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魔影紫光10

  踏着微凉的露水,手捧着五束绿色卡萨布兰卡。拾叶身穿黑色西装走在墓园内的小路上。天!昏暗。

心!苍凉。

记得第一次来是在全家人的葬礼上,他远远的看着原本活生生的生命变成一盒盒骨灰被放进冰冷的地下。那时执礼的是他的仇人——冷家。

讽刺啊!凶手亲手埋葬了被他们害死的生命,而他这个真正的亲人却只能远远的看着而不可以靠近。因为——黑色的墨镜印出仇恨的眸子。

他要报仇,因此不能让冷家的人知道夏家还有一个人活在世上。

“啊——!~对不起”!

“没关系”~!

只顾沉浸在自已的思想中,没预警的和对面勿勿而过的女孩撞了个满怀。拾叶急忙道歉。突然发现竟是一年前见到的她。

“你……”!他突然唤住她,心中一阵莫名的狂喜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男渲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

“龙拾叶”?她有些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你来拜忌亲人吗“?她问道,眼光一下子定格在他手中的花束上。像征着生命的绿!和这一园的死气沉沉格格不入。这么巧?

带着疑问的紫眸掩在眼镜下向拾叶看过去。

“嗯!来看我的……家人”!他停顿了一下说了个笼统的词。

风吹过,拾叶浑身涌起的悲哀传进男渲的身体里。她莫名感到酸痛。一股热泪即将夺眶而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怀。

“那……我先走了。再见”!她想摆脱这种奇怪的情绪,立刻调整好姿态告辞。

“还能再见到你吗”?听到她要走,拾叶慎感恐慌,直觉不想和她分开不管为什么。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她的去向。因为——她没有尊守去年的承诺。

“嗯”!男渲含含糊糊应了声,却感觉很没有礼貌,又加了句:“我住在维多利亚饭店14——56123号房间”!

说完勿勿离开了。倾肌裂骨的伤心加上莫名的悲痛。她恨透了这种感觉。大步的离开墓园将软弱的自已远远抛下。

我会去找你!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拾叶默默的说道。

他缓缓转过身朝埋葬着自已世界的地方走去。

看见了!前面就是父亲,妹妹,姑姑和姑父还有……自已!

渐渐的走近了。他们躺在冰冷的地下不见天日,当他将手上的花准备放下时,一道晴天霹雳划过脑海击碎了他坚强的心房。

那是……五束绿色卡萨布兰卡,整齐的忌放在墓前。

“是谁放的”?他喃喃自语,突如其来的惊喜,不可置信充斥着整个身体,有吃惊,有悲伤……会是谁呢?

他知道冷家每年只会用百合,而卡萨布兰卡是他们全家都喜欢的品种,绿色!生命的颜色。父亲说,这个爱好是家族遗传。

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他放眼望去四周空荡荡如同了无生气的黄泉。没有人,他看不到人。他满心的焦躁不安,心里在做着一个可能的猜测。

“年轻人,你在找什么”?

正当拾叶到处找人时,迎面走来一位拿着扫帚貌似工人的老人,和颜悦色的问他。

眼前划过希望,他仿佛看到了曙光就在眼前。

“先生,请问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人来忌拜那几个人”?他慌乱的询问并指向那个方向:“而且还带着五束绿色的卡萨布兰卡。请您仔细想一想,那对我很重要。她很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亲人”?

“那个”?老人沉思了几分钟,立刻肯定的回答:“我想起来了,是有一个女孩,大概二十岁左右。我见她三次”!

“女孩”?拾叶脑海中顿时浮起一个身影,会是她吗?这么巧?随即追问:“长得什么样子?穿什么样的衣服”?

“她刚刚还在这里。戴着茶色墨镜,穿的是牛仔装,下面是白色裤子,还有头发不长。长得很漂亮,很干练的那种,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啊,去年见过她两次”!

拾叶已经听不进他再说些什么了。他能肯定那个人就是季男渲。她会来忌拜那说明什么?她是他的亲人?是喜喜?

“谢谢你先生”!所有的悲伤被惊喜替代。拾叶拿出钱包将里面的钱全部交给他,他很清楚这样也许很没礼貌,可是即将面临亲人重缝的喜悦已经让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也是他唯一能为对方做的感谢。

也不愿对方愿不愿意接受。他大步向外走去,心里无法形容的喜悦和紧张,他要赶紧去确定一件事。发动引擎一路飞驰向维多利亚饭店。

爸爸,我找到妹妹了!他心里默默倾诉。飞快赶到维多利亚洒店却被告之季男渲并未回来,按耐下澎湃的心情拾叶坐在一楼的沙发边紧紧注视着大门等侍。

等侍是漫长的也是不安的!

咖啡厅

悠扬的小提琴奏出湍湍乐章。某一张桌子旁一名女孩轻轻泯着咖啡静静等侍着什么,从容不迫。看得出她很悠闲,可是轻轻纠缠的手指不经意显露出内心的焦躁。

“不好意思,让久等了”!

爽朗的声音,和蔼的笑容。来者是名五十开外的男士,身着深褐色西装扬起慈父般的笑容黩默注视着。

“没想到你真的会请我喝茶”!他坐在对面看着这个孩子,直觉能肯定她并不是单纯的。

“即然秦警官那么赏脸,我哪有失约的道理”?男渲轻轻笑道却未摘下眼镜,她不想别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自已。尽管自已也不会屑他们。

秦瑞仍然淡笑轻风,眼中眯起慈爱,好声的问道:“说吧,有什么事尽管开口,看看是不是我能办得到的”?

闻言,男渲冷笑一声勾起唇角扬起无尽的讽刺:“尽管?那如果我说要你查封冷家呢”?她是在讽刺香港警察有能力却办不成事,否则冷耀铭也不会逍遥这么多年。

小家伙~!“如果可以我比较希望他全家还五条命”!冷酷的回话,残忍的报复出自一个维护正的警官之口。

他眼中透出的坚定微微震住了男渲一身的嚣张。也增加了她的疑惑。

“我想知道关于夏振霖的事,听说你们从小就是死党。可以告诉我吗”!

“为什么想知道”?秦瑞放下茶杯,紧紧盯住男渲,后者虚心的别开脸去。

“没什么,听过他的传说我很欣佩他”!她扯了个早就想好的理由。当然也不可能会相信秦瑞这么好骗,反正想怎么想像随他的便。

忽然秦瑞严肃起来,锐利的精光直射向男渲追问:“因为这个理由所以特意找我出来喝茶。并且大费周童的绑架冷家小姐。你不觉得太冲动了吗”?

“哼”!季男渲毕竟是黑道老手,反应快又利。凝起冷笑浑身弥漫起冷冽气势令秦瑞微微皱眉。

“那么……刚才秦警官说‘如果可以我比较希望他全家还五条命’是不是在诱导某人犯罪呢?这种话应该从您的嘴里说出来吗”?

呃?秦瑞端起杯子的手刹那间愣在那里,这个女孩子的确不好应付,她拥有怎么样的人生经厉能将在谈笑风生之间将人于玩弄?

“说不出话来了吗”?男渲似乎胜利了。继续喝起咖啡,续而笑笑,像一个纯洁无暇的天使那般耀眼:“其实秦警官也不要这么紧张,我也不过是顺着话开个玩笑。如果你对以前的事记得不清楚了我也不会勉强。毕竟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你是警察我是贼,我还是没有资本惹你,不是吗”?

说完她放下杯子,说了声告辞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秦瑞喝住他,自已却依然坐在那里没有移动身体。抬起头看向男渲以眼光示意她坐下来。

“我和振霖是老朋友了。五十多年前,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做作业……考同一间警校,一起参加工作”!

他缓缓的说着,目光迷离似乎要穿越时间与空间回到过去。

男渲仔细听着,坐回到对面,那是他父亲的过去也是自已从未有幸得知的。

“……他结婚后生了几个孩子。我们这些兄弟都很高兴。可是……第三个孩子刚出生……”!他抬头看了看男渲,像是在对她说。

“那是一对龙凤胎,如果还活着,女孩应该和你一样大了”!

“哦”!男渲含糊的应了一声,掩饰心情的失落。难道他知道自已的身份了吗?

“你不知道吗?这在警界是公开的秘密,你即然这么关心他却连这个都没听说过吗”?他越来越激动,想让男渲承认却突然意识到那样等于也承认了她绑匪的身份。秦瑞发现自已疏忽了有点懊恼。

“只听说他死于车祸,有点意外,他是英雄”!

“不止,是神话。经手的案件325起没有一件案假错案”!

“哼”!男渲冷嗤,浓浓的不屑一览无痕:“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季小姐,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当外人,有什么事想不明白的随时可以来找我。就当做……我是振霖吧”!

秦瑞肯定了男渲的身份,他以一个长辈的身份保护她。冷耀铭放过她一次但不会第二次,披着慈善家的外衣,他可不相信那件虚华的外衣下隐藏的不是一颗自私自利的残酷之心。

魔影紫光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