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夜晚,宁如风的破府里。

这座府邸乃是冷王在宫外所找的一座前朝大臣住过的府邸,叫人上下重新装修一番,挂上牌匾。牌匾上是他亲手题写的两个大字:“破府”。

这会儿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破府了。

因为今天下午,冷王派人过来“砸”了他的府,现如今那块牌匾已经悬挂在府门口。过路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冷王看夕凌太子不顺眼呢。

奕飞带着穿戴华丽的如香公主进了破府,刚踏进门,司马信而后就来了。

冷王爷坐在正堂,宁如风给他倒上满满一杯酒,道:“王夫今日前来就是为了看一出戏?”

冷王爷点头道:“是。待会儿你可得睁大眼睛,别错过了好戏。”

“敢问王夫,这是哪出戏?”

冷王爷的目光闪过一丝冷意,很快玩味从嘴角蔓延,答道:“试戏。”

“在下孤陋寡闻,未听说过。”宁如风拘谨地道。

如香盈盈地走到他们身边,行了个礼:“见过王夫。”

冷王爷扶起她:“妹妹,紫凌公主在后面等着你,她说今晚要带你去一个你从未去过的地方,保证让你流连往返。她正在后面等着你,去吧。”

如香一脸迷茫,今日下午他急急地找到她,让她今晚“盛装”出席,让她看戏,难道是骗她的?

冷王爷不容她问,就将她推到了后堂。

脚步声从堂外传来,冷王爷轻咳一声,悠悠地道:“太子,我听说你府上近日送来一批夕凌的女子,可有此事?”

宁如风虽不知他到底演哪出,但还是配合起了他:“回王夫,确有此事。这些女子就在我府上,本是想送给边境将士们做奴隶,好缓解他们在边境的寂廖和孤独。”

“那怎么不直接送到边境去?要她们跋山涉水到京都?”

司马信在外听到他们的对话,停下了脚步。事关边境,他必须得听下去。

“在下听说这司马总管司马信近几日对女子甚是感兴趣,所以就自作主张,让手下们将这些奴隶送到了京都,好赠与司马总管。”宁如风道,在听到自己的这些话,险些笑出来。

他发现,他可真有演戏的天分。

冷王爷又道:“我听说这司马信对女子是毫无兴趣的,这件事在五国之中都传遍了,你怎么不知道?”

“是吗?”宁如风故作糊涂,问道,“可是传言归传言,如果没有查实是真的,在下实不敢妄然向司马公子赠送奴隶。”

“下个月如香公主可要与他成婚了,你送这些奴隶,也不怕公主动怒?”

宁如风越说越兴奋:“在下相信公主,绝不是小气之人。”

“奕飞,”冷王不知何故大发雷霆,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瞒于我?!”

奕飞被吓得双腿直软,跪了下来:“小的不敢。王、王......夫,小的敢问,小的犯了何错?”

冷王怒道:“你身为司马信的子弟兵,竟然与主子做出这种事?!”

奕飞冷汗直流,该不是那天他单独救如香被冷王发现了吧?

奕飞连连磕头:“小的知错。”

在外偷听的司马信觉得大事不妙,再也无心听,于是踏着步子迈进了大堂。

“见过王夫。”司马信行了个军礼。

冷王爷摆摆手,道:“司马兄,你来了?”

司马信点点头,目光却未离开过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奕飞,道:“不知王夫叫小的前来有何吩咐?”

他以为冷王会数落他的不是,却未料到他竟然骂起了奕飞:“你可知你犯了多大的错?若是传出去,我们皇家的脸岂不是叫你丢尽?!今日我叫你前来,是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近几日边境战乱频频,子民遭殃。这样,你明日就带兵上阵,赶走敌国之人。”

“王、王......夫,小的领命。只是小的武功低弱,又不善于带兵,恐怕有负王夫的重托......”奕飞颤道。

一想到战场上的厮杀,他就不禁汗毛直立。

“打不赢?那你就提头来见。”冷王冷冷地道,语气里充满了压迫力,不容任何一个人反抗。

司马信站了出来,道:“王夫,小的愿代替奕飞上沙场。奕飞是子弟兵中武功最差的一个,胆子又小,敌人一喝他便会脚软。实在是不能上战场。”

冷王依旧不答应:“若是不让他见见‘世面’,他的胆子恐怕会一辈子都这么小。就这样决定了,奕飞,你回去准备好,明日就上战场。上战场前我先提醒你,这次的敌人比海边的流寇还要恶上十几倍。你可要小心。”

道完带着宁如风拂袖离去。

第五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