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司马信忍不住开口:“小......”

“你别说话,我自己会来!”她生气地道,而后又拿起筷子,尝试着再去夹菜吃,没想到试了五次,连连失败,旁边的叹息声越加严重了,她一怒,干脆不夹了,把筷子扔在了桌子上。

手边出现一个新的汤匙。

她随着手的主人的方向望去,见他一脸的无奈加失望,更气了,一手夺过汤匙,舀起了菜吃。

她想舀颗煮鸡蛋吃,没想到鸡蛋太大,从汤匙里掉了下去,掉在了地上。

司马信无奈,用汤匙舀了一块精瘦的猪肉递到了她嘴边,她一口咬了下去。

“小姐,难道府上没有人教你吃饭的时候不准咬着汤匙吗?”

她才不管他,今天他敢让她下不了台,她就敢跟他杠上!

一口洁白的皓齿直咬着汤匙不放,两只凤眼直瞪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脸已经浮现了几朵红云。

“小姐若爱咬着,小的可就不客气了。”他威胁道,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极富震慑力的。

“我就咬着,你能奈我何?”她在心中骂道。

“小姐的牙齿不舒服吗?”司马信问道。

他顺手拿起桌上的筷子,看着一脸通红的咬着汤匙的她,忽然有种想逗她的感觉。

“呜呜呜————”她摇头,表示不是。

“那就将牙齿放开。”

本以为她会害怕,没想到她还是摇头:

“呜呜呜————”

笑话,她如香公主是那么好吓唬的吗?她就不放,看他能把她怎么着。

司马信拿起一根筷子,小心翼翼的伸到她里,稍稍用点力,她觉得有点痛,将嘴张了开来。就这样,他轻而易举地让她张了口。

“小姐,小的冒犯了。”司马信急忙道歉。

“冒犯?”她不满的吐出两个字,将头低了下去,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再也不理他。这会儿可是让她丢脸丢到家了,他这小子,她如香公主还没整他呢,他到敢先对她“下起手”来了。

众人看着正在“争执”的两人,有的忍不住笑了。

“小姐吃饱了吗?若还没,小的再叫些菜。”

她才不要呢,气都被他气饱了:“不用了。我们快点上路吧。”

“是。”他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子上,站了起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姐,请。”

司马信拎着药包,跟随其后。他可不想再拖延下去了,再拖延下去,恐怕宫里的他最敬爱的皇后娘娘就要出事了。

路上。

“小姐莫生气,小的之所以要这么紧,是因为......”说到这儿,他的眼眶红了起来,“皇上已经驾崩了......”

“什么?贵国皇上他......?”

“是,小的怕皇上这一走,丞相会对皇后娘娘下手。丞相对皇后娘娘垂涎许久,皇后娘娘是个刚烈的女子,小的只怕,丞相会对皇后娘娘不利,到时候若是他比皇后娘娘与他......小的怕......唉......”

如香连忙道歉:“对不起司马信,我还以为你......”

“小姐,小的不敢。只希望小姐这一路上不要生出什么事端就好,这样小的才能尽快赶回宫里去。”

“说的本公主是个爱闯祸的人似的。”她自嘲道。“说实话,我在宫中算是个闯祸精了,不过为了你们火凤的安危,我就不再闯祸了。”

“谢公主。”

“那嫂子知道了吗?”

“暂时还不知呢。”

她叹了口气:“唉......没想到嫂嫂是如此的不幸,刚与哥哥成婚不久,就遇到了这种事。司马信,你也别太伤心了。”

“别太伤心?怎么能叫我不伤心呢?听我爹说,我刚出生时,我娘就去世了。那时候正值战乱,皇上带着四方将军在边界作战,皇后娘娘也跟着来了。听皇后娘娘说,我刚出生时,天上飞过一只用信鸽,是我父亲派来的,原来他在战乱中还在牵挂着我娘。战乱害死了很多人,也害死了很多的动物,就只有这些信鸽可以帮我爹传信给我娘了。”

“信上写了什么?”

她听得入神,问道。

“信上说,他伤了左手,恐怕要废了......我娘看了甚是伤心,将我交给了皇后娘娘,然后就撒手人寰了......”

如香的眼泪涌出了眼眶:“不要再说了!”

他似乎没听到,接着往下说:“我娘去世以后,我爹就开始用战争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他在战场上是所向披靡,常常战胜敌人,但自从我进皇宫以来,总共才见他不到十次面。”

“也许他为了战事在忙吧。”

“皇上和皇后娘娘待我如亲儿,所以小的从小就发誓要好好保护慕家,不要让他们受一点儿的伤害。现如今皇上已去,小的只怕......”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