孩儿就喜欢这样,何况是十二三岁的女孩儿呢。

“我家少爷走丢了,我和小姐是出来找的,小姐可能是太累了所以就——,就这样了——。”叫烟儿的丫鬟说着说着又开始伤心的哭了起。

司徒黠检查了一下躺在地上女孩的脉搏,摸了摸她的额头后对烟儿说道“你家小姐没事,只是晕过去而已。”说完便抱起女孩朝着自己的白马走去,烟儿急忙起身跟了过去。

一匹白马驼着三人来到最近的一个小镇上,找了一家好一点的客栈住下,叫来店小二到药房去抓了药来熬上,烟儿一直守在旁边,感激的看着司徒黠为耶律凤莹忙来忙去。

终于在次日,耶律凤莹醒了过来,看着爬在床边睡着的烟儿,抬眼望见窗台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他一身淡蓝色衣袍,很专注的看着窗外,他是谁?

司徒黠慢慢转过身,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他,那双眼睛如山泉般清滢,她似乎知道他救了自己,起身跳下床走到司徒黠身边,向他行着自己国家的大礼,清亮的声音响起“谢谢公子救命之恩。”

“我只是凑巧碰到,举手之劳而已。”司徒黠扶起耶律凤莹坐到桌边凳子上“你的身体还未曾康复,不要动不动就趴在地上。”

“公子能否告知这里是哪里?有没有见过七八岁左右的男孩儿?”耶律凤莹有些急切的问道,找自己的弟弟才是最重要的。

“这里是一个边境小镇,七八岁的男孩街上随时都会看到,他们都背着书包上学呢。”司徒黠说的可是实话,没想到把耶律凤莹给弄哭了。

她是一路上问着找来的,有人在一月前看到一个满身脏稀稀的男孩朝着前凉国去了,便一路上跑着来到这里,没想到却晕倒在路上,她担心着自己的弟弟,害怕自己的弟弟被别人欺负,吃不饱还要露宿街头,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在外面受苦,她就很心疼。

她的哭声越来越凄惨,烟儿被哭声吵醒,急忙跟到耶律凤莹身边“小姐,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告诉烟儿。”

第九十二章 那一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