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公主。”司马信乖乖地走到她身边,内心一片乱。刚才见她俩在一起,他便觉得害怕。这会儿她一叫,让他更觉得害怕了。

“本公主累了,你扶我上马车吧。”她吩咐道。

“是。”司马信脸上的表情顿时堆满紧张,他害怕她会像昨天晚上一样,弄得他心慌意乱的。

“司马兄,我们先走了!”

冷王爷冲他们喊道,而后驾着马车飞快地离去。

“诶——”司马信想叫住他们,他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你叫不住他们的,他们还要在前面探路呢。快点上车,不然快赶不上他们了。”如香道。

路上。

司马信在篷车里,对面坐着一脸笑意的如香,她一直盯着他看,看得他寒毛直栗。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接下来他可能会死的很惨。认识她才一晚,他对她的印象是大打折扣。他本以为她会是个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没想到的是她竟是如此的怪,一会儿风情万种、妖娆多姿,一会儿可爱机灵、天真无邪,一会儿对他情意绵绵,一会儿对他气指颐使,摆公主架子......

唉,往后若是和她在一起......

想到这儿,他的心又痛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要放弃他的公主,去接受眼前这个才认识一晚的如香公主吗?

她的眼睛一直往他身上瞧。良久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羞涩的低下头。

她忽然想起,嫂子在离开之前给了她一张司马信的“卖身契”,亮在了他眼前,“这是你的吧?”

司马信看了一眼那“卖身契”,点了点头。这张卖身契,乃是司马将军,就是他父亲亲手写下。原本他是皇后娘娘收养,但有了卖身契,他便成了一个被卖进宫的奴才。从七岁那年,他的武功见长的很快,便被皇上派去玉珍阁保护年仅两岁的火凤公主慕思忆,于是他就“名正言顺”地成了她的贴身奴才兼保镖。

她说过,她从来没将他当做自己的奴才,现在那张卖身契出现在了如香公主的身上,这不就明白这告诉他,火凤公主还是将他当作自己的奴才吗?

“公主你想......?”

“唉呀,没什么。这是嫂子送给我的见面礼。司马信,我如香公主呢一向都反对媒妁之言的,所以呢我向父王说了,让他退掉我们的婚约。现在我跟你,只是主仆关系,就这样了。”

她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大堆,他只听清楚了后面的。

这么说来,他可以不必娶她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觉得有些失望,但又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好复杂的心情啊——

“小的知道了。”他点头道。

也许他天生奴性强,对于卖身契已是,他觉得有无它都无所谓。他的命是皇后捡回来的,对于慕家,他最多的是感激,一心只为他们。为了他们,他愿付出一切代价。现在只是将他转给了如香公主,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以后呢,”她开始将奴仆的“注意事项”告诉他,“你的公主、主子只有我,我在哪儿你就要在哪儿,还有,以后在我面前不许提她,你管我只能叫‘小姐’,不许叫‘公主’。”

她还就不信了,这样治不了他?

他点点头:“是。”

见他点头答应,他的心放下不少。

“嫂子说,她在火凤给我留了一座府邸,以后我们便搬到那儿去住。”

“小的知道了。”

那座府邸,乃是冷王爷叫人给建起来的,说是给她的嫁妆。当然,现在的主人是他,她现在只是府中的大小姐。往后她若是和司马信结为夫妻,他便会将府邸赠与他们。不过,现在她和司马信的婚约已经解除,那座华丽的府邸恐怕就要与她擦肩而过啦......

司马信觉得车内有点闷,刚才有点气慕思忆将自己当做礼物送给她,现在又被眼前的“变化多端”的如香公主给“压制”住,一股火就上来了。

好,当她奴仆就当她奴仆!

司马信咬了咬牙,只要能不和她在一起,要他怎么样都可以。为了自己的大计,他会忍的。

不知为什么,他明明是怕极了她,想离她远远的,但现在就想当她的“贴身侍卫”,管着她!

他撩开车帘,坐在了驾驶的位子上,对手下道:“我来就行,你指路就好了。”

骄阳似火,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

往前望去,一片荒漠。慕思忆与冷王爷早已不见了踪影。也许他们绕道过火凤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