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凯旋(1—2)

  1

早早起床,匆匆吃了份热干面,拎着大包小包就坐公交车去火车站了。

火车站人还是很多,虽然我们学校的大部分昨天已经回家,人还是多也并不奇怪。多次从这过还好奇:不逢年过节的怎么这么多人啊?后来想通是你没有事别人有事,没事的还想出来转转呢,太正常了。

来的有些早,就在那等。她开玩笑说,你快上我家了紧张了吧,到时候别脸红呀。我说,老婆今天你真漂亮呀,看到你我才会脸红呀。然后我们做些亲昵的动作——知道这是公共场合,很注意分寸,我们只让别人看出来我们是懵懂小恋人。只是相依相畏而已。

在车上大部分时间是她靠着我睡觉,醒来时问我瞌睡不瞌睡。我说我有瞌睡后遗症了,一瞌睡就难受,在你面前再也不敢睡觉了。她就坐起来让我躺下睡觉。我躺会儿也没睡着,可能是该回家了吧,心里老是有问题。其实也不是怕什么,只是要到一个新环境了毕竟和到自己家不一样,又不是从那过一趟,还有面试的味道呢。

快下火车时我困劲儿上来了,还没睡着就到了。于是浑身提挂满了包往外冲,要去汽车站呢。每个汽车站好像都十分相似,尤其是那些买票的人,开始热情地拉客来个高价,然后无可奈何吃尽苦头的表情说就这还赔呢,油家上涨了,接着就是铁面冷心的样子死不二价。既然知道价格就不看她表演,行就上,不行我们就再等等。

有两个小时的路程,然后下车就到了天蓝家所在的小镇,有条国道从小镇经过,按说应该挺有地理优势的。

小镇和一般的小镇一样,有着小城市的凌乱和喧嚣,却没有它的文明和豪华;有着小乡村的粗野和土气,却没有它的安静和自然。然而小镇上的人以为是生活在农村的城里人,是当了鸡头舍了凤尾的人,走在路上都是财大气粗趾高气扬的样子。这种强者气氛和心理是从小培养的吧,初中或高中的小镇人,霸着呢,一个“街痞子”的称呼就可见一斑。

天蓝要搭摩托三轮,我问远不远,她说也不算远,平常她都不搭,今天看我来了显示一下待客之意才搭的。我说算了,别搭了,咱还是走着回去吧,调节一下紧张气氛。

天蓝笑了,说:“呵呵,你还紧张吗?咋没见你脸红啊?”

“脸没红吗?早发烧了,你摸摸。”

她就摸摸,说:“就是有点热。别紧张了,俺家又没有坏人。前面就是俺家。”

她指的是前面有着淡黄色的两层小楼的门面房,楼顶挂着大什么的字样的铁招牌。我想总不会就睡这屋里吗,这么吵怎么睡啊?

2

走到楼前见有几个人在那说话。

“在我这买东西你放心,质量有绝对保证。我这个人还好叫朋友,这是咱第一回做生意,下一回,一回生二回熟嘛,下一回肯定比这还优惠,在这街上你随便打听,你要打听出来同样质量的东西要比我这便宜了你来砸我的摊子,我一句话也不所。”

“那是那是,早就听说你的为人了,要是专一跑到你这来了吗,会?”

“到这来就对了,也可能有的东西比我这便宜个三块两块的,你不能光看价钱,你得比比质量,啊,你东西买回去没法卖那能管吗?你卖出去了人家尽找你的事,你说你还得找我是不是?麻烦!”

天蓝走过去,对那个侃侃而谈的人说:“爸,我回来了。还有他。”

“啊——你俩先到后面歇歇,嘿嘿。”他朝我点头笑笑,我也快速地点头笑笑。

在心里试着喊爸,这就是老丈人了。看着也是个豪爽的人。不禁在骨子松了一口气。

天蓝领着我从楼旁的马路过去,转到楼后面,原来后面是个小园,里面被宏伟的门楼挡着,看不见。朱红的大门上钉着圆冒大钉,上边是带花的瓷片,花上写着“财源广进”的字样,两边有对联,门口两边各有一个黑石狮子。我哈着气看着,只在一眼间完成了。门楼是两层的,里面肯定不会差了。

这也是调节一下吧。不知道屋里还有什么人。

进了大门,里面还是如前面的楼房,只是比那齐整,因为住着人吧,显着比那有人气,要亲和一些。

“妈,我回来了。这是咱妈。”

一个略胖的有着生意人的精明的女人,短小的辫子扎在脑后,要是少了生意气的话,也该算的上一个美人。

“回来了?你可回来了。”说着就过来接东西,动作很是利落。

“妈。”我低低的叫了一声,点头笑了笑,就这么轻易的叫了,总怕对不起自己的妈妈。

她没有冲我点头笑,而是来拿我的东西:“来了吗,孩儿?好好。过来吧,上屋里,我给你接着。”

屋里有些乱。

“坐那吧,你看也没有空收拾屋里乱的,你看,呵呵,坐那先凉快凉快。坐那儿,那儿离空调近,凉快。”

就老老实实的坐了。

“妈,屋里还是过年我走时候收拾的吧?”天蓝调皮的问,好像有意让妈妈出丑。

“你咋恁能啊!蓝蓝,冰箱里有半截西瓜你拿出来,你两个吃了。”天母笑着责备有笑着吩咐。

于是就抱来了西瓜,让天母吃,她说刚吃过。天母就给我们切西瓜,我们渴了,也不客气。凉凉的甜甜的,夏天早起新拽的西瓜就是这个味。

剩下两块,不想吃了,天母还在那让:“吃啊,你俩吃完。”

“我是不吃了,李柯你吃吧。”天蓝说。

我也吃不下了,想吃个正好,不想像在家里一样吃个肚脐朝天。天母又让再三,方才作罢,收起来放在柜厨里。就坐着说话,说的大部分是学校的情况,虽然总能找到话说,也是生的原故,总不能流畅,就像播放质量差的光盘要顿顿卡卡的。

一会天父回来。

“那还有两牙子西瓜,他俩吃的没有吃完你吃了吧。”说着就拿出了西瓜。

天父吃着下面不短的淌着西瓜水,天父见了悄悄踢一下天父说:“你看你。”天父笑笑,依然吃着。看我们说:“你俩还没有吃饭的吧,过一会叫你妈给你做。”又转向天母说,“晚上咱早点吃饭吧,他俩该饿了。”

“不用了,今儿我做饭。”

我跟到厨房帮忙,又帮不上,支着手没有事干,还耽误天蓝来回走路。天母叫我说:“孩儿你过来吧,叫她自己慢慢的做,过来看会电视,咱也说说话。”

我就只好去看电视了,正放着电影李连杰演的《中南海保镖》,以前看过,再看时,还是佩服李连杰的酷,尤其是那不轻言笑的干练。就和天母说这电影,说李连杰。天母也懂一些,她还给我说黄飞鸿系列的电影。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第十一章 凯旋(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