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小姐,小的记得要从金县还有十几里才到边境,我们才刚离开不久。而且这沙县未过,怎么就到了边境了?”

“司马公子,这要到火凤有许多条道路,并不一定得经过沙县,只要到了这荒漠,过去便是火凤的边境了。”手下道。

司马信总觉得只匹马带他们去的并不像是火凤。烈日炎炎,马儿似乎有点烦躁,脑袋摇了几下,发出了尖锐的嘶鸣声。跑了没多久,它竟一边跑一边鸣叫起来,吓得在篷车里的如香大叫:“司马信,这马到底怎么了?”

“小姐,小的也不知。刚到荒漠时,这匹马就变得烦躁起来。”

司马信担心地看着变得越来越狂躁的马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许是天气太热,这马儿又未休息好,才显得如此暴躁。

“嘶——”

马儿狂叫一声,四处狂跑起来,车棚开始摇晃,而后变得越来越剧烈,坐在里面的如香没有注意到,车里有许多尖锐的利器,被冷王爷给装在了车上,一不小心,脑袋后面被利器给伤着了。小小的利器在车里显得极不显眼,但只要伤起人来,可是很严重的。

司马信三人脸色大变,如香尖叫起来,司马信急忙进车篷,想救里头的如香。却未想到,马儿跑得毫无规律,四处乱闯,他连站都站不稳,逼得他施起内力,才稳定地进了车棚。

“吁——”手下用自己的方式叫道,从口袋里掏出应急用的石子,往马儿头上的穴位砸去,马儿才显得安分些,渐渐停了下来。

“公......小姐,快点下车。”

司马信拉起如香的手,带着她离开马车。

三人下了马车后,马儿又狂躁起来,这会儿任凭手下怎么叫,马儿依旧狂跑,不消一会儿,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如香的后脑勺流出了鲜血,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在马车中受了伤,只是觉得心慌意乱,像是从悬崖掉下又被救起来的感觉。

“这马到底怎么了?!”

待三人冷静下来后,司马信厉声问道。

手下摇摇头:“司马公子,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马乃是王爷亲自挑选的上等千里马,它已随王爷出征有六年了,从未有过今天的现象啊。今天凌晨,公主交给小的时还好好的呢......”

司马信打断他:“你是说,这匹马是我家公主交与你的?”

他家公主?这话怎么听得她更加烦躁呢?

“是。”手下见他的脸色极差,不好与他说话,简单的答道。

司马信拍了拍脑袋:“唉呀......我怎么就没防到她?大意、大意......”

手下问道:“这里是荒漠一片,没有了马,我们可怎么回去?”

“这里离火凤还有多远?”

手下答道:“还有三里的路程。”

“那不远了,你先去前方探探路,看是否有人家可借宿一晚。”司马信下令道。

“是。”手下应道,随后施展起轻功,往火凤边境的方向赶去。

“小姐、小姐......”司马信上前去,看着一脸惨白的如香,像是快要晕过去,急忙叫道。

如香这会儿才觉得自己的后脑勺疼了,于是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好多的鲜血!

“司马信,你看,流血了!”她叫道。

“小姐莫慌,小的给你点住穴位止血。”司马信安抚道。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点住她的穴位,但还是无济于事,鲜血汩汩流出,司马信又连点她身上的几处穴位。

“小姐,很疼吗?”他蹙眉问道。

“嗯,司马信,我......”还没说下去,她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小姐?你怎么了?”司马信看着她的脸色,焦急地叫道。

他抱起她,施展起轻功,往火凤边境的方向跑去,若是再拖延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镇上的一家医馆。

医馆的大夫瞧了她半天,就是没看出什么不对,可是她的后脑勺一直在渗出血来,司马信用她的丝帕拭去她脑袋上的鲜血,可是丝帕已经被鲜血给染红,鲜血还是不断地在渗出。

“咦?奇了?老夫给姑娘用上了医馆最好的止血药膏了,怎么还在流血呢?”

大夫一边给她的伤口上药,一边瞧着她的伤势。

司马信问道:“大夫,我家小姐该不会中了什么奇毒吧?”

“我家小姐”这四个字,像是四块石子一般,砸入她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许许是他真的是块木头,墨守成规,才会她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大夫拿起几根银针,在点燃的蜡烛的火焰上灼了一会儿,就要往她脑袋上扎去。。

如香见他拿着银针,吓坏了,直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大夫了解姑娘家,见到稍尖锐的东西靠近,她们当下就是吓得尖叫,或是害怕得直喊,接下来就是躲或是反抗了。

大夫安慰道:“姑娘莫怕,老夫给你看一下,是否中了什么毒。此事拖延不可,再晚点恐伤及性命。”他对她说完,对站在一旁的司马信道,“公子,请将你家小姐按住。”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