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宁如风看着司马信,只见他眉头紧锁,双眼瞪着他,满脸的杀气。但是他眼中的一丝疲意闪过,让宁如风吃了一惊。

司马信还是过了他的关。

宁如风用手指移开架在脖子上的剑,刚碰上剑,司马信用剑割破了他的表皮,宁如风吓出了一头汗,只能将如香还给他。

如香走到司马信的面前,想起他的冷漠,她又背过身去。

“公主,在下劝你一句,还是尽快从那‘泥沼’里爬出来,否则越陷越深,到头来受伤害的还是你。司马信,”宁如风转头对司马信道,“我已经接到了冷王的圣旨,下个月参加你与如香的成婚礼,如香却逃到了我这里。我不管你之前对她做了什么,从现在开始,你若是敢欺负她,我立刻就带她走。你别忘了,如香公主还与我有个君子之约呢。”

道完看了一眼如香,拂袖离去。

如香想叫住他,可是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她好容易逃到他这里来,就是为了不再见到司马信,可是......他又让她失望了。

司马信想拉她回去,可如香却偏不听他的,将头转了过去。他只好劝道:“小姐,跟小的回去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如香问得很干脆。

司马信答得更干脆:“王夫让小的带小姐回去。”

如香气极:“你也回去告诉他,若不是他来亲自救我,我、我就,”她指了指墙上的若儿道,“我就学若儿!”

“小姐,请回府。”司马信强忍住,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回!我发现这儿还挺好的。”如香道,道完就想离去。

刚转过身,自己的手绣被他给拉住,她扯了扯,却扯不回去,嘴角挂起笑容:“司马信,我不回去。”

哈,他还是在乎她的嘛。

“你听不懂是怎的......司马信?”

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皇宫里。

“张神医,这里有人要死啦!”

冷王的一声怒吼,传遍了整个皇宫,张神医听到他的吼声后急背着药箱,从东宫跑到西宫。

如香满头大汗,狠狠地踢了冷王一脚:“你才要死了呢!人家是为了救我才累成这个样子的,你现在竟然说出这种话?!你还有良心吗?我告诉你,若不是司马信及时赶来,你妹妹我恐怕就真的炸了宁如风的破府,与他同归于尽!”

冷王一脸无奈:“妹妹,明明是你逃出去的,到现在还来怪哥哥?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这张神医怎么还不来呀?司马信恐怕要支撑不住了......”如香一边擦拭他额头上的汗水一边道。

“妹妹,你别担心,他只是过于劳累,并无大碍。你看你不也没事?”冷王爷安慰道。“方才都有好几个太医看过,都说司马信没事,你放心。”

如香可听不进,只是一昧的用毛巾擦去他的汗水。

张神医跑进了殿里,如香见到他,急忙拉过他跑到床边。

张神医放下药箱,给司马信把起脉。

如香正想开口询问,被冷王爷拉出了房间。

房间外。

“妹妹,你没有跟他说,你要嫁的人是他?”

如香摇摇头:“我就是想试探下他,看他听到我即要嫁作他人妇时,他会怎么样。”

“那你试出什么来了?”

如香叹道:“他真的是木头呀......”

冷王笑道:“难怪他会跑去宁如风的府上呢。我都猜不出你会去那儿,他竟然猜出你会去那儿,真高。”

“哥哥,嫂子的三招全军覆没......”如香觉得有点伤感,道。“我在他心里,就是他的主子......”

“他真的没有对你动过心?”冷王觉得不可思议。

如香摇头。

冷王爷蹙着眉头道:“难道外面的传言是真的?”

“哥哥,你说什么?什么传言?”如香一头雾水。

“呃......没什么。”冷王赶紧改口,见如香要生气,接着道,“就是......那人啊,有一个见不得人的......”

如香轻声骂道:“你要再不说我就将你深夜逃宫的事告诉嫂子。”

冷王爷急道:“这事真的不能说啊。”

“有什么不好说的?难道他......与太?”后面那个“监”字被她咽回肚子里。除了这个毛病,她实在想不出更糟的事了。

“比这个还更可怕。”

“难道患了不治之症?连张神医都救不了他?”如香吓了一跳,道完就想进去看看他。

冷王爷拦住她:“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如香点点头:“好,我不生气。”

冷王爷轻咳一声:“此人有断袖之癖!”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