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司马信打了一阵寒噤。

妹夫?他怎么一眨眼之间从“司马兄”变成了“妹夫”?

无论如何,他都要完成国王的使命。

如香从宫门后徐徐的走出来,看着他远去的方向,暗暗叹了口气。

她将目光移到站在她眼前如胶似漆的哥嫂。

冷王爷看到她,神情黯淡,眼眶里积了许多泪水,猜想她此时定是难过到极点。

“妹妹,方才怎么不出来与司马信送别?”他问道。

如香没有回答他,转过头对慕思忆道:“嫂嫂,你不是说找一个人顶替司马信吗?怎么这会儿又让他去了?”

慕思忆笑道:“是呀,先让他到边境带兵,你哥哥自会去替他。”

如香愕然:“让哥哥去替他?”

慕思忆挂着笑容:“自是。我说的话就是圣旨,我答应过你一定会帮你做到。你在宫中等他回来便是。”

冷王爷无奈地道:“倔丫头,你可是偏心偏过头了。”

如香问道:“京中就没有其他人可以代替司马信了吗?”

慕思忆点头道:“是呀。谁让我们的驸马爷是块木头?他只认敌人,见到敌人就杀,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全。他很勇猛,上沙场定能杀他个千百万的敌人,但是敌人只需一招阴谋诡计就能将他打倒,危险得很。所以我就派爵哥去顶替他,你哥哥可是个勇将,玩心计敌人自不是他的对手。谁让爵哥是冷霜国人见人怕的恶王爷呢?”

冷王爷以手肘捅了捅她:“倔丫头,你这是在诋毁我还是在夸我?”

慕思忆耸了耸肩,笑道:“由你想喽。反正你不用上沙场在军营里就能辟邪。”

冷王爷一副被她打败的神情。斗嘴他永远都不是她的对手。

慕思忆看向如香,只见她一直望着司马信离去的方向,道:“妹妹,你别担心,有爵哥在他不会有事的。”

冷王爷搭上她的肩膀:“如香,你可千万不能随他而去。边境危险重重,不是你可以去的。”

如香点点头。

军营外。

司马信与奕飞仍旧跪在军营外,等待里头人的召见。

已是日出时分。军营外防守的将士们已有几分疲惫,换上又一批将士,在军营外防守。

这样的严防以待,恐怕连一只虫儿都飞不进去。

司马将军在他们后面的军营窥视着他们。

奕飞打了个呵欠,眼里盈满困倦的泪水。他看向司马信,只见他依旧神采奕奕,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军营。不愧是他们司马家子弟兵的公子。

他们在军营外跪了有三日。

奕飞道:“公子,将军何时才能召见你我二人?现在都已经三日了。”

司马信道:“奕飞,我们再跪一个时辰,若是将军再不召见,我们就带兵攻入林枫。”

“公子,小的还是不解......”

司马信打断道:“不必不解,将军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

从军营里走出一个将士,抱拳道:“公子,司马将军有请。”

奕飞的眼睛顿时亮起来:“是。”

他试着站起,却由于跪的时间太长,双脚一麻,刚曲起的膝盖又跪在了地上。

司马信突地站起来,眉头紧蹙。他一把拉起奕飞,慢慢朝里面走去。

军营内。

“孩儿......”

正想行礼,被司马将军打断了。

司马将军处理完公文,对他道:“信儿,公主可曾跟来?”

司马信不明他为何如此这样问,但还是摇头回答他的问题:“公主在宫中呢。”

司马将军放下心,向外头唤道:“来人,将边境情报报上。”

营外传来洪亮的应答声后,他将情报一一报上。

司马信和奕飞将情报暗记于心。

“信儿,”待将士将情报报完,司马将军不容他休息,就开始谈战事。“林枫在北......”

待他交代完毕,司马将军离开了军营。

司马信对奕飞道:“奕飞,我们先养精蓄锐。而后就领兵上阵。”

皇宫里。

若儿用梳子慢慢梳理如香的浓发,道:“小姐,王爷已去边境了,您还在担心姑爷吗?”

如香叹道:“这边境战乱频频,恐怕哥哥和司马信凶多吉少......”

若儿甜美的声音还是未能抚平她不安的情绪。

若儿将簪子插进她的浓发中,想法子逗她高兴:“小姐,奴婢想出一个能让小姐不再担惊受怕的注意。”

如香移过脑袋:“说来听听。”

若儿在她耳边如此这般道。

如香听后,咬咬嘴唇,道:“这主意是不错,但不知能否行得通。若是被他知道,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第五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