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有缘终会见面

  阳光像耀眼的黄金撒遍整个大地,‘仙跡缘’里早早的就门庭若市,宾客满座。夜子幽每天都会很早的来到这里,独自坐在大厅里喝茶吃早点,每天都会听到一些关于朝中之事。

夜子幽跟往常一样,早早的坐在了‘仙跡缘’的大厅里,今天他不是独自一人,身边跟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就是贝林撒。两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喝着早茶,吃着早点,耳朵却在人群中搜索着新的关于朝中之事。终于,在隔壁桌传来了他们盼望已久的新闻,可是他们听到的并不是幻王爷死的消息,而是——。

“没想到那传说中的‘七彩莲花’果真有起死回生之效。”又是上次那两个一高一矮的男子。

“如果不是它,幻王爷真的就只有等死咯。”矮一点的男子边喝茶边说道。

“幻王爷如此年轻俊貌,死了也太可惜啦,再说,如果他真的死了,朝纲会大乱。”高一点的男子很小声的说着‘朝纲会大乱’几个字。

“怎么会呢?”

“你不知道,幻王爷还没死,朝中那两个元老就开始抢夺兵权啦。”

“天啦,也太不把王上放在眼里了吧。”

“哼,那两个老家伙根本就没有把王上放在眼里,因为王上总是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就以为王上好欺负。”

“现在幻王爷没事了,他们会手足无措吧,哈哈。”

两人的谈话让夜子幽狠狠的咬紧牙齿,扔下银子,快速起身与贝林撒甩袖离开。站在三楼的木易瑶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便转身进了碧幽阁。

“你的另一个身份什么时候重出江湖?”木易瑶坐到苌维幻身边,问道。

“你很想看我冷酷的一面?”苌维幻宠溺的看着她。

“这可是剧情需要,再说,幻魔宫宫主的身份浪费掉多可惜,江湖上各大门派都畏惧的神出鬼没的邪派。”木易瑶端起水杯往嘴边送,爽快的喝了一口再放下。

“你怎么这么清楚?我记得从来没跟你说起过。”

“你不说有人说啊,现在凭我的实力,想知道什么不行。”哼,我的动察力也是很强的。

“哈哈,是啊,你身边除了呵呵与嘿嘿两位能人之外,还培养了一百个武功高强的隐士。”如果不是翟稹告诉我,你是真的要瞒着我啊。

“他们可都是我从曹将军手下挑选出来的精英,专门负责收集情报的。”

这么说王兄也知道,他的嘴可真严啊,既然不把瑶儿在他手上要人的事告诉我,王兄,我记你过。苌维幻在心里恨着苌维熙。

司徒剑先轻轻敲了敲门后走了进来,白了一眼苌维幻后,对木易瑶柔声说道“耶律王子派人来信说,他二天后在城外的万圣寺等你。”

苌维幻的心像重了一箭,她既然要和沱沱国的耶律王子幽会,为什么还这么大胆的在我面前说出来让我听到,心好痛啊,心好痛。

“嗯,知道了,剑,帮我准备一件礼物,我要好好谢谢他。”木易瑶一副开心的样子,让苌维幻看了心更痛,她见那家伙就这么开心?

“是,我这就去准备。”司徒剑瞟了一眼苌维幻,在心里偷偷的笑着,看到他难受的样子真开心,便转身离开。

“瑶儿,那个耶律王子——?”他故意拖长声音,想听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因为他帮我训练了那一百名部下的忍者术,过几天他就要回沱沱国了,所以我一定了好好谢谢他。”木易瑶很爽朗的说道,虽然她看出他心里的不快。

他要回去了,太好啦,不用再担心他和瑶儿幽会了。苌维幻终于轻松起来,有一位司徒剑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的,他忍,虽然知道木易瑶只把他当兄,但是他不会把她当妹啊,还是那副对她柔情似水的样子,看到就窝火。

“瑶儿,你有孕在身,出行也不方便,礼物还是让司徒剑拿去给他吧。”他还是担心会多一个情敌,就连夜子幽那家伙看瑶儿的眼神,是很明显的爱慕,虽然她已经是自己的妻子,并不代表别人会在乎,所以一定要好好保卫自己的婚姻。

“感谢人家要有诚意,我会注意自己的身子。”虽然有四个月了,肚子也只凸出了一点点而已。

苌维幻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翟稹和司徒仙走了进来,翟稹开口道“一顿早餐也吃得太久了吧。”

“听说夜子幽出城了。”司徒仙说道。

“他一个人?”木易瑶问道,两人就像聊家常一样的。

“身边跟了两个随从,骑马出城的。”司徒仙坐到她身边。

“太好啦,维幻,你这幻魔宫宫主该出场了。”木易瑶看着苌维幻,眼神中有盈盈碧波荡漾。

正在他看着木易瑶晃神的时候,翟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是啊,自从那次下山之后都快两年没有幻魔宫的消息啦。”

“嗯,知道啦。”苌维幻喝了一口茶,转头看向窗台外,眼神恢复了他当年的阴邪本色。

‘不眠山庄’里

司徒凤坐在大厅里喝着茶,司徒黠站在她面前“奶奶,这次孙儿去幻王爷那里可能要很长一段时日才会回来,你老人家可要保重身体等孙儿回来啊。”

“你是害怕奶奶等不到你回来就去见你爷爷啦?哼,小看我老人家了,奶奶的身体好得很,吃得睡得,还蹦得。”司徒凤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开始蹦。

“奶奶,奶奶。”司徒琦一走进来就看到司徒凤在那里蹦,急忙跑过去扶住。

“你们俩小子。”司徒凤看着左右两个扶着自己的孙子,心里那个开心“好啦,黠儿放心去,奶奶我等着你早些回来呢。”

“奶奶,哥,我去啦?”司徒黠带着一点调皮,说道。

“仙儿和剑儿那里,你也一定去好好看看。”司徒琦就像父亲一样的对司徒黠嘱咐道“奶奶明天要去王宫住几天,陪陪烨峰叔叔。”

“是天儿带信来的?”一想到木易烨峰那悲恸欲绝的样子,司徒凤就心疼,为什么婉儿就忽然的这样走了,怎么忍心让深受着她的人在余生中整日痛苦思念呢。

“嗯,就刚才接到的信函。”司徒琦点头道。

“峰儿如同我亲生,去陪陪自己的儿子是很开心的事。”司徒凤脸露幸福之色。

“让烨峰叔叔从悲恸中恢复过来,也只有奶奶您有这本事。”司徒黠有点讨好的说道,但他所说的也全是真话。

“是啊,奶奶,烨峰叔叔什么心事都喜欢跟您说,这次去王宫,说不定他会把所以痛苦的心事都对您说出来,您可要好好安慰呀。”司徒琦说道。

“嘿嘿,那当然,他可是我疼爱的儿子耶。”司徒凤乐滋滋的说道,然后对司徒黠甩甩手说“你快走吧,要不然就露宿荒野啦。”

“嗯,奶奶,哥,那我就走啦。”

“走吧走吧,把我带给仙儿与瑶儿的礼物送到。”司徒凤再一次向司徒黠甩了甩手。

“一定会带到的,放心把奶奶。”司徒黠说完后便转身走出了大厅,身影洒脱而飘逸的朝着山庄外走去。

司徒凤敏捷瘦小的身影快速窜到了房顶向着最高的塔楼飞跃而去,司徒琦站在院中看着,无奈的摇着头,他的这个奶奶什么时候才会不这样啊。司徒凤站在高高的塔楼上,看着司徒黠骑着马消失在森林之中后,才慢慢走下塔楼。

天边一团鲜红,那是夕阳的美丽颜色,夜子幽与两个随从在骑马经过一遍茂密森林时,突然冒出一群黑衣蒙面人,动作神速的牢牢的把他们困在中央,手中的长刀闪着阵阵寒光,如鹰的阴冷眼神直射向夜子幽。

林中的鸟群感觉到杀手,急速的扑扇着翅膀远离而去,一阵刀光剑影响彻这遍森林,两个随从很快倒在血泊之中,只剩下夜子幽独自奋战着。这一群黑衣人就像是阎罗殿来的使者,冷漠凶狠,夜子幽一个人之力是无法脱身,身上已经有好几道伤,流血不止。

一个白色身影从天而降,拉起夜子幽很快飞离而去,因为流血过多的原因,夜子幽眼睛开始模糊,他看清楚了那个救他的人的脸,在闭眼的那一刹那,他轻轻喊道“瑶——瑶——。”

苌维幻站在高高的树尖之上,风吹动着他身上的黑袍和长发,眼神带着有些愤恨的意味,只差一点就杀了夜子幽,为什么她又出来救走他,真是恼而不解。

夜子幽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客栈的房间里,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瑶瑶。”他想起救他时那熟悉的面孔,忘记自己已受伤,急忙起身准备下床,伤口的疼痛让他咬牙‘嘶’了一声。

坐在桌边喝着茶的木易瑶转过身看向他“怎么?盟主觉得没有死是不是感到遗憾啦。”

“瑶瑶,真的是你救了我,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夜子幽惊喜的说道“谢谢你。”

“救你只是偶然,对了,你是怎么得罪幻魔宫的人,为什么他们要杀你。”木易瑶又继续喝起茶来,不再看夜子幽。

第八十四章 有缘终会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