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宁如风握住她的手,如香却将手缩了回来:“宁如风,这是哪儿?”

“我的密室。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你赚到了。”宁如风扬起大大的笑容,道。

如香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恐慌,依旧很平静:“你把我带到这里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不等他开口,她捂住了他的嘴,“让我来猜猜你接下来会说什么。你会说你是为了要帮我所以才将我藏到这儿来的,不让司马信找到我,才能试他的真心,是吧?”

宁如风被她捂住嘴,只能点头回应。

如香也扬起笑容,一张大笑脸映入他的眼帘,让他看得寒毛直栗:“喂,我如香虽然从小就深居内宫,但你别以为我真的是个只会撒娇耍赖的公主,我还是见过些世面的。所以你还是将你的目的告诉我,否则休怪我搬救兵了。”

宁如风把捂在他嘴上的手给移开:“公主,我跟你坦白了吧!我看上你了。”

如香愕然。

“我之所以将你带到这儿来,是不想让你做祭祀品。”宁如风看看她的表情变化,只见她从晴转多云,多云再到阴天,最后整个脸都黑了,咽了咽口水,接着道,“请公主见谅,在下没有遵守诺言。前几日夕凌的公主带着兵攻进火凤了,无论在下如何劝都无济于事,夕凌公主硬是攻进了火凤。火凤的君王和王夫也被抓来了......你父王为了报仇,就来个以卵击石,”他越说越兴奋,“最后,你父王被我们给抓来了。按照夕凌的习俗,我们要将敌国的人祭祀给君王,还包括公主、王爷。”

如香扬起手扇了过去,一记响亮的耳光后——

如香将头别了过去,不再理他。

宁如风却笑了出来,方才那响亮的耳光足以说明,他真的伤她的心了。如香自然认为他的笑是胜利的笑,却不知他是想要用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痛楚。

“公主,既然冷霜灭亡了,我又救了你一命,你与司马信的婚约已经解除,而且他没有来救你,那只有委屈你做我的爱妻了。”他像是胜利在望,笑道。

眼泪顺势从眼眶落下,她忙用手袖拭去,却未料到眼泪犹如洪水般涌出,越是拭去越是哭得厉害,最后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宁如风心疼的叹口气,端起桌上的药碗,递到她的面前:“公主,将它喝了吧。喝下去后,我会让你和司马信长相厮守的。”

如香抹抹眼泪,看到碗里的药,恐慌立即布满脸庞。

宁如风喝了一口,又递到她的嘴边:“放心,我不会毒死你。你看我不也喝了?公主,你想要司马信吗?”

如香忽然觉得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的,怎么也开不了口。她想告诉他,她不屑用这种手段来得到司马信,可是脑袋昏昏沉沉,不听使唤,她点下了头。

从门外传来司马信的叫声:“小姐,小姐!”

宁如风脸色大变,看了看如香。如香瞪着他,似要将他活吞了。宁如风又道:“公主,司马信来救你了。你是不是很高兴?说明司马信还是很关心公主的,不过我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将你救出。公主,在下再问你一次,你想不想要得到司马信?”

如香的泪水再次掉落,她内心一万个不答应,但还是连连点头。

宁如风张开她的嘴,将药给她灌了下去:“既然如此,就请公主将它喝了。”

药很快见效,如香再次晕厥。

宁如风吐出方才喝进去的药水,离开了密室。

太子府的大堂。

女子将五花大绑的司马信扔到宁如风的面前,司马信却伸直了脑袋往大堂后面看。

女子请安道:“见过太子。”

宁如风摆摆手,示意她不必拘礼。

司马信开口斥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的来历可真不小。夕凌太子,你玩这一招未免也太过了吧?!先是借机靠近如香公主,然后博得她的信任,就暗中派人带着她给你的‘许可’进了冷霜,做尽坏事。而后又趁着火凤大难时带兵攻进火凤,用计将如香公主带走,暗中却对火凤和冷霜下手!因为你知道,只要冷霜和火凤任何一个出事,其他三国定会攻下二国。这种计策,恐怕也只有你这样阴险狡诈之人才想得出!”

司马信每个字都说中了宁如风的计策。

宁如风却道:“司马信,你还漏了一个。我接近如香公主,不仅是要她的‘许可’,我还要她做我的太子妃呢。冷霜的君王也已答应,用如香来换退兵。”

司马信怒火中烧,使出内功将绳子给震断了。

他一把抓过女子:“宁如风,你真厉害,连若儿你都敢派过来陷害我!”

第四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