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修改) 灭口

  若兰上前拉起紫婴滑腻腻的手,说:“烫头啊?那好啊,走吧!”

说着一行人向若兰的居所云轩殿走去,柳月看自家小姐和那个屡次捉弄她的紫婴如此亲热,不解其意的她早撅着嘴把腮帮子鼓得满满的,不情不愿地跟在她们身后,暗怪若兰没脑子,随人家摆布。

正在这时,突有宫女来报,说云青将军来了。

正说着,只见一身裘衣玉带的云青走了过来。

若兰这些天有太多的疑问,正想找个贴心人的说说,看见云青,心头不由一喜,觉得他来得太是时候了。

“妹妹,不好意思,我父亲来了,烫头还是等下次吧。”

“ 那妹妹告辞了。”紫婴无奈,悻悻地走了。

来到云轩殿,父女落座,若兰也顾不得寒暄,直接从袖中掏出纸条给云青。

”这是何意?”云青看罢,不解地问。

若兰便把如何发现鸽子和纸条,紫婴的举止如何反常等经过向云青叙述了一遍。

云青听后,不由眉头紧皱起来,“看来这个紫婴是不简单,这样,你先莫声张,待我回禀过太子之后再作定夺。”

云青说罢,携着纸条,匆匆往太子闭门思过的太和殿的偏殿去了。

紫婴的卧房内,紫婴没有入睡,她烟眉紧锁着在房中走来走去。

“鸽子为什么会受伤?睿哥哥的信到哪去了?信中到底说些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弄得她心烦气躁,不得其所。

“信被太子妃拿去了?不,可能性不大。”

转了几圈,紫婴募地停下身来:“不管是被谁拿走了,事关重大,我必须要见到他,向他当面禀告。”樱唇一咬,暗暗拿定主意。

是夜,月黑星高,一条黑影在夜色的掩护下,从太子府的高墙上飞下,稍倾,另两条黑影紧跟其后跳了出来。

三条黑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夜色中疾步如飞,顷刻间,最前面的一条黑影来在了密林中的一座草棚前。

看着草棚中有微弱的灯光漏出,黑影刚轻舒一口气,草屋中便传出一声凌厉的喝声:“你这个时候到这里干什么?”

“回主人,奴婢有要紧事相告。”

“那进来吧。”屋内的声音低缓了很多。

黑影刚要举步上前推门,“你这个贱人!竟然还带了尾巴过来!”随着怒声,屋内灯光顿灭时,一道寒光直冲黑影咽喉而来,黑影来不及躲闪,只听噗的一声鲜血飞溅处,黑影慢慢地向后倒去。

“睿哥哥,你好狠……”黑影只说出这几个字,便“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了。

随之,一道浓烈的火舌自屋内卷起,霎那间,茅草屋便被吞没在一片火海中。红红的鲜血似的火光中,只见一袭夜行人打扮的孟硕和云青来在了黑衣人倒下的地方,孟硕俯身掀开黑衣人蒙在脸上的面纱,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张火光笼罩下尤为惨白清丽的脸,脸上一双幽怨的目光圆睁着,像是在向苍天控诉着什么。

孟硕和云青摇摇头,叹息一身转身离去,

“砰!”的一声火光四溅处,茅草棚轰然倒塌,一切灰飞烟灭。



第六十七章 (修改) 灭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