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染血的纸条

  若兰回到寝宫,屏退众人,把掌中带血的纸条捻开。

刚一打开纸条,她的手指便被什么东西刺得生疼,小心地拔出来一看,细细软软的像是仙人掌的毛刺,“什么嘛?怎么沾到这东西。”说着用嘴一吹,把刺吹掉,看起纸条上的字来。

只见纸上用碳墨写着“醉卧石凳凉”几个字。“醉卧石凳凉”,若兰口里念叨着,觉得不就是一句古诗嘛,不像是一封隐藏着什么秘密的信件。

正瞎琢磨着不着边际时,若兰忽又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讲古人的密信很难看懂的,有什么藏头诗呀,拆字呀,还有倒过来念的什么的,她用手捻着发梢,开始按照书上介绍的那些逻辑思考起来,可是琢磨来琢磨去,头皮又揪痛了,她还是一无所获。

“罢了,不就是一句古诗吗,别在这疑神疑鬼的了。”正要把纸条扔了,

突然间耳畔响起了一个娇媚的声音。

“姐姐看什么呢?”若兰抬头一看,却是那个狐狸精紫婴走了进来。

若兰一愣,心想她又来干什么?联想到刚才她说鸽子是她养的,说要给鸽子疗伤,后又匆匆跑出来找东西,她的心跳了一下,觉得事情很蹊跷。

下意识地把纸条握在掌中,冷冷地说:”不看什么,你来干什么?”

但见紫婴轻抬金莲,疾步走到若兰面前,深深道了一个万福:“姐姐,妹妹刚才冒犯了姐姐,但求姐姐原谅。”

看着紫婴一脸诚挚的模样,若兰才不上她的当,几次的较量——送绣花鞋故意取笑她,当着她的面故意和太子调情示威,还有什么囊血射天让她晕倒之后,她深知这个女人和红楼梦中王熙凤的角色差不多,八个字可以概括——笑里藏刀,阴毒无比。

“哼!我倒要看看这个狐狸精到底要干什么!”

“妹妹,你说什么呢?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一个屋檐下的,干吗那么见外。那些事姐姐我早忘了。”若兰隐去厌恶,换上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姐姐宽宏大量,紫婴深感惭愧,以后姐姐要有用得着妹妹的地方,姐姐尽管说,妹妹为姐姐做事,万死不辞。”满嘴的甜言蜜语听得若兰汗毛倒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暗叹这女人如果送去她来的那个世界去演戏拍电影,保准会比一姐范冰冰还要红呢。

“哟!妹妹,瞧你说的,哎,你不是说找碧玉金钗吗?找着没有?要不要让宫女太监们一起帮着找找?”

“没有,罢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丢了就丢了吧。姐姐,妹妹倒有一件事求姐姐,不知道姐姐肯不肯。”

“什么,你说?”笑眯眯地盯着紫婴,心里暗道:“有什么坏水,快说!”

“姐姐,听宫女说姐姐烫的头很好看,不知姐姐肯不肯给妹妹烫一烫?”说着抬起一对吊俏丹凤眼祈求地看着若兰。

“烫头?难道她又想从中做文章作弄我不成?哼!管她呢,反正是给她烫头,又不是我,如果她想耍什么坏心眼,我不把她的头皮烫去一块不可!”

拿定了主意,偷偷把手中握着的纸条塞进袖子里,她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在她面前阿什么屎。





第六十六章 染血的纸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