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爱情一百(1)

  1

星期天,我们搬东西,没有找别人,一件一件的。我以为搬东西也许会搬出来伤感,伤感也许是有的,一件东西都代表一件事情,快乐幸福的和心伤难过的,都会让人思考几秒。即使伤感也是没用的,事已至此。如果重新决定的话,结果还只能如此。

先给我搬了,又给她搬。没有空闲去回答别人的问题,搬回来了就是搬回来了。

天蓝的东西也搬完,彼此讪笑着说再见。不再见还能再做什么呢?

校园里好像空荡荡的,稀稀拉拉的行人,臃肿得很难看。也没有悠闲的感觉,心灵也是空荡荡的,所有的幸福就是在清醒的时候自己做了这个分手的决定,分手总是让人为难的,而我做出来了。为了我和天蓝各自的幸福,分了好。

接下来几天又是晴天,心如止水,没有沮丧也没有激情。我以为我会全心的投入学习,现实是那么凝滞,宁愿坐着发呆也不愿去啃书本。上课也是呆呆地坐着,看看老师,把课本翻到要讲的一页摊在桌子上,直到下课也不去动它。

时不时的会叹一口气。我劝自己现在的好,不是不想欺骗吗?不是也厌倦忙碌吗?现在就是了,想干什么都有时间。事实是我什么都不想干。甚至连牙都不想刷,路也是慢慢的走。我还试着想依然装下去的情形,想了一下就摇头,那不行。我的精力都不允许我那样做,我精力不充沛,不会分神。

在寝室受到了不下十次的询问:怎么回来了?我说分手了。接着就被人不断问:怎么分手了,是不是玩过人家以后没有新鲜感了?我说我们不合适。第一次被问,费了好大心思去想答案,怎么回答才合适,慢慢就不用想了,因为他们并不会真的关心我,不需要多么合理解释。我记得李青月说:分了好,加快新陈代谢。不知是安慰我还是幸灾乐祸。我相信是前者,他在让我别看的太重。谢长风宋词梁又春没有让我出去喝酒,没有给我浇愁。安慰的话也不多说,大概这就是知己。

这是我自己的事。

令我不安的是我还用着天父给我的手机。

这件事宋秋雁也知道了,可能是听宋词说的吧。在路上碰见她,她吃惊甚至带着责备的口吻问:你和天蓝分手了?我无力地笑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她和别人一样,接着问:我感觉你们挺合适的,好好的怎么分手了?我苦笑着说:被甩了。她说:我不信。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信,即使她真的相信她也许还会说她不信吧,这样表示她认为我不该那么差劲。我说:是真的。她说:真不知道你们男生怎么想的。

事实谁说的清楚呢?除了天蓝谁也不能理解我。在天蓝面前,我又没资格提出分手,和她相比我简直是小丑——尤其是分手后,我更这样认为——为了少点解释,只好说天蓝把我甩了。

没有了天蓝,我的大学一无所有。冷冷清清。



第二十章 爱情一百(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