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情愿相思苦

  怎么办?我不能告诉他我是从几千年后灵魂穿越过来的吧,他会信吗?“维幻,我现在好想听音乐,你们快弹奏一曲,让我的耳朵快乐一下吧。”木易瑶转开话题,向苌维幻撒娇道,这可是女人真服男人的一种方法。

“好吧。”苌维幻从衣袖里拿出箫放在嘴边,司徒黠坐到琴边,两人很有默契的奏响了清脆悦耳的音乐,时而清泉潺潺,时候清风徐徐,时而娇莺婉转,时而金石丝竹。

木易瑶听着美妙的音乐,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轻武起来,她闭着眼睛,想着在电视上看到的舞而模仿着,她的动作虽然轻盈,武姿优美,可是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打太极,似水柔美。

曲终武毕,木易瑶依然陶醉在那宛如幽兰的音乐中,她依然闭着双眼,站在院中,头仰着,双手放在胸前,好像在向老天爷祷告一样的。

苌维幻与司徒黠却还在为刚才木易瑶的武姿而惊讶着,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是哪门哪派的武术套路,柔中带刚,如行云流水般轻柔匀缓。

“王爷,耶律王子要见王妃。”高朋的出现打断了正在惊讶和陶醉的三人。

木易瑶一听到耶律王子要见自己,便急忙跑到高朋面前“他现在在哪里?”这让苌维幻很是不高兴,于是大声对高朋说道“不见。”

高朋看了看王爷,又看了看王妃,然后又从王妃看到王爷,不知何如,一听王爷的口气就是生气了,可是王妃还等着他回答,这可怎么是好啊,于是小声对木易瑶说道“他在‘仙跡缘’。”

木易瑶似乎并没有听见刚才苌维幻生气的说‘不见’,依然高兴的向苌维幻笑了笑后跑进了房间。站在那里的苌维幻一动没动,他双拳紧握,脸上乌云密布,眼看就要暴风雨来临。

司徒黠起身抬手轻拍在他肩上“看得出王妃爱的只有你,耶律王子只是朋友而已。”

“我知道,只是那耶律王子就不一定只把瑶儿当朋友。”苌维幻的脸慢慢转晴。

“你是害怕他会抢走你的瑶儿。”司徒黠了解的点了点头。

苌维幻转身走到桌子前坐下,为司徒黠倒了一杯茶后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拿起轻抿一口后看向屋子,眼神中似乎有说不出的害怕,如果生命中没有她,他会活得这么有意义吗?

高朋一直站在一边看着屋子又看着苌维幻,王爷的心里只有王妃,容不下任何其他男人对王妃有半点想法,幸好自己没有半点资格去爱她,否则——。

“王妃的性格开朗爽直,真诚而果断,独立而豁达,不光男人会喜欢,女人也会喜欢。幻,我们不能去阻止别人喜欢她,可是她会选择喜欢谁啊,她爱的是你,又是你的王妃,现在还怀了你的孩子,这就说明,除了你,她不会再去爱其他人。”司徒黠坐到苌维幻的对面,喝了一口茶后说道。

苌维幻转晴的脸上慢慢有了笑容,也许是自己太害怕失去,所以才会对那些喜欢瑶儿的男人锱铢必较吧,一向豁达大度的自己到哪里去啦。

“高朋,就说王妃身子不便,请耶律王子到这里来相见。”苌维幻忽然精神矍铄的说道。

“是。”高朋转身高兴的离开了。

房间里

木易瑶坐在桌前看着书,她知道苌维幻慊慊于怀,是因为他太在乎自己,害怕别人会把自己从他身边抢走,因为自己也曾经为爱受过伤,所以她不会离开他,要永远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她将会用一切行动来证明,到死都会在他身边。

一个黑色高挑的身影踩着稳重而轻盈的脚步来到她身边,伸手温柔的拿掉她手中的书后轻轻拥入怀中“瑶儿,对不起,刚才我的语气重了些。”

“我喜欢这个宽厚的胸膛,永远也不想离开。”木易瑶轻轻说道。听到她的话,苌维幻说不出的喜悦,轻轻吻上她的头顶,没有山盟海誓,没有蜜语甜言,一切永恒都在默默中开始,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幸福的笑容。

坐在院中悠闲的喝着茶的司徒黠抬头看了看天色,夜幕降临,月亮已经挂在了天上,繁星点点。李姨快步走了过来“司徒少爷,晚膳已备好。”

“辛苦李姨,您先去忙吧,用膳之事我去对王爷王妃说就是。”司徒黠微笑着礼貌的说道。

“是,有劳司徒少爷。”李姨看了一眼开着的房门,又急忙离开了。

司徒黠看向房间时,只见苌维幻牵着木易瑶的手幸福的向着这边走来,真是有些羡慕这对良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遇到那个让自己心怡许久的人,能幸福的度过余生呢。

“哎——。”司徒黠抬头望向星空。

“黠是在思念远方的佳人吗?”苌维幻知道他的心思,那个在他心里装了十几年的女孩儿。

木易瑶看着两人,似乎明白了苌维幻口中那个佳人是司徒黠日夜思恋的女子,她是谁?为什么只能思恋而不能在一起呢?

“现在我们去用膳吧,我的肚子都有些饿啦。”司徒黠回避着这个话题,起身往用膳厅走去。

这顿晚膳是在司徒黠“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中结束的,看着醉得不省人世的司徒黠,木易瑶有些怜悯起他来,等苌维幻扶着司徒黠回房间睡下后,向苌维幻问起了他的事。

“维幻,能给我讲讲关于二哥与那位佳人的事吗?”

“应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黠从这里回‘不眠山庄’的路上,救了一位因脱水晕倒的女孩儿,后来才知道,那女孩是沱沱国的公主耶律凤莹,是为了找寻自己的弟弟才带着丫鬟来到内陆的。”苌维幻和木易瑶手拉手,朝着梅香阁走去“她回国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黠因为她,一直未娶妻,他也曾想忘记凤莹公主的,确没有成功。”

没想到会有这么痴情的男子,为了心爱的人终身不娶,太让人感动啦“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木易瑶不由自主的念起了胡适的诗。

“瑶儿是要帮黠?”苌维幻问道。

“耶律羽之来了正好问问凤莹公主是否嫁人,如果她也未嫁,那就说明一件事。”

“什么事?”苌维幻急切的问道。

“哎呀,你们男人怎么就这么笨呢,当然是她也思恋着二哥啦。”男人有时候也会变白痴啊,哎,木易瑶无奈的摇了摇头。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苌维幻的开心表情就像小孩儿得到糖果的模样,忽然间,苌维幻又变得情绪低落“听说沱沱国从不与外族人通婚的。”

“规矩是人定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呀。”走进房间,关好门,两人坐到桌边。

恐怕很难,苌维幻想着,就像国家的律法一样,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改变的,除非是万人之上的尊者,他的一句话就如九鼎,无人敢驳。

看着苌维幻沉默无语,她就知道,想要改变这迂腐的古人思想,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看来,我们必须要下点苦功啦。”

万籁无声的‘幻魔宫’从繁星点点的皎月之夜慢慢苏醒,晨曦的晶莹露珠慢慢的从花草树叶间滑落,早起的鸟儿开始觅食,金色的第一缕阳光铺满了整个‘幻魔宫’,本就金碧雄伟的宫殿变得更加神秘辉煌。

耶律羽之在高朋的引领下,顺利的来到这机关重重的神秘地带,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木易瑶,自从离开南燕国后,就没有哪一天不思念她。其他随从依然守候在那破庙的隐蔽雅致的茅舍,只身一人来到这里。

一走进‘幻魔宫’,就看见两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院中,一位是真诚的微笑,一位便是微笑中带着敌意。耶律羽之当然知道那个带着敌意的便是只闻未见的幻王爷,而他身边的那位便不知是谁。

“耶律王子,欢迎欢迎。”苌维幻热情的上前迎接道。

“幻王爷客气客气。”两个桀骜的男人在那里虚伪的做着拱手的礼节,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客气的话。

“司徒黠见过耶律王子。”司徒黠很真诚的拱手说道。

“不必多礼,不知瑶瑶在何处啊?”耶律羽之很直接向司徒黠问道。

司徒黠有些为难的看向苌维幻,在见到苌维幻有些难看的脸时,便笑容可掬的对耶律羽之说道“瑶妹她身体有些不适,在房间里休息,请耶律王子到厅里先喝茶等候。”

“啊?身体不适?我还是想先去看看。”耶律羽之很是担心的说道。

“瑶儿她在休息,耶律王子不用担心,也许是因为肚子里的宝宝太调皮,让瑶儿身体有些感觉疲惫。”苌维幻努力忍着要发飙的脾气,微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先去喝茶,等瑶瑶好些了再去看她。”耶律羽之说道,他是故意惹苌维幻生气的,没想到他真能忍。

来到前厅坐下,三个男人都静静的喝着茶,空气中似乎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让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像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北极。

终于,一个雀跃的脚步声让屋子里的气氛继续升温,瞬间变成了春天,耶律羽之急忙起身,想要在第一时间将那分别以久的人儿拥入怀中,没有想到的是,苌维幻的动作比他快了一步。

“瑶儿,小心肚子里的宝宝。”苌维幻细心的轻轻的用双手扶住木易瑶。

“嗯。”木易瑶幸福的向苌维幻微笑着点头后,看向耶律羽之“几日不见你又长高啦,哈哈。”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长高。”耶律羽之看着木易瑶,开心的说道。司徒黠与一旁的高朋偷偷抿嘴笑着。

“可是你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啊。”木易瑶半开玩笑的对耶律羽之说道“对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想问你。”

“哦,对你很重要的事,对我是不是也很重要啊?”耶律羽之有些调皮的问道。对他来说,木易瑶的事他都会当做自己的事来做,就像教她的那一百名隐士的忍者术一样。

“也许是吧。”木易瑶看着耶律羽之有些孩子模样的表情,神秘的说道。

第八十七章 情愿相思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