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怎么是你

  格格的脸立刻阴沉下去,不愉快的镜头又浮现在脑海,还有金霖的所做所为也叫她心痛。

“霖就是性格冲动,不过他已经好多年不这样了,他就那么不管不顾的扑过去,幸亏是我,灵机一动立刻录了像,不然,肯定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去做文章了。”黄头发喜滋滋的跟格格邀功。

“什么,他第一时间来救我?”格格一愣,不敢相信。

“是啊,他那样子我许多年没见过了。”黄头发将头重重依靠在沙发上,一脸怀念的表情。

“他——平常不是这样的么?”

“当然啦,当他年少轻狂时,没少干过这种事,不过啊,自从他家里出了事后,那家伙每天摆着一张冷脸,有时候真想打他几拳,把他那拽拽的劲儿给他打掉。”黄头发说起金霖来喋喋不休,带着点儿兴奋。

格格默默的坐着,听黄头发回忆当年的金霖是多么的热血冲动,而对于弱小又是多么的温柔可亲。忽然金霖的身影与王子完全的重叠在一起,正朝着她微笑出一片璀璨的阳光。格格觉得心里的某扇门刺啦一声打开了,有温热的东西一股脑的涌了进去,等再要合上却怎么都关不住。

“黄哥哥,你坐坐,我有件事情赶着去办。”格格兴奋的跑了出去,扑面而来的风里都带着压抑不住的欢乐的味道。黄头发在后面追着喊道:“小格格,早点回来陪哥哥吃饭啊。”

格格再回来时就比较晚了,想到那个暴躁的家伙又要发脾气了,她更是加快了脚步。才进门,大厅里没人,四周安静得厉害。金霖一定还没回,不然肯定会暴跳如雷的给自己打电话,格格觉得整个一天她都幸运到了极点。

悄悄推开金霖卧室的门,迎面而来的味道跟金霖身上的很像,有淡淡的薄荷的香味。里面漆黑一片,格格紧握着手心里的东西,珍宝一般。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门吱呀一声关掉了,格格摸索着周围的墙壁,想找到开关把灯打开。

这是第一次进金霖的卧室吧,格格有些头大,怎么找不到开关呢?算了床头灯那总该有吧。她死劲眨了眨眼睛,准备朝着应该是床的那团黑影摸过去。

还没等挪动步子,一个黑影忽然重重的将她抵在墙上,强烈的酒气传过来,然后她的唇上便是温暖润湿的一片,大股大股的薄荷香味冲斥着格格的呼吸,她想要挣扎,却总逃不过唇瓣被人噙在口中,啮咬轻啃。黑暗中,沉沉的喘息声和凌乱的脚步声震撼了她的耳膜。

强有力的手一捞将她打横抱起,扔在床上,她想要努力爬起来,那人却将她重重的压了回去,她陷在绵软的床里,动弹不得,只好将头扭向一边。

那人用力捏住她的下颌,把她的头硬生生地扭了过去,又吻了上来。唇再次被堵住,这次却深入得多,肌肤的热度和缠绵的摩挲,使得格格的身子轻颤,她知道那人是谁,可是居然无法反抗!感觉到他修长的手指抓住她的手,慢慢打开她的手心与她十指交握……

怎么是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