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不该说,那马是被下过毒的,马车里那些尖锐的东西其实是哥哥一手安排,并非有毒,只是上了些药,伤及了人只会流些血不会伤及性命的。

可是一旦说出,他对她的印象岂不是更差?

好烦啊——

正当如香烦恼着该不该告诉他真相时,大夫将银针慢慢地刺入她的穴位中。

咦?怎么不疼呢?

一会儿后,大夫取出银针,眉头紧锁。她也觉得奇怪了,他行医已有三十年了,从未见过有她这样的症状。她的脑袋后面有个针大小般的伤口,像是被针扎过似的,伤口足有一寸深。

“大夫,我家小姐中毒了?”司马信又问道。

“哦,不是。”大夫回过神来,端详了一下她的脸色,“姑娘你这伤口伤得很深......”

没等大夫说下去,司马信插嘴道:“那就请大夫快点上药,我们还有急事。”

如香道:“不是跟你说了吗?他都已经用上了最好的止血药膏了,还上什么药啊。”

“那就请大夫尽快开点药方给我家小姐。”

大夫连连点头,进了药房。

“诶,有什么事这么急,非得要这么快赶回去?”

“小姐,这里不方便说清楚,还是等会回栈再说吧。”

客栈里。

“小姐,快点将药喝了吧。”

司马信将药碗递给了她,她直摇头,一脸的不情愿,像是这碗里的不是药,而是一碗恶心的毒汁。

司马信见她不肯喝,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小二吩咐道:“小二,拿个汤匙来。”

小二拿了个汤匙给他,他拿起汤匙从碗里舀起一匙药,吹了吹,递到她的嘴边。这样体贴的动作,会让人误认为,这两人是一对儿的,所以就不觉得奇怪了。

众人看了看后,回过头去继续用餐。

“小姐,快点喝,药凉了就没有效了。”他哄道。

“不喝!我说了我没病嘛。”她推开汤匙,道。

“小姐怕苦吗?”司马信问道,不等她回答,他又叫道,“小二,拿些糖来。”

客人回头看着眼前一幕,觉得这姑娘有点面生,没有见过她。

如香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想到他来真的,糖拿来后,就将它倒进了药碗里,搅拌搅拌,又舀起一匙药,递在了她嘴边。

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可不想让人认为,她如香公主是个娇生惯养的公主,只会撒娇耍赖,什么都不会。

“你手拿开,我自己会来。”她说道。

没想到司马信这会儿不听她的话了:“小姐,快点喝,我们快没时间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汤匙递在她嘴边,命令道。

诶,你就不能给本公主一点面子嘛?

她在心中骂道。

客人看着他们,有点在窃窃私语,让她有点下不了台,她不情愿的张开嘴,就是不喝,她等他喂下去!

司马信知道她又在耍赖了,她现在这会儿,让他想起了他的公主小时候生病时的情景,慕思忆生病时,也是这样,爱跟他撒娇耍赖,连皇后娘娘都拿她没辙,就只有他能让她将药喝下去。

司马信觉得她现在是小慕思忆上身了。

他将汤匙送到了她嘴里,她尝都不尝什么味道,直接一口吞了下去。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喉头窜出,她觉得舒服极了,她还想喝,又张开了嘴。

司马信又将药一口一口给她喂了下去,没喝到第十勺,她就直接自己抢过碗,给一口喝了下去。

“怎么样?好喝吗?”司马信问道。

其实刚才他在吩咐小二熬药时,让他在里面放点薄荷叶。

这样的细心,也是他天生就有的,为了慕思忆,他可谓称得上是一个尽心尽责的老宫女。

“好喝。”她赞道。

“好喝就行,小姐,请快点吃饭。”他连喘口气的功夫都不给她,将菜碗递到她手边。

她手里拿着筷子,想去夹菜,可是怎么拿都拿不稳,好容易夹起一块肉,还没到嘴边,又掉落了下去。

耳边传来一阵轻轻的叹息声。

可恶,不会用筷子就不会用筷子嘛,有什么好笑的?

她还就不信了,她堂堂的如香公主,竟然会连块肉都夹不到!

她又尝试着去夹起肉,可惜又失败了,肉掉在了桌子上。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