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二)

  格格从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车内走下来,面前是幢欧式的庄园式别墅,里面有上百间的房间,住的人却少得可怜,大部分是她一个人,偶尔那人会回来小住。

屋里的空气似乎凝滞了一般,格格一闭眼一咬牙,走进书房,首先看向那人的表情,轮廓深邃的五官没有暴怒的迹象,黑夜般的深瞳平淡得看不出感情的波动。成熟稳重的样子,谁能看得出他不过才24岁,金霖放下手里的文件,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

以这么小的年纪,要出任堂堂一个帝国集团的总裁,他常常觉得身心俱疲,但是父母留下的家业必须要有人守护,他有雄心,也有信心,能够让家族的生意更加的辉煌。

帝国集团现在仅仅在世界财富榜上排名二十,30岁的时候,他希望能够让集团跻身进入前五的行列,所以,在此之前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良久,他才转而看向那个怯懦的小身影,苍白而惊惶,微微下垂的眼角,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可怜,忽然有种想要去拥抱她的冲动。但是立刻,金霖对自己的这种冲动充满了鄙夷,她身上流着那女人的血,都是下键的,不好好管教以后就会步她母亲的后尘,不能有丝毫的心软。

“你过来,”他向她招了招手。

“是,先生,”格格,恭顺的回答道,他从来不准她叫哥哥,都必须要称呼先生,她走近时,看到他眼底深刻的鄙夷,心底刚刚愈合的伤口,仿佛正被一把钝刀,慢慢的重新割开。

“叫你背的《女诫》,你背好了吗?”金霖冷冷的打量着她,怎么看都越来越有股狐媚的味道,难道头发该全剃掉会比较好?

“是,先生,”格格紧张的答道,眼神立刻警惕的看向金霖身边的抽屉。

果然,他修长而骨节突出的手指熟练的拉开了那抽屉,一根乌黑的皮鞭赫然出现在格格眼前,格格明显的瑟缩了一下,金霖感觉到了,嘴角淡淡的泛出一丝满意的笑意。

翻开桌上放着的《女诫》,那微薄而性感的嘴唇吐出的却是来自地狱般的声音:“第二十页开始。”

“妇行第四。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格格的声音有些战抖,幸好她把这本书,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其实她的记忆力超群,但是,为了防止到时候害怕会发挥失常,她总是像得了强迫症似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恩,还不错。”金霖满意的合上书,格格趁机看了看房里的钟,还有几分钟就七点了,七点开饭,然后吃晚饭,他会回房打国际长途,和美国那边的分部开**会议,等他开完应该是十点半左右,早过了她的睡觉时间,他即便去她房里,也不会惊醒她,只会常规似的看看。

想到这,格格的眼里闪过一丝希望的神采,这些全部尽收在金霖的眼底。就这么如她所愿的放过她?金霖优雅的以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格格死盯着金霖手上一块天价的钻表,希望这种折磨早点结束,那块钻表是他最近买的,据说是泰坦尼克号的残骸做成的,价值200多万,格格于是发狠的想,泰坦尼克号下沉的时候怎么不把他带走,这个人间的恶魔。希望那表里藏着泰坦尼克号的诅咒,从此他厄运缠身。

“瞪什么瞪!你对我有意见?”金霖狠狠的问道,刚才还平淡的眸光忽然锐利得像刀一样。

楔子(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