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魔影紫光7

  警署

很快,男渲被带进警局并且带进了审讯室,由于身份特殊加至段头儿的某些私心所以由段头儿亲自审问。

狭小的空间里坐着四个人,扬着纯洁无暇的天使的面孔的季男渲端坐桌边并且很‘自觉’的将灯光移开:“太刺眼了”!,发了昏一个劲儿从上打量到下的段大宝,提笔准备记录但是觉得气氛诡异的书记和送水进来的女警员。

“可以问了吗?段警官”?拿起杯子仰头一口喝下去,哎!真解渴啊!一杯下去舒服了好多,舔舔干涸的嘴唇小脸上的表情不错国为她能肯定冷耀铭一定会亲自来‘救’自已,因为他是个大孝子。转过头冲着女警官甜甜的笑道:“能给我一听可乐吗?要冰震的”!

三个人傻愣了!特别是段大宝,现在是什么个状况啊?对上眼色他点了个头。女警员出去了。

“小丫头,该喝的喝了,有话也该说了吧”!敲敲桌面发出沉闷的‘啪啪’声。段大宝的声音并不严厉只是眼睛一直盯着男渲的脸不放。如果她真的是绑匪那伪装的功夫的确天衣无缝。

男渲坐正身子,认真回望过去与段大宝正视反问:“我该说什么吗”?

“我告诉你别耍花招啊,伯伯吃的盐比你走得路还多,老实交侍,冷耀爱是不是你绑架的”?

“我听说过这件事情,但是……”!她摊开双手一脸无所谓又古怪:“这样做我的好处呢”?

“……”?

哑巴了,段大宝实在说不出来,这小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那张嘴真是能说会道。

甩了甩头发抛开一堆的乱思绪,他一口气喝干水决定把她当成一个重犯来对侍。

“好处我们不知道,但是警方手上的证据已经能够证明和你脱不了关系”!

“是吗”?笑容从男渲脸上隐去换上沉着的冷笑,拿着可乐进来的女警员无意撞见那种笑容顿时打了个咧却停住脚步。

“据我所知,之于警方的证据也不过就是一些糊凌两可的说词,伯伯……”!说到此处,她撑起身体靠近段大宝。紫眸中闪烁着幽邪像黑夜中蜇伏在暗处靠近猎物的狮子。

无意识向后退了一步,脑门上闪闪亮亮并且有越来越亮的趋势。段大宝办案几十年头一次有了劫场的心理,敢情对方还只是个小女孩。

不过警界老手的名号不是吹的,他很快镇静下来走近男渲与她面对面直视她可与魔族媲美的眼眸。

口气开始严厉:“你从哪里得知的证据”?

“冷家的老伯自已说的,如何”?

“有两下子啊,不过丫头,在伯伯面前不要说谎,也更不要藐视法律”!

“法律一斤多少钱?你告诉我我再恒量”!

除了季男渲和段大宝两个对拭的人外,另外两人已然满头大汗。实在搞不清楚这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更无法理解这个被称为绑匪的女孩真的只有十九岁吗?

审讯室外

警署署长开完会回来,正要找老友杀一盘却听说冷家千金被绑一案有进展,疑似绑匪已经在审讯室问话。于是赶过去看看。

说到秦瑞与当年的警界神话夏振霖并称为警界双雄,只可惜尽管如今老当益壮,双雄也只剩一个了。

借着伪装成镜子的玻璃墙,秦瑞刚刚看清楚里面的人便大惊失色,脑中翻江倒海眼睛却不敢再看过去。

“你快去把段队长叫出来”!他赶紧命令身边的警员口气急切刻不容缓。心里七上八下,边猜测边自我安慰。明明开着冷气,却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没半刻,段大宝推开门进来。将男渲交给另外一个人审问。

见署长在趴在玻璃墙上拼了全部的力气张望顿时大笑。认为他在看哪个美女。

“你快过来”!见段大宝来了,秦瑞一把将他慌乱的眼神更甚于遇到任何一件惊天大案,拉近指着男渲反问:“她是谁”?

“她就是……”~!段大宝正要回答咋见顶头上司严肃的反常,就差没扭紧他的衣领从他心里掏话了。

“署长您没事吧”?

“快告诉我她是谁”?秦瑞真懒得再和他罗嗦,抓住他衣领的手又紧了几分。

段大宝觉得事情真有蹊跷,赶紧回答:“我们怀疑她就是绑架冷小姐的绑首。只是怪啊!好好一个孩子干嘛要做这种事呢?而且,嘴巴又狠又毒。太难应付”

秦瑞紧接着问不留一丝丝时间:“你仔细看,那孩子的神态像谁”?

“谁?我该认识吗”?段大宝睁在眼睛仔细瞧了,男渲抱着双臂一派幽闲,反倒是审问的同事气得拍桌子。

“看不出来啊”!

“再看,像不像……振霖”?说出在警界消失了十年的英雄却一直未消逝的名字。秦瑞的心里突然沉重。他是知道好友有一对儿女流落在外的事情,也知道当年夏家每一个人的遭遇。如果这个女孩真有可能是他的女儿,那么她的一切动机就不难理角了。

夏振霖?段大宝头顶灵光一闪,右手一拍桌子大叫:“怪不得在机场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眼熟。难道她就是……老夏的小女儿?真有这么巧的事”?

这时,有警员敲门进来报告

“署长,冷氏财团的总裁来撤案,所谓冷小姐被绑架其实是误会”!

误会?哼!真会说话!

秦瑞冷笑一声便让他出去了。

“走吧,老友,我也想会会这位季小姐”!

警署门口,站着秦瑞,段大宝,季男渲和冷耀铭

“即然误会澄清了,大家就当没发生过算了”!段大宝乐呵呵眼睛却总是瞄向淡笑的男渲,心里在思量:这丫头真沉得住气。

“很抱歉麻烦各位了,季小姐和我妹妹是好朋友这次真的太失礼了,就让我做东为季小姐压压惊”!冷耀铭礼貌性的进退,拉着男渲手上暗暗使力不让她跑了。

“没关系啊,我不会计较的,心胸宽大才能延年益寿嘛”!她故意加重了最后四个字希望冷耀铭能听得懂。

没有忽略掉她的讽刺,他也没再多说便带着她离开,哼!他的心底浮起阴狠的气息,即然来了就没那容易离开了。季男渲,我们的帐该好好算算。

一直沉默无语的秦瑞突然开口走下台阶将一张名片递过去。

“季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尽管联系我,要是不嫌弃就把我当你的叔叔好了”!

盯着男渲,秦瑞希望她赶紧收下,这是他的私心,办案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事情决不是误会这么简单,若男渲真是好友的女儿那么绑架一事就完全能解释,即便真是她做的他也要拼尽一切保她周全。

此次被冷耀铭带走,有了十年前的一幕不难保证今天他会做出什么,这样一来也是给冷耀铭一个警钟,这个女孩我秦瑞还是要联系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没有感到恶意。男渲笑着接受了。

“谢谢”!同时又写了一组数字回交给秦瑞:“叔叔,这是我扣号码,我会在香港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去剧组探斑,有空请您喝茶”!

“嗯!好啊,这顿茶你肯定赖不掉了”!

老狐狸。精光掠过眼眸定格在那张名片上,精明如冷耀铭明白绝对不是想交个朋友那么简单。但是不明白为什么秦瑞会想到要保护一个不认识的小孩?

不管如何!我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

魔影紫光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