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三)

  看着金霖凶恶的脸,格格的心脏不停战抖着:“不,先生,我没,我是……在发呆。”

“过来,跪下!”金霖指了指面前的地板,格格连忙跪下来,心里祈祷着,只是跪一下还好,别打我,我害怕,别打我。

“先生,开饭了。”Miss刘适时的在外面喊道。

金霖这才放过了她:“不准吃晚饭,直到你不恨我为止,看看谁给你的衣服和食物,谁让你上全国最好的学校,不知道感恩的东西,跟你下键的母亲一样。”

“不是,她不是!”格格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怒目瞪向金霖,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唇齿间尽是血腥的味道。

充满血腥的还有被反驳的那人,他危险的转过身来:“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母亲不下键,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你不可以侮辱她!”热血冲昏了格格的头脑,她歇斯底里的朝那个侮辱自己母亲的恶人怒吼道。

“看看你的骨头是不是真的那么硬!”金霖碰的一声拉开抽屉,取出那条乌黑的鞭子,抽屉很响的掉在地上,摔得破烂不堪,这声音终于拉回了格格的神志,她看着浑身布满冰冷怒气的那人,还有他手里又粗又结实的皮鞭,心堕入了恐怖的谷底。

还是没忍住,她又犯错了!

“你别过来”,格格害怕的向后不断挪动着身子,泫然欲泣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根晃悠悠的鞭子,不是第一次了,所以那疼痛欲裂的痛苦早已经深入她的骨髓。

格格慌乱的想到了今天学的生物定理,条件反射,如果有人经常用皮鞭打一只狗,久而久之,那狗只要一看到鞭子,浑身就会感受到痛不欲生的鞭挞的痛楚,就像现在一样。

格格将小小的身子尽可能的蜷缩在墙角,像极了受虐的小狗,哀哀的等着那痛楚的来临。

金霖狠狠的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皮鞭,满意的看着格格的身子本能的随着皮鞭战抖了一下,她的脸色苍白的像纸一样,眼里是认命的麻木。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道歉还来得及。”金霖冷冷的打量着她,第一次发现她居然这么瘦,有些营养不良的脸,露出衣袖的那段手臂消瘦得像根小竹竿,扪心自问,吃的方面可从来没亏待过她啊!

他决定了,如果她肯认错,今天就放过她。

格格眼里看到一记希冀的曙光,她连忙跪好,挺直了身子:“对不起,先生,我错了。”

金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至少找到了一个可以不打她的理由,他的语气在不易觉察的变得柔和:“你都错哪儿了?”

楔子(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